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上奉軍進攻山海關與襲取九門口,大家知道嗎?

來源:方塊城市 2018-10-11 21:28:03

直奉雙方於9月中旬開始在山海關戰場有所接觸。9月18日午後,雙方沿京奉路作戰。至21日,戰鬥逐漸趨於激烈。22日下午直軍進占王家莊,夜間直軍又驅使牛、馬破壞奉軍地雷向萬家屯以北進軍。地麵陸軍衝突的同時,奉軍的空軍不斷地向直軍陣地進行轟炸。9月19日下午,奉軍開始在灤州投擲炸彈,23日又在山海關投擲炸彈8枚。

是日午後派5架飛機轟炸停在昌黎的軍用列車。自9月27日起,奉方的飛機每日清展6時前後或下午3時以前對山海關進行空襲。因有內線情報,直軍5師司令部所在地鐵道飯店及彭壽莘駐地天泰棧屢遭奉軍飛機的襲擊。奉軍的飛行隊經常飛翔在1500米到2000米的高空捕捉目標,而直軍的高射炮射程打不到它們。

直軍為了擺脫奉軍空軍的威脅,調來意大利製造的高射炮射擊奉軍的飛行隊。並調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大維式飛機兩架,高飛於奉方飛機的上空,對奉軍形成威懾。9月29日下午,奉軍炮擊直軍陣地,直軍先未還擊,等到奉軍疲憊之後,第9師騎兵及15師機關槍隊開始反擊。

29口夜至30日晨,奉軍猛攻墩台,次日拂曉奉軍將該地占領。30日夜,奉軍又以重炮轟擊直軍陣地。直軍派少數部隊襲擊奉軍於八裏鋪,擊斃奉軍多人。次日拂曉奉軍由大石橋向西移動,炮隊進抵楊家莊、大毛山、小毛山,同時在薑女廟一帶之石牌坊、大荊河附近偷襲直軍陣地。直軍截擊,奉軍退走。

在單家嶺東端奉軍對直軍陣地發起炮擊,直軍死20餘人,傷300餘人。與此同時奉軍用飛機不斷轟炸山海關至昌黎之間的直軍營房,重創直軍。10月2日,奉軍又向直軍發起猛攻,雙方戰線逐漸擴大。奉軍相繼占領萬家電、黃場子、龍王廟、姚家莊等處。10月4日,奉軍進攻紅牆子,主力逐漸接近直軍15師陣地。

6日黃昏直軍獲悉了奉軍將在次日拂曉發動總攻。彭壽莘立即下令各部隊加強戒備,嚴陣以待。7日晨4時左右,奉軍第1、第3聯軍全線出擊。隨著炮響之後,步兵一齊向直軍陣地猛攻,據親身經曆過這場戰爭的人追記:“夜間槍聲密集,迫擊炮與海潮齊吼,真是震撼山嶽,響徹青雲,天明稍息。繼之以炮戰。

隆隆之聲震耳欲聾。難做細語,奉軍炮火優於直軍,遙望直軍陣地,姻塵彌漫,遮天蔽日。”奉軍接近直軍陣地之後,雙方展開了白刃戰。直軍發揮火器效力,造成奉軍的大量傷亡,被迫後撤。7日9時以後,奉軍再次對直軍陣地發動猛烈炮擊,至下午2時後,奉軍除迫擊炮外又有重炮參戰。

但因為直軍的工事非常堅固,所以傷亡不多。四、五點鍾,奉軍再次集中炮火向15師的29旅猛烈轟擊,奉軍的飛機向直軍陣地轟炸,並且組成敢死隊拚命進攻,衝破了直軍的薑女廟陣線。彭壽莘下令拚死把陣地奪了回來。奉軍再次反攻,直軍再次被迫後撤。奉軍乘勢蜂擁而進,不料觸動了直軍埋下的地雷,死傷極為慘重。

在山海關右翼陣地激戰的同時,九門口以西的左翼陣地古城各隘口也展開激戰。10月初奉軍韓麟春部向榆樹底下三間房、義院口、城子峪的直軍防線發動猛攻。駐守在這裏的王維城的部隊竭力抵抗。由9月26日至28日雙方血戰兩晝夜,奉軍炮火猛烈,並有飛機助戰。但直軍多利用山洞進行潛伏。

