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寶山的初戀有點鹹

來源:寫字的婉小姐 2018-10-11 22:39:09

文/婉兮 圖/網絡

1

“一見鍾情”這個詞,最適合拿來形容戚寶山對李碧蓮的第一印象。

那個一身粉色衫子的少女,生得端莊大氣,言行卻頗為刁蠻,甚至敢一揮手絹,叉起腰來就氣勢洶洶地罵人。

不過,也是他有錯在先。

他獵到一隻飛鴿,不料鴿子掉落時,正巧砸中樹上看書的年輕書生。對方直通通跌落下來,差點丟了一條命。

碧蓮護兄心切,難免要口出惡言,把他損得一文不值。

他的暴脾氣和直性子竟神奇地收斂了一大半,於是老老實實地挨了一通罵,七尺大漢被一個小丫頭訓得唯唯諾諾。

當然不是怕,也不完全是愧疚,而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覺。但彼時,他還不太懂。

要等到母親的一句簡單問話,才能讓他撥開迷霧,看懂了這種初來乍到的朦朧感情。

“寶山啊,你可有意中人?”

他一愣,那三個抽象的字兒忽然明晰具體起來,一點點拚湊出眉眼和神色——赫然就是那個潑辣的姑娘李碧蓮。

當然,那會兒他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他隻是一遍遍回味著挨罵的細節,把她的每一個神態、每一個句子都細細拆分開來,想了又想、看了又看,笑容不知不覺地浮在唇邊。

什麽是喜歡?

大約就是你一想起她,就忍不住開心。但那份快樂卻要藏著掖著,唯恐被別人瞧出一絲一毫。

這是少年人的愛情,其實你我,也都經曆過。

2

讓我們把時光逆轉十幾年,回到戚寶山出生那天。

當時,白素貞滿頭大汗,像個尋常婦人那樣,掙紮著呻吟著,拆開自己的骨頭和血肉,一點點分娩出投胎而來的文曲星。

緊接著,許嬌容也開始陣痛。

不久後,小小的院子裏響起交相輝映的兒啼聲,仿佛全世界都被他們的哭聲點亮了。

此時,在隔著幾條街的一處破舊房屋裏,也有個濃眉大眼的男嬰呱呱墜地,降生在一戶姓戚的貧苦人家。

父親正在奇寶山上打柴,他不識字,又懶得求人,便順嘴給兒子取名為戚寶山。

戚家貧苦,所以也不曾進學堂。好在那孩子身強力壯,還自創了些功夫,能靠著一身力氣和一副弓箭,漫山遍野地討生活。

爹娘托他的福,也總有些零零碎碎的山雞野兔來打牙祭。三人你推我讓,倒也其樂融融。

父親以挑大糞為生,苦了一輩子,總覺得對不住妻兒。母親卻溫柔勸慰,現在也很好。

總而言之,是一戶貧窮但溫馨的人家。

被愛喂養的孩子,更容易長出一張正義的臉。

而這份正義在關鍵時刻幫了他一把,他救了被小混混毆打的許仕林,從而成功靠近心上人。最後還因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緣故,結拜為了異性兄妹。

簡直樂開了花!

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相稱,本就自帶曖昧屬性,仿佛某種心照不宣的神秘聯係。

3

事實上,在李碧蓮麵前,戚寶山是有一點點小自卑的。

對方雖不是高門大戶,但也有個吃衙門飯的爹。

他卻是個實實在在的貧二代,家裏窮得叮當響,也沒個像樣的工作,不知能給姑娘什麽樣的未來。

可寶山哥哥不氣餒,不怨天尤人,更不責怪爹媽,而是三下五除二地擺起了一個豆腐攤,準備定下心來努力掙錢。

他說:“一個人便罷了,要是娶了妻生了子,連老婆孩子都跟著挨餓,那還像個男人嗎?”

