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趣頭條投資人沙燁:“精英”對世界的理解和現實存脫節

來源:科技地平線 2018-10-11 16:39:56

騰訊《一線》作者 孫宏超

2017年10月,國內資訊分發平台趣頭條獲得成為資本、紅點創投、華人文化產業基金投資4200萬美元。不到一年後,誕生僅有800多天的趣頭條成功赴美上市,創造中國互聯網公司企業赴美上市最快紀錄。

據成為資本管理合夥人沙燁介紹,當時接觸趣頭條到最終作出投資決定,僅僅用了三天時間:“這個生意模式非常有潛力,而且那時趣頭條收入數據非常好。”

在赴美上市當晚,趣頭條因股價暴漲先後五次觸發暫停交易,最終收盤股價為15.97美元,市值為45.88億美元。不過隨後趣頭條股價有所下挫,一度跌至6.52美元。針對外界質疑,沙燁近日對騰訊《一線》作出回應,在他看來,現在外界對趣頭條存在一些誤解,核心原因是一些“精英”對世界的理解都集中在一線城市,而這樣的理解和現實情況存在著脫節。

心跳之夜

根據美國證監會2010年批準的個股熔斷機製顯示,如果股票交易價格在5分鍾內漲跌幅超過10%,則需暫停交易。如果該股票交易價格在15秒鍾內仍未回到規定的“價格波動區間”內,將暫停交易5分鍾。

趣頭條上市當日,該機製被先後觸發五次,分別為開盤後2分鍾、15分鍾、20分鍾、30分鍾以及北京時間9月15日2點13分。在臨近收盤時,趣頭條股價有小範圍下挫,後又強勢攀升,最終收盤股價為15.97美元,上漲128.14%,收盤時市值為45.88億美元。

隨著趣頭條董事長譚思亮與高管團隊及投資人共同敲響納斯達克收市鍾,趣頭條的瘋狂一夜才畫上一個暫時的逗號。

但在沙燁看來,這種瘋狂的上漲以及後來的回落,趣頭條團隊和長期投資人都沒有那麽在意,公司的願景也不會因為股價的波動而產生變化。

《一線》:上市當晚為什麽開盤價出的比較晚?

沙燁:當天趣頭條大概北京時間23點才開始匹配交易,所以實際開盤價出的時間並不算太晚。

《一線》:當時看到股價上漲勢頭非常凶猛之後,趣頭條高管團隊有什麽反應?

沙燁:敲完閉市鍾之後,我和譚思亮吃了晚飯就直接連夜飛回國內了。在譚思亮看來,他更希望回到公司回到業務崗位上,而不是一個去享受“紐約榮耀”。

對於趣頭條來說,上市是公司必要的裏程碑,是一個重要節點,但是趣頭條並不會因為上市以及股價的波動就會產生變化。公司的願景依然是打造一個好內容生產平台為幾億用戶服務。

《一線》:現在趣頭條股價有所回落,怎麽看這種變化?

沙燁:在猛漲的時候也沒有擔心股價,趣頭條團隊、長期投資人都不會去看這個短期股價。我們當然希望趣頭條股價沒有上下波動這麽劇烈,因為背後會有一些炒作成分。對於成為資本來說,投資是長線的,股價的劇烈波動不影響公司真正的長期目標和誌向。

在我看來,趣頭條未來的價值跟上市當天的最高點比還是遠遠被低估的,趣頭條最終能夠給出非常厲害的業績數字。

三天決定簽約

公開資料顯示,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本科就讀於清華大學,曾在中國雅虎、51.com、若鄰網等任職,之後加盟盛大網絡,管理盛大廣告業務。2013年2月譚思亮創立廣告技術公司互眾廣告,2015年6月該公司被吳通控股溢價20倍以13.5億元收購。

2016年6月趣頭條上線,此時資訊分發市場已經有了以今日頭條、一點資訊為代表的一大票類似玩家,不過趣頭條團隊迅速發現此前眾多信息流產品模式都是以流量分發售賣為主,可替代性非常強,最終也會陷入從大渠道買流量然後再分發的怪圈。趣頭條另辟蹊徑的瞄準了社交關係鏈,這是傳統意義上廣告推廣所無法觸及到的海量用戶群體。

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8月趣頭條APP的累計裝機量達1.81億次,月活用戶6220萬,日活用戶2110萬。資料顯示,趣頭條於2017年下半年獲得成為資本領投,紅點創投、華人文化跟投的4200萬美元A輪融資;2018年上半年完成超過2億美元的B輪融資,由騰訊領投,小米及其他財務投資者跟投;2018年8月,趣頭條引入包括人民網旗下基金在內的戰略投資者,投資額約6000萬美元。

《一線》:成為資本的投資理念是什麽?

