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CEO怒噴拚多多“賊喊捉賊”,逼迫商戶下架淘集集所有店鋪

來源:創業家 2018-10-11 15:12:41

每年天貓雙十一開幕之前,都有一輪“大戲”將要上演,而今年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主角從: 京東換成了拚多多。

10月10日,億邦動力報道稱:其收到商家爆料“天貓相關工作人員正在和部分商家進行溝通,要求商家降低對拚多多的雙十活動的參與力度。”

隨後,10月10日下午,拚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在個人朋友圈發布了申明,算是回應了億邦動力的報道,並將矛頭直指天貓,稱:天貓不光要求商家“二選一”退出拚多多的活動,並且還逼迫已與拚多多簽約的品牌發微博,稱自己上傳到拚多多的商品不是正品,否則就不讓上天貓雙十一。

達達還在朋友圈對於天貓關於此事的回應進行了預測:二選一不存在的,拚多多在碰瓷;拚多多假貨多,品牌看不上,離開很正常;造謠拚多多因罰款逼走商家……

很顯然,通過這位拚多多聯合創始人的發聲,今年天貓雙十一之前的大戲已經正式拉開了序幕,而先出手的拚多多以後來人+受害者的身份控訴天貓借用市場地位逼迫商家“二選一”。

但有趣的是,雖然聯合創始人已經出來發聲了,但麵對媒體的問詢,拚多多官方給出的回應卻又是:暫不予回應。

如此有攻有守,滴水不漏,讓人不免猜想事情背後是否另有隱情?

果不其然,拚多多聯合創始人話音未落,第二天就遭到社交電商平台淘集集CEO張正平指出: 拚多多正在“賊喊捉賊”,並證實在18年9月底,拚多多曾經逼迫商戶在拚多多與淘集集之間進行“二選一”。

10月11日,淘集集CEO張正平在個人朋友圈發布聲明稱: 拚多多,請停止你的表演,請停止要求商家二選一,不要再賊喊捉賊!

淘集集是一家創業期的社交電商平台,上線僅僅兩個月,我怎麽也沒想到拚多多位了自己搞促銷活動。國慶節前,勒令商家必須在拚多多和淘集集之間二選一。拚多多員工和主管在商家群直接限期商家必須48小時內(9月30日前)下架淘集集的店鋪,否則就處以三級處罰!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電商公司,我們深知消費者和商家是我們的上帝,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完善自己,盡最大可能服務好平台消費者和商家。但我們絕不願意看到,這種努力被強權和霸道碾壓!

張正平在發布聲明的同時,還公布了對話證據,證據證實了拚多多工作人員向商戶下達期限下架淘集集店鋪的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不是拚多多第一次被同行爆料有要求商家“二選一“的行為了。就在2017年8月4日,樂拚購總經理邱繼凱公開發微博稱,收到商家爆料:拚多多要求其隻能選擇一家團購性質的平台,即在樂拚購和拚多多之間“二選一”。

原本今天的諸多媒體上,拚多多指控天貓“二選一”的報道正甚囂塵上,但隨著張正平在朋友圈的一聲怒吼,立馬就讓剛剛還在呈“受害者”狀的拚多多現出了原形: 原來拚多多此前就已多次以“隻能選擇一家團購性質的平台“為由逼迫平台上的商戶進行二選一,而如今它轉身就以受害者的身份來控訴天貓逼迫平台商戶”二選一“,雖然事實如何尚無法論斷,但僅從拚多多自身的行為來看,如張正平所說這就是典型的“賊喊捉賊”。

01

在此次“朋友圈怒噴拚多多事件”發生之後,倪叔專門采訪了淘集集CEO張正平,希望能更多的還原事件的真相。

張正平表示:淘集集是一家新銳社交電商平台,與主打“5環以外”人口的拚多多有相似之處的是:它主要圍繞縣鄉村人群,立誌打造一個物美價廉、品類齊全的線上集貿市場,讓傳統電商未能觸達到的人群也能實實在在的享受網購帶來的便利和實惠。

從玩法上看,淘集集玩的不是拚團,而是紅包——所有淘集集用戶下單後可以獲得一個助力紅包,分享邀請好友助力後,用戶可以提現該紅包,而幫助助力的好友也會獲得一個紅包,以此循環帶動分享,雖然助力紅包玩法與拚團模式不同,但從社交分享屬性之上也有相似之處。

整體來說:淘集集從模式和玩法上來看與拚多多,既有相似,也有不同,很難一概而論的定義為直接競品。而且在過去的幾年之中,兩者之間既無太大交集,也無磨擦,在張正平看來應該不會造成對立局麵。