伺機出擊,致使奉軍炮火失去效力。奉軍不斷增加後援部隊,並以數百人組成敢死隊,白刃相搏,猛攻直軍陣地,雙方死傷枕薪。奉軍猛撲40餘次,都被直軍擊退。奉軍在山海關正麵戰場失利之後,便轉移重點,張作霖命薑登選、韓麟春率部從側麵襲擊九門口。九門口又名一片石,位於山海關西北30裏處。

九門口關始建於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18年)。山口呈葫蘆形,進關後縱深30餘裏,兩側高峰聳立,斷崖峭壁,形成天然屏障。由於九門口是除山海關之外的惟一通向關內的重要通道,所以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直軍第13混成旅首先占領了九門口及荒山口一帶。

旅長馮玉榮設司令部於距九門口10裏的黃土營,13混成旅的兩個團駐九門口和駐荒山口成特角之勢。奉軍在10月初全線出擊,首先強行占領了距九門口2裏許的獨立山峰。接著奉軍第4混成旅占領了九門口北側的鸚鵡山及南側的蛇山子,向九門口推進。由奉軍第19旅的孫旭昌團突破了九門口左側的黃土嶺,直方在該地的駐軍不戰而潰。

奉軍突然出現在直軍陣地的右方山頂,發起猛烈攻擊。於是駐在九門口的直軍人心慌亂,倉皇後撤。直軍既已退出陣地,駐守在荒山口的一個團也向石門寨方向潰退。九門口便在“10月8日晨失守”。“九門失守,吳佩孚出京”②。九門口之役,吳氏原擬在此誘敵深入,而以重炮轟擊取勝。先令馮玉榮出關誘敵。

但事不如願,直軍炮隊見本軍出關誤認為是奉軍入關,人煙人海,無從分辨,一陣炮擊,盡中目標,直軍騎兵全軍覆滅,團長陣亡。造奉入關內時,直軍炮隊又無炮彈,隻好棄炮而逃。13混成旅旅長原由董政國擔任,曹銀改派第9師步兵旅旅長馮玉榮任該旅旅長。

馮任旅長之後因為該旅團長過去不是他的部下,不願接受他的領導,並且經常和他發生矛盾。而當該團受到奉軍攻擊時,都曾向碼求援。由於馮的旅部沒有預備隊,無法援救他們,這引起他們對馮的強烈不滿,且馮玉榮性格怯儒,指揮不靈,駐防九門口隻消極防禦,未曾親到陣地視察過一次。總指揮彭壽莘了解到這種情況,對九門口的形勢非常擔心。

於是派參謀長張登舉到九門口督戰。但山海關外已被奉軍占領,隻得繞道安民寨一帶。當張行至距九門口幾裏許的關東店時,遇到了臨陣脫逃的團長。張登舉用手槍逼他強行返回陣地。他們一同抵九門口時,直軍已紛紛潰敗下來,山上所有的大炮完全放棄了。九門口失守之際,彭壽莘正在山海關前線視察,當他得報13混成旅已被奉軍擊潰,九門口、荒山口同時失守後,急命正在開向秦皇島載有陝軍12師一個團的列車,在秦皇島下車後,火速奔赴石門寨,服從馮玉榮的指揮並嚴令退至石門寨的馮玉榮收容殘部會同援軍反攻九門口,限定三天之內將九門口收複,否則將處以軍法。

馮玉榮孤軍作戰,以寡敵眾,瞻前顧後,已陷於絕境,於10月9日自殺。九門口的失守對直軍極為不利,彭壽莘在這種嚴峻的形勢下,考慮再三,遂將山海關方麵的作戰任務交與直軍第29旅旅長郭敬臣負責。自己便率領幕僚由秦皇島轉赴石門寨戰場。奉軍占領九門口之後,出現了全盤皆活的有利形勢。

立即命裝春生旅沿九門口南側向西推進,攻占裏峪、外峪、響馬峪,緊逼刺兒溝;同時命齊恩銘旅沿九門口北側向石門寨推進。於是,直奉兩軍在石門寨一帶再次展開大激戰。

九門口失守,迫使“吳佩孚不能不抽調在海上準備登陸的第3師、第14師等直軍主力部隊增援山海關前線,改變了吳氏最初計劃的作戰方案”。“即準備在葫蘆島登陸的奇兵,全部改由秦皇島登陸,用來反攻九門n和石門寨”

好啦本期就講到這裏啦,喜歡曆史的小夥伴們記得點讚關注哦!,歡迎大家留言討論哦!”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