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戰,終於終止,很多都變成了浮雲

來源:意誌是強壯的盲人嗎 2018-09-13 18:54:33

誰能沒有夢.在夢裏是最能看清自己的.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夢能實現亦能毀滅…雪峰山.接連夢之痕穀.祁褳山.天之痕古跡.曲幽穀.萬穀幽寒之璩.三山痕穀般的夢遺跡.讓天下掀起了流魘般的夢.讓人不由沉淪其中.無可自拔.每一個沉淪其中的人都會得到不同的話.也因此無論有多少人沉淪其中.也有無數人赴上.隻因三山痕穀遺跡.三山痕穀遺跡所處的位置沒人知道.直到暴發了尋穀遺跡.從此戰亂尋寶遍及琉璃塵.

一場百年爭戰終於落下帷幕.朝九百二十七年.琉璃塵主宰弑星月向埋上古武者點發起挖掘.他要把他們變為自己的.要向另一個地方發起征戰…弑星月弑神之子.擁有毀滅之力.承載世人所不知的力量.暗血赤魅.一切黑暗力量集結.血染紅天地.妖魅橫行世間……一場新的戰爭又開始了.“菁邇.你說.這上古葬武者會在哪.”弑星月拍著白玉石階.看著遠處.終於到了.“皇.你真的認為…”菁邇看著眼前的男子道.她不覺得會這麽快.因為…“怎麽.你懷疑…”弑星月轉過身看著她.這世上還有誰敢跟自己作對.

“不.屬下沒有質疑主的實力”菁邇急忙跪下道.他太可怕了.“起來吧.”弑星月看了她一眼.走回殿內.現在給他威脅最大的就是西北荒原雪.東.臨湮.南.襲乜.這三大勢力.西北神秘莫測.從未有人進去後走出來.也因此被預為死亡雪域.臨湮.此臨原始之地.地形複雜.但國卻強大.一代君王.堪稱奇才.懂上古文史.兵法.武藝超群.被人稱為寰皇.襲乜.南之國.擁有豐富的水源.國王隱退其母代政.但是卻在琉璃塵立足三國.也因此都流逝了所有的繁星穎辰.新的時代沒有國界區分.也不再是為了國而戰.

而是為了自己……………七年征戰.終於統一天下.然而還有三個地方.是他不敢去涉足的.荒原雪.襲乜.臨湮.這三個地方.被稱為死亡雪域.湮滅亡區.毀淵禁河.這三個地區.讓人不寒而栗.曲幽穀內.一女子站在竹梢.看著遠處.目光幽斂.竹林裏開滿了玫瑰.各色齊開.“穀主.晚餐已備好”一紫衣女子道.不敢抬頭.被喚女子落地.薄紗掩臉.氣息低瀧.讓人摸不清.“恩.走吧”女子甩了甩袖子.走出竹林.一個點雅的屋子出現.踏入屋裏.一股清香襲來.推開門.隻見一個人坐在那.“安逸然.你來幹什麽.”女子的聲音變的冷漠.

“幽瑕.這麽不歡迎我”安逸然邪笑道.玩著茶杯.“你不在天之痕呆著.來我這幹什麽.”幽瑕坐下.喝著茶.冷淡的看著他.“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會害羞的”安逸然的話讓正在喝茶的幽瑕著時被嗆到.咳個不停.安逸然大笑.“安逸然.你吃飽了撐著.不想死給我滾遠點.”幽瑕拍桌而起.可憐的桌子刹時變為粉末.安逸然砸舌.老天.惹火她了.“呃…我開玩笑的”安逸然賠笑道.還是那脾氣.“

開玩笑.嗬.就因為你的玩笑.讓苒翼離開了曲幽穀.”幽瑕的話讓安逸然失色.她還在意那事.“我也沒想到會那樣.我也很後悔.”安逸然低下頭.聲音低沉.苒翼.你千萬不能有事.你妹妹恨死我了.幽瑕看了他一眼.“敏兒.上膳吧.”幽瑕坐下淡淡的道.這也不能全怪他.兩人默默的吃飯.“七年的爭戰.已經落下唯幕了.不的不說.弑星月曆害.”安逸然突然停下.語氣滿是懊惱.“如果我猜的不錯.他下一個目標是三山恒古遺跡.你的小心謹慎.”幽瑕瞥了一眼低頭道.“恩.你也是.有什麽事.獨鳴.”安逸然起身道.世間萬物.都躲不掉的災難.

“恩.慢走”幽瑕看著他消失.臉色冰冷.“敏兒.移形換位.”幽瑕走出門.飄帶飛揚.往後山走去.身後的屋完全消失.站在竹梢上.看著天際.天空又將多一抹色彩.哥.你在哪.星宿國.“一切都落定了.七年征戰.終於落下了帷幕.(橫流星朔.月色皎潔.迷蒙的月色下.一襲白衣的安逸然站在樹下.天之痕.“唉.天下雖平.但是.暗流湧起.蠢蠢欲動的.何時才了”安逸然低歎.苒翼.你到底在哪.“逸然哥.在想什麽.歎什麽氣呀.”一向安靜的歆如突然開口.看著月下的男子.眼中盡是愛.“你怎麽來了.夜涼風大.怎麽不多穿些.”安逸然脫下外套給她披上.

“你好像有心事”歆如淡淡的道.為什麽.“沒什麽.天很晚了.早點休息吧.”安逸然淺笑道.對我好.有什麽用.自己終歸不會愛你.我愛的一直都是幽霞.可惜.她不會屬於我.曲幽穀寒冰天地之中.白雪皚皚.寒氣刺骨.幽霞慢慢地走了進去.在她身後的腳印.逐漸被雪掩蓋.沒有人會自動啊.他來這裏做什麽.“你來了.”寒冰天地之中.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讓幽霞一怔.緩緩的跪了下去.低著頭不語.風雪依舊.幽霞依舊跪在地上.紋絲不動 .任由雪花將自己包裹.隻是閉著雙眼.等待著那個人的開口.然而.那個人就好像不存在一樣.不再開口.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