沙燁:成為資本的理念是成為創業者背後的支持者。創業者是真正的明星,我們隻是在幕後支持和幫助。

《一線》:在今年以前,其實趣頭條並沒有特別高的知名度,為什麽成為資本會關注到這樣一家公司?

沙燁:從我們知道趣頭條這家公司到最終決定投資,隻用了三天時間。去年8月16號我第一次見到譚總,星期三見麵,星期五就拿著投資意向書去了,當場簽署。這麽快做決定是因為覺得這個生意模式非常有潛力,而且那時趣頭條的收入數據就已經開始猛漲了。

當時還有很多投資人和趣頭條談了好久,但我們在很短的時間裏就決定領投。趣頭條當時並沒有太大的資金壓力,融資更多是想找一些投資人作為合作夥伴來一起討論公司發展。另外,在公司成長的過程中,也需要外界資本來給公司進行定價。

成為資本在內容行業有比較長的曆史,投資過優酷、蜻蜓FM等幾家明星企業。這正好符合趣頭條希望有一個好的顧問和外腦的需求。譚思亮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創業者,但怎麽把公司越做越大、以及未來趣頭條的布局,會需要一些行業內的人士來商量。

《一線》:為什麽會這麽快決定投資趣頭條?譚思亮連續創業者的身份是否是一個考量因素?

沙燁:除了趣頭條成功的商業模式以外,譚思亮有一個很棒的創始團隊,很多老員工都跟他一起創業七八年。投資首先是看人,創始人本身的格局、視野、能力都很重要;第二個是商業模式不要太複雜,如果環節太多,那麽很多地方都可能出錯,如果每個環節都有點折扣,最後的結果就容易出大問題;第三個就是能夠很快進行規模化複製。這些都是我們能夠快速決定投資的重要因素。

譚思亮的確是個連續創業者。但連續創業者能否取得成功主要還是看這個人的狀態。他是不是還有更大的饑渴感,是不是還處在鬥誌最旺盛的時候,是不是吸取了以前的經驗能找一個更大的賽道,他的格局是不是更大了,這些都因人而異。

在我們看來,譚思亮是一個對團隊、對投資人都很有氣度的企業家,這是趣頭條能聚攏人氣的重要因素;第二就是團隊非常實幹,很少講故事,雖然這點對公司來說比較吃虧,但是趣頭條會更多以用戶數量、用戶對內容的滿意程度、商家對廣告的滿意程度這些真正的價值作為考量;最後就是譚思量的格局很大,一直想做一個大事業,而不隻是賺錢。

《一線》:在趣頭條後來的融資過程中,成為資本有給出建議嗎?

沙燁:在A輪結束後,很多投資人都想投趣頭條,最終我們選擇了騰訊領投。

《一線》:為什麽這麽快就上市了,投資方和趣頭條有過相關溝通嗎?

沙燁:對趣頭條來說,上市意味著公司獲得了公共市場的認可,要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雖然趣頭條成立時間很短,但是成長的比較快,規模、體量已經到了上市的階段,目前趣頭條每天廣告收入已經超過了一千萬。

之前和其他投資人溝通的時候,就交流過上市的想法。因為公司的體量到了,廣告收入的規模也到了,這是一個很自然的事。

依然瞄準三線以下

中國移動互聯網從2010年開始啟蒙,2013年飛速崛起,以微信、小米為代表的軟硬件迅速收割了第一波人口紅利。第二波移動互聯網人口紅利的標誌是以OPPOvivo為代表的傳統手機,通過線下渠道走進了三四線以下廣大市場。這部分人群此前還未接觸網絡、上網條件受限製,但隨著智能手機普及、網絡使用被訓練,這批新增互聯網人口也引發了國內互聯網公司的強烈關注。

趣頭條的戰略目標正是中國三線以下城市的用戶群體,這個服務不足的市場蘊含著巨大的機遇。根據易觀國際的報告,截至2017年底,三線及以下城市的人口為10.27億人口,平均每人擁有0.5部移動設備(一二線城市人口為3.63億,平均每人擁有1.3部移動設備)。

上市當晚,趣頭條CFO王靜波坦言,趣頭條在短期內還不會把“五環內”用戶做為自己的核心目標。“現在二三線以下還有10億用戶,我們裝機量還不到2億,即便在這個市場裏麵,我們的滲透率還不夠,所以我們還是要把這個主場吃透。”

《一線》:最近成為資本投資比較偏向三四線市場,趣頭條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為什麽會出現這種現象?

沙燁:成為資本的投資比較看機遇,我們投的幾個項目的確偏三四線市場。有些人把這個市場稱為“互聯網下沉”,我更喜歡“互聯網平等化”這個說法。移動互聯網市場的擴張讓更多用戶有機會使用優質的互聯網產品和服務。而之前很多產品都是為一二線城市設計,它們會有一定的局限,不一定能很快適應這批新用戶,這就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空白市場,也會產生很多新的玩家。

《一線》:在路演時,投資人對趣頭條最多的問題是什麽?

