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總體上不增加企業社保繳費負擔

來源:澎湃新聞 2018-09-13 18:46:28

從企業類型視角分析,受社保征管主體改變影響較大主要是一些人力資源占比較高的勞動力密集型企業。圖為2018年9月4日,浙江省舟山市人力社保公共服務平台綜合服務區,當地市民正在辦理業務。 東方IC 圖

2019年1月1日起,我國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將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當下,各地稅務部門已著手開展征管職責劃轉交接工作。

社保繳費改由稅務統一征收是否會增加企業負擔?對原先社保部門征管時該繳未繳的社保費是否要追繳?9月6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已明確指出,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以激發市場活力,引導社會預期向好。

那麽,社保繳費改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可能如何影響企業負擔,又如何才能做到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一、現行社保繳費征管三種模式

在我國,無論是1999年實施的《社會保險征繳暫行條例》,還是2011年實施的《社會保險法》,在社保繳費征收管理上僅規定社會保險費的征收機構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規定,可以由稅務機關征收,也可以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征收。由於兩部法規均未對社保征管職責進行明確,從而在我國社保征管中形成了稅務機關全責征收模式、稅務機關代征模式、社保部門全責征收三種模式。

其一,

稅務機關全責征管模式

。在由稅務機關全責征收社保的模式下,稅務機關不僅負責核定社保繳費基數、人數、費率,同時享有社保費用追欠、查處的權力。廣東、浙江等省實施由稅務部門全責征收模式。由於稅務部門同時履行對社保繳費和個人所得稅的征收和管理職責,社保費用繳納基數、工資總額與個稅工資、薪金稅目的計稅口徑基本一致。

其二,

稅務機關代理征管模式

。具體采用“社保核定、稅務代征”的方式,社保機關負責核定社保繳費基數、人數、費率,由社保部門委托稅務部門代為征收,社保追繳、查處權力仍歸屬於社保部門。安徽、湖北等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采用稅務機關代理征管模式。由於稅務部門的征管能力明顯高於社保經辦機構,因此越來越多的省份選擇了稅務部門參與社保費征繳的方式,以增強當地社保基金的可持續性。

其三,

社保部門全責征管模式

。在由社保機關全責征收社保的模式下,社保機關負責核定社保繳費基數、人數、費率,並負責社會保險的具體征收,社保追繳、查處權力歸屬於社保部門。目前,全國各地更多采用社保部門全責征管模式,北京、上海等地各項社會保險費(含居民)均由社保經辦機構征收。

二、稅務部門統一征收模式對企業的影響

2018年7月2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稅地稅征管體製改革方案》,明確規定從2019年1月1日起,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

社保繳款由社保和稅務部門共同征收管理,改為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社管理,原本隻是一場征收主體的變革,不改變政策製度,理論上不會增加企業的政策製度性社保繳費。但由於在征收管理上,稅務部門可以利用其機構、人員、管理、信息優勢,並對照計稅工資對社保繳費進行征收管理,所以會進一步做實社保繳費征收基數,提高征收率,同時也必然會增加繳費不足的企業的負擔,但對不同征管模式地區和不同類型企業會產生不同的影響。

其一,

從總體影響視角分析,多數企業社保負擔會加重

。新近發布的《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顯示,國內部分企業在社保繳納方麵不盡合規,主要存在的問題,一是交保人數不足,有些該繳社保費的人員沒有依法繳納社保費;二是繳費基數不對,在核定社保繳費基數時,有些企業從低核定,社保繳費基數完全合規的企業僅占27%,31.7%的企業按照最低標準繳費。因此,在社保繳費由稅務機構統一征收後,將有70%以上企業社保繳費會有不同程度增加,使成本上升,利潤下降,實際社保負擔加重。

其二,

從征管模式視角分析,實行不同征管模式的地區受影響程度不同

。在實行稅務機關全責征管模式地區,由於稅務機關負責從核定社保繳費基數、人數、費率,到社保費征收,以及社保費追欠、查處在內的所有工作,實行社保繳費由稅務統一征管後,征管主體並不是由社保部門轉為稅務部門,而是由地稅部門轉為國地稅合並後的統一稅務部門,所以實行這類征管模式地區影響會較小。而在實行社保部門全責征管或由社保部門委托稅務部門代理征管模式地區,由於社保部門負責核定社保繳費基數、人數、費率,以及社保費追欠、查處,實行社保繳費由稅務部門統一征管後,征管主體將由社保部門轉為稅務部門,所以實行這兩類征管模式的地區影響會大些。

其三,

從企業類型視角分析,受社保征管主體改變影響較大主要是一些人力資源占比較高的勞動力密集型企業

。首先是諸如快遞、物流、酒店、餐飲等服務業;其次是傳統製造業;最後是新興創新型技術企業。這些企業普遍具有屬於勞動密集型、人力資源負擔較重、參保率不高、參保負擔較重等特點。社保費繳費改由稅務征收之後,這些企業如由繳費不足改為全員足額繳費,相當部分企業的負擔會加重,從而對其生存和發展產生一定影響。

三、如何穩定企業社保繳費負擔

在社保費用改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後,既要加強社保繳費征管,又要及時調整社保費率,才能穩定企業社保繳費負擔。

首先,

加強稅務機構社保繳費征管

。近年來,隨著全國統一的國地稅征管應用係統“金稅三期”在全國範圍內推廣,稅務機關已經建立起較為完善的征收管理和風險識別係統。依靠長期形成的經驗豐富、強有力的征收隊伍和係統,憑借擁有稅收稽查、稅收保全等優勢並掌握工資信息、企業發票,加之對社保繳納基數及其比例有較強的分析判斷能力,稅務機關在社保征繳權歸屬於自身後,將能更有效核查用人單位社保繳納的合規性。這將有利於加強社保繳費監管力度,減少社會保險費源流失,規範社保收費製度,降低征納成本,理順職責關係,提高征管效率,促進企業間公平繳費。

其次,

出台減輕企業社保負擔政策

。我國現階段確實存在部分企業社保繳費不足問題,這種繳費不足既有企業主觀因素,也有我國社保總體費率不低的原因,尤其是在經濟下行、企業營利能力減弱時,社保繳費占企業利潤比上升的矛盾尤為突出。在社保繳費由稅務機關統一征管,有效提升社保征管效率後,要不增加企業總體負擔,關鍵是同步進行政策製度調整,使政策製度性降費減負與征收管理性增費增負保持平衡。

為此,一要抓緊研究降低社保費率,及時出台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同時降低社保費率的政策措施。二要明確不由稅務部門對社保部門全責征管或稅務代理征管模式下沒有足額繳納社保費的企業實施追溯。三是通過合理的過渡性安排,逐步提高征收強度,讓社保繳費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管理實現有效平穩過渡。

第三,

共同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挑戰

。社保繳費改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管理後,如果通過降低費率為企業減負可以從總體上對衝加強征管對企業增負,從而不增加企業總體負擔,但對具體企業而言依然會有相當一部分現行製度下繳費不足企業增加負擔,而足額繳費企業負擔減輕,因此,有必要區分企業不同情況,對一些社保費負擔加重,造成企業用人成本上升、經營困難的勞動密集中小企業,還要有針對性地出台過渡性政策,幫助企業克服困難,共同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挑戰。

我國自2015年以來先後降低或階段性降低了四次社保費率,總體社保費率降低了3.75%,降費政策確實取得了很大成效。期待我國社保費能穩中有降,以進一步推進降低企業成本、增強企業活力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