小日子裏不是天天都有春風十裏

來源:若菲嫂子 2018-10-11 22:41:03

坦白說,既然大家都有工作,我不相信你們的小日子天天都是春風十裏,就我一個被名叫領導的閃雷劈焦過。老子有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在天地眼裏,大家都是一樣的,貌似沒有區別對待的道理。再說,從小到大,所有我愛的姑娘從沒正經瞄過我一眼,我又不是小辮子,不相信天公地母的眼光會好到死死揪住我不放。

關於領導這東西,大概每個人腦袋裏都裝著一部二十四史,裏頭辛酸淚離別鉤奇葩二逼一鍋粥,總之亂的像早晨還沒來及塗脂抹粉的臉蛋。比方說,下班回來的某個時刻,你正抱著手機觀賞微信圈的生物群如何風騷如何丫挺,突然之間你的眼球裏闖入了一條朋友圈。你沒法假裝看不見,因為發這朋友圈的人是你的領導;你也沒法不點開增加一次閱讀量,因為這朋友圈的內容主角正是鎖住你屁股八小時,恨不能把屁股坐成一罐青島啤酒的公司。

現在內容你也看過了,看完你也馬不停蹄為領導點讚了,那麽接下來的問題是,你要不要轉發這條朋友圈呢?如果不發吧,你又唯恐落後於其他先進分子,長短相形有無相生之下,給領導留下工作不盡心缺乏榮譽感的惡劣印象。當領導的心思,我們這些下屬自然不會全明白。你要不轉發,說不定年終獎就比隔壁老王少幾張。

如果轉發吧,你又覺得這條朋友圈的內容驢唇馬嘴豬腰子,還沒惡心到別人,自己就先被裏頭的腥膻味兒熏皺了眉。雖然你不是完美主義者,但也不想什麽爛貨都往肚裏塞。於是,你麵臨了一次選擇。如果重談莎士比亞的胡楊琴,轉還是不轉,這是一個問題。

轉或不轉,說起來隻是手指是否啪啪啪,為時不過幾秒鍾的問題。但如果按照心理學家說的任何行為都自有心理學詮釋的邏輯,手指的彈跳無疑有著另一種表達。這是根手指無關的表達。之前我就常常聽人說:“這不是錢不錢的事兒,老子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同理,到了這個程度,事情已經不關那條朋友圈的風月,手指此刻估計也要靠邊站,因為現在的核心是朋友圈的主權問題。

按道理,朋友圈當然是屬於你個人的空間,如同虛擬世界中為自己建造的一座房子,所發的內容,就是你的客人。作為房主,你自然有權決定把誰喊到家裏來喝茶。倘若連這點自由都沒有,我隻能說,你的房子如果不是醫院,就是他媽拘留所。

和所有的雞湯勵誌文一樣,道理都是千金不易的好道理,但若真要按道理,日子總會沒道理。屈原總是講道理,最後還是沉到了汨羅江。你也許會說,那也沒什麽不好,畢竟每年端午節,都要全中國隆重祭拜一次。但假若你知道曆史上跟屈原一樣慘,甚至比屈原還要慘的無名氏不知凡幾,你是否還覺得屈原好?屈原之所以被祭拜,首先並不是因為他的悲劇,而是因為他的《楚辭》。這世間,悲劇的人不計其數,但兩千年來寫出《楚辭》的隻有屈離騷一個。

現在我們不說屈原,說的是按道理屬於你的朋友圈現在突然要叛變。是的,當下朋友圈是你的,但你一大部分又是領導的,那麽朋友圈到底是誰的?如今領導通過發這條朋友圈的方式含蓄地表達了到你的虛擬房子裏做客的欲望,門鈴已經被按響,可你還在為開門不開門糾結著。你知道有些事,做了一次就等於做了無數次,如同和尚開葷,嘴上剛說罪過罪過,下次聞見肉香,又忍不住罪過了一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無窮。所以,轉發老板的無聊朋友圈,就算你有“一之謂甚,豈可再乎”的覺悟,隻要領導還是領導,你的覺悟基本就是一張被戳爛的草紙。

學會拒絕很難,學會拒絕老板更難。盡管勞動合同上從來沒有就老板的朋友圈員工是否轉發做過統一規定,但規則並不都是浮在海麵上,他的下半身,就像孫悟空的定海神針捅在職海最深處,和潛意識一樣,它也有個名字,叫做潛規則。據說古時候,當丫鬟當奴才的時候都有一張賣身契,如今時代在進步,賣身契這封建腐朽的東西明顯有違我們社會主義大團結共繁榮,資本主義走狗資本家盡管可惡,但萬黑叢中一點紅,勞動合同這詞入耳滿動聽,順手拿來也無妨。

自從簽了勞動合同的那一刻,你的身上就無形中打上了公司的印戳。從此,你不僅有自己的名字,名字之前還多了限定的抬頭。我的抬頭是數字營銷經理,白吃了這麽多年糧食,居然頭一回聽到這名詞。可想而知,每天在公司,我就像是《齊物論》裏頭的南郭子綦,難免有種吾喪我的惶惑。天天忙成狗,回望一場空,自己都不知道做了些什麽。我想如果再不轉發領導的朋友圈以示清白,我害怕領導有朝一日也會把我營銷出公司。

孟子說,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韓寒說,既然當婊子就別想著立牌坊。肉身都賣了,精神住哪兒去?不妨一並帶走。我如此安慰自己的同時,手指終於按下了轉發鍵。就這樣幾分鍾之後領導給我點讚了。有驚無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