沙燁:路演時一些投資人會對趣頭條的商業模式理解不深,趣頭條關於媒體宣傳很少,所以很多投資人都在問具體的商業模式問題。

一種想法是,今日頭條好像已經做的很大了,趣頭條是否還有市場機會。在我看來今日頭條當然是家非常出色的公司,一鳴也是一個天才的企業家。但今日頭條新聞客戶端可能也就是一億左右的DAU,中國已經有9億以上的移動用戶,其中超過一半的人每天都會看新聞,留出的市場空間還是很大的。新聞客戶端產品並沒有巨大的網絡效應,並非贏家通吃。這是我們為什麽覺得趣頭條是極其有成長空間的。

第二是,從內容生產角度來說,三四線城市移動用戶對內容產品有不同的需求,或者說內容偏好的差異,既然存在這個差異,就可能給一個新公司用另一個角度來獲得新的用戶的機會。

第三,趣頭條開始發展的時候,中國移動應用市場已經產生了一個巨大的變化,從流量藍海到流量紅海。移動互聯網剛興起時,所有應用都能夠很便宜獲得移動流量,用戶甚至在自發尋找內容。但是在這一兩年,已經有太多的App,每個應用都要花非常多的資金去獲取用戶和流量。應用和用戶之間有一層非常強大的中間商,如應用商店這樣的分發渠道。造成的結果是移動市場流量成本的急劇增加。趣頭條用了一個巧妙的商業模式:不把費用給中間商,而是直接通過激勵的辦法返給用戶,但最終獲取用戶的成本更低。這是一個有創造性和深刻洞見的想法。

《一線》:為什麽對趣頭條會存在一些誤解?

沙燁:趣頭條大家了解一直不多。因為一些“精英”媒體對世界的理解,是被一線城市所發生的事情統治的,他們被他生活的環境所影響,而看不到中國大多數老百姓在用什麽。這裏有巨大的脫節。趣頭條不被了解,很大程度是因為這個脫節。

很多人認為趣頭條內容夠不上一線城市眼裏的高雅,但這是一個正常的現象。比如最近播放的《西虹市首富》和《小偷家族》,在貓眼上《西虹市首富》接近滿分,《小偷家族》的分數相對較低,但是在豆瓣上,評分卻正好相反。這就說明,在電影裏中國存在兩種完全不同的審美,很難說出好壞。是不是《西虹市首富》的審美就是不好的?很多人是把自己的審美加在趣頭條上麵,形成自己的某種道德優勢。

《一線》:目前市場上有很多資訊分發平台也選擇了趣頭條的商業模式,怎麽看這些競爭者?

沙燁:很多公司都想抄襲趣頭條的商業模式,但是這個商業模式並不容易抄。因為這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想法,它有對用戶的深刻理解和很多商業模式環節的設計。你選擇什麽樣的內容、用什麽樣的激勵方式、如何推廣?對用戶生態的的深刻理解才是讓趣頭條成長起來的核心原因。

“兩毛錢”(用戶拿到的激勵)隻是一個小福利,但是圍繞著這個福利建立的用戶生態和商業模式,才是趣頭條的核心。

多維度快跑

上市前,趣頭條的核心收入以廣告為主:

2018年第二季度趣頭條營收為4.81億元,上一年同期為7091萬元;虧損為2.12億元,上一年同期虧損1652.6萬元。第二季度的廣告收入為4.39億元,占總收入的比重為91.27%。

2017年公司營收為5.17億元,上一年為5795.4萬元;淨虧損為9476.0萬元,上一年的虧損為1086.2萬元。其中2017年上半年的廣告收入占比,高達99.03%。

好消息是,為了改善過於單一的營收結構,趣頭條正在嚐試更多的變現渠道。有趣頭條內部人士向《一線》透露,近日趣頭條正積極組建遊戲研發團隊,主要是針對微信小遊戲;同時,趣頭條方麵也表示,將在圖片、短視頻方麵做更多嚐試。

《一線》:在上市後,和趣頭條的溝通還多嗎?會保持一個什麽樣的頻率?

沙燁:企業發展過程中,我們和趣頭條在內容生態建立,內容品類擴展,團隊布局,資本布局等方麵都會進行討論。我們希望不斷增加正能量的內容,希望讓內容生態更加豐富。但是公司上規模也就是一年多的時間。內容生態現在還不夠豐富,會希望多加一些正能量的、宣揚時代精神的內容,現在還在不斷改進。

在微信上幾乎每天都會和譚總溝通,每隔一兩個星期也會見麵溝通。

《一線》:怎麽看未來一段時間裏,趣頭條的發展?

沙燁:趣頭條今年會在幾個維度有迅速的增長,比如說視頻、內容種類、用戶數量等。在未來的幾年內,趣頭條會保持快速增長。我們會做好自己,看我們自己能跑多快。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