如今細看,總會被這句話深深打動。

男女之愛,必得落實到穿衣吃飯這樣的小事情,才算真正有未來可期。凡夫俗子的愛情,本就牽扯著柴米油鹽,關係著衣食住行。

一個願努力去為心上人賺錢的男人,想必能托付終身。

但很遺憾,戚寶山不是做生意的料。

豆腐攤擺不下去,反而是當街教訓了兩個調戲民女的混混後,迎來了一次人生轉機。

因為被他救下的那一對母女,是順天鏢局九爺的妻女。對方看中他的一身好武藝,便雇他做了教頭,英雄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他喜滋滋地跑去找碧蓮,滿臉都是遮不住的驕傲神色,仿佛終於擁有追求她的資本。

情到深處,努力就不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共同的期待與擔當。

其實戚寶山還有更宏大的目標。

他要考武狀元,用自己的拳腳,去為心愛的姑娘打下一片天,把她風風光光地娶進門。

但他一直忘了問對方一聲,你願不願意,你想不想要。

李碧蓮,根本就不愛他戚寶山啊!

4

太陽底下無新事。

愛情裏的遺憾,概括下來也無非是短短一句話:我愛ta,ta卻愛了另一個ta。

兩情相悅太難得,癡男怨女的淚,多少都有些雷同的無奈。

隻是戚寶山不明白,他被蒙在鼓裏,誤以為李碧蓮對胡媚娘流露出的一切醋意和小心眼,都隻是兄妹情深。

所以他隻卯足了勁去追。

押送貨物出差時,他會特意買一支湘妃竹笛,殷勤地送到她的手中。遭到拒絕也沒關係,反而吹著笛子自得其樂,暗暗暢想濃情蜜意的以後。

小東西當然也送過,什麽同心扣啦、小荷包啦,不值幾個錢,但對情竇初開的少年來說,一顆心已經赤裸裸地掏了出來。

多像十六七歲的你和我。

那些言語和行為都無法準確表達的情感,隻能寄托於一些力所能及的小禮物。比如一張賀卡、一個音樂盒、一隻小公仔。

這種稚嫩而生澀的討好,是生命中初來乍到的懵懂歡喜,要小心翼翼地嗬護,專心致誌地守衛。多少次,想要脫口而出卻又重重壓下。

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戚寶山和許仕林肝膽相照,對李家的大小事務義不容辭。

不記得他救過許仕林多少回。

和小混混打架,跟金鈸法王惡鬥,與梁王府對抗,還教訓過狗眼看人低的客棧店家……完完全全地把許仕林當作了親兄弟。

當然,這是戚寶山的義薄雲天。但從私心來說,這又何嚐不受愛情的驅使?

畢竟兄弟之情,還疊加著愛屋及烏,情和義都是加了倍的。

可是很遺憾,這個用命來維護的兄弟,最後娶了他的心上人。

5

小時候看《新白娘子傳奇》,特別希望胡媚娘不死,和許仕林雙宿雙棲,也希望戚寶山能夠如願以償,把李碧蓮風風光光娶進門。

那時年幼,見不得世間半點憾事,自以為成雙成對,就是最大的圓滿。

如今回頭再看,卻驚覺戚寶山身上,倒映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影子。如此一來,反倒為他慶幸起來。

慶幸他沒和那個心裏沒有自己的姑娘成親,慶幸他給自己留足餘地,依然有機會覓得良人,像他的父親母親一樣,恩恩愛愛白頭偕老。

少年時代的挫敗,其實都能成為另一種曆練,為餘生的美好埋下伏筆。

我們又何嚐不是?

當年也執拗喜歡著一個人,日記寫了好幾本,恨不得把所有一切都獻給他。

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到了最後,也隻能像戚寶山一樣,訕訕地說一句:“祝福你跟仕林。”

心是痛的,卻要強忍淚水,裝出雲淡風輕的大度來。

不過那又怎麽樣呢?

人生還那麽長,我們的寶山哥哥,一定會勤加練習努力奮鬥,考一個功名、掙一個前程。或許,還能尋到一份錦繡良緣。

情傷雖難治,但也不是要得了人命的絕症。走了李碧蓮,還會有真正的知心人。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初戀有點鹹,但誰說未來就不會甜呢?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