但讓張正平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今年的9月底,拚多多針對淘集集向商戶下達了要求48小時內下架的指令,對於其中的原委,張商戶給張正平的反饋是:平台並未給出具體的解釋。

而關於為何拚多多要針對淘集集,張正平的猜測是:

一方麵,淘集集的用戶增速很快,雖然成立的時間不長,但DAU已經接近500萬了,而且經常出現在appstore上的前十名,而且是同類產品中下載最接近拚多多的產品,過快的增長速度這可能讓拚多多產生了警覺;

另一方麵,淘集集中的商家和拚多多的KA商家之間有重合,而相形之下,淘集集的招商政策更加友好,不論是賬期方麵,押金,還是處罰方麵都比較合理,絕不存在對商家進行不合理處罰的情況,針對好的sku,淘集集甚至願意提供免費資源位,這導致了拚多多KA商家的遷移,也為淘集集與拚多多之間矛盾埋下伏筆。

而對於此次的拚多多要求商戶“二選一”的事件,張正平表示:

“首先是非常感謝同行對我們的關注,目前這個封殺行為並沒有對淘集集造成影響。

其次,我們對這樣的行為感到失望。事實上,逼商家戰隊並不能達到平台期望的效果,反而隻會讓商家感受到平台的強勢和不人性化的一麵,降低商家對平台的好感度和忠誠。

希望,友商平台可以慎重考慮,三思而後行,共同維護行業的有序發展”

02

熟悉電商的人們都知道,近幾年來,每當一到天貓雙11這樣的重大節日,就會有平台跳出來指控天貓搞商家“二選一“影響行業秩序,每年一次,永不落空,比大姨媽還準時。

2015年,為了證明天貓真的有搞“二選一”,京東選擇向國家工商總局實名舉報 阿裏巴巴 集團擾亂電子商務市場秩序。但最終的結果是:那一年時任國家工商總局局長的張茅到訪阿裏,親口預祝“雙十一”取得圓滿成功,二選一謠言不攻自破,京東無功而返。

自此,雖然每年雙十一之前,京東都會從拿“二選一”出來說事,但自此之後就再也沒有幹過向國家工商總局實名舉報的“傻事”了。

時光匆匆,很快就到了2018年。剛剛成立了3年的拚多多就靠著微信生態的社交流量超過了京東,並順利的完成了美國上市。據坊間傳說:自此開始,與馬化騰深度捆綁,每月要見一次的人就從京東的劉強東換成了拚多多的黃崢。

10月10日,對於拚多多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日子,在這一天,它終於登上了騰訊給的微信九宮格的黃金廣告位了。而無巧不成書的是:也就是在同一天,拚多多也從“前任“京東身上接了指控天貓二選一的重任。

據資料顯示,原來從天貓雙十一在2012年創立開始,京東一直致力於挑起天貓逼迫商家“二選一“的話題,而如今轉眼6年過去了,從來沒有一次成功過。

也難怪這一次,要換一個人選。畢竟,相比於模式傳統的京東,基於社交的拚多多更有看點與區分度。

2019年1月1日即將施行的《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不得利用服務協議、交易規則以及技術等手段,對平台內經營者在平台內的交易、交易價格以及與其他經營者的交易實行不合理限製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

如拚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所說,當下正是電商法實施前最後兩個月的紅利期,至於拚多多能不能在第一年就完成京東過去5年來未能完成的任務或許並不重要,反正這一次可能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無論成功與否,拚多多“取代京東,挑戰天貓”的地位已經奠定了。

但這個世界上,哪有完美的謀殺呢?

隨著事態的發展,原本在一心控訴的天貓“二選一”的拚多多如今卻被淘集集首先指認存有逼迫商家“二選一”的情況,這使得整個故事變成了一場“賊喊捉賊”的鬧劇。

近日,不斷邀請大牌入駐的拚多多正在進行一場盛大的“洗白”儀式,似乎有了品牌的入駐就能徹底掩蓋拚多多假貨泛濫的現狀。

但在經曆這場鬧劇之後,我們就可以清楚的看到:無論上市與否,無論品牌加持與否,拚多多依然還是那個充滿爭議的拚多多。

如果一個電商平台心存高遠,卻陷入一種對“自身的問題“不曝光不行動、不譴責不整改的地步,總是被網友和輿論用力推著往光明處走,這樣的平台,又能走多遠呢?

本文來自倪叔的思考暗時間,創業家係授權發布,略經編輯修改,版權歸作者所有,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 關注創業家,讀懂中國7000種賺錢生意 ]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