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蕊蕊曝女排出國比賽水淹旅館被投訴 陳忠和怒:你們代表中國女排

來源:818體育 2018-09-13 18:42:00

9月13日消息,04女排黃金一代的代表人物趙蕊蕊,最近推出回顧個人排球生涯的自傳《夜越黑 星星越閃耀》,揭秘了自己的恩師陳忠和的“魔鬼訓練”以及如何將一手“爛牌”打好。

2001年,新一屆女排在湖南郴州集合,但是這批隊員卻不被外界看好,陳忠和也說,“除了馮坤在二傳位置上,趙蕊蕊在副攻位置上還算條件不錯,其他隊員的身高條件可能換個教練都不一定會選來國家隊。”

正是在質疑聲中,女排姑娘們開始了苦練,一周6天半、每天8小時訓練是常態,上強度的時候,每周二和周五晚飯後還會加練,有時候周末下午半天休息時間,個別隊員還會誒安排去“吃小灶”。

剛開始隊裏連營養補充劑都沒有,訓練中隊員經常抽筋。劉亞男一次長跑時突然腿部抽筋,強忍淚水接受隊醫按摩,隊友們還以為她可以“逃過”這次耐力訓練。結果等她好轉後,陳忠和讓劉亞男重新開始計時重新完成耐力訓練。等她跑完趙蕊蕊再見到她時已經華燈初上。

趙蕊蕊回憶印象最深的一次訓練是在2002年郴州集訓時,隊員們好不容易完成上午對抗內容,陳忠和卻對最後6輪的對抗非常不滿意,要6個輪次重新再打一次!已經過了午飯時間,隊員們都蹲地上委屈地說,“都快餓死了。”

獲悉的食堂工作人員送來了熱騰騰的飯菜,陳忠和卻說,“現在還在訓練中,怎麽準備飯菜過來了,這個等結束訓練才能吃,去準備香蕉、酸奶、巧克力和餅幹這類食品。”新的餐食送來,訓練終於暫停。吃著東西,大家卻一陣酸楚,眼眶都紅了。

幾分鍾後,對抗繼續,最後終於達到了陳忠和的要求。這時候已經接近下午3點。拖著疲憊的身體,大家來到餐廳,看著滿桌飯菜,好多人都端著空餐盤坐在座位上,大家不是不餓,而是累到沒有一點胃口。

趙蕊蕊回憶,“我夾了一口菜在嘴裏,滿口苦澀,很想吐卻強忍著不吐出來。我看到大炮(周蘇紅)也痛苦地往嘴裏硬塞了幾口飯菜,但她馬上就捂著嘴哭了起。緊接著大家都哭了,我的眼淚也嘩嘩掉下來。”

趙蕊蕊說,“陳導的訓練要求是極其嚴厲的,甚至有些苛刻。有時候陳導表現出來的那種‘不近人情’讓大家都膽戰心驚,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後怕。”但也正是這種魔鬼訓練,讓身材並不高大的女排連奪2003世界杯和2004奧運會冠軍。

“我們也許不是別人眼中的好牌,我們也不是什麽華麗亮眼的王牌,但,那又怎樣?我們湊在一起,就是一副融洽又流暢的順子!”

陳忠和的另一個“苛刻”體現在戰術上,傳統排球觀念裏,不到位的球是主攻的責任,副攻隻分擔到位球的進攻,但是陳忠和偏偏要打破這個規律,他讓副攻和二傳配合各種不到位的戰術攻。訓練中,陳忠和會將球拋得忽快忽慢,忽高忽低,首先折磨的就是二傳,不到位的球傳快攻對二傳腳步要求更高,手上功夫要求更嚴格。而副攻要在千萬次起跳中找到最好的起跳點和節奏。

陳忠和曾這樣說,“主攻達不到位球,副攻打到位球,你們知道對手也知道。如果我們反其道而行,就會讓對手措手不及,這樣我們的進攻手段會豐富,減輕主攻壓力。”訓練中他不止一次說,“到位球甩四號位,半到位球給趙蕊蕊多傳點。”趙蕊蕊心說,您這是把我黨半個主攻用,我是副攻不是主攻啊。

魔鬼訓練在創造佳績的同時也造成了那批隊員大部分傷病滿身的問題,趙蕊蕊這樣回憶,“嚴格要求隊伍絕對是有必要的,但在科學訓練方麵,我們那時候確實做的沒那麽到位,或者說是一種意識上的忽略,這就直接導致了隊員們大規模傷病現象的出現,運動生涯也因此次過早結束。這可能是觀念上的一種差異造成的。”

而她自己恰恰是這種近乎瘋狂的魔鬼訓練的犧牲品,2004年雅典奧運會之前訓練中疲勞性骨折讓她的巔峰狀態就停留在那一刻。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3年率隊奪得世界杯冠軍之後,陳忠和對隊員們的訓練和作風要求更加嚴格。趙蕊蕊說,“陳導會比隊伍沒拿成績前更多安排主力隊員在出門比賽時拿隊裏的行李,如球包、訓練器械等。記得陳導有一次開會專門說,‘本來有些雜事應該要求替補來做,但我在這裏就是明確要求你們主力去做,而且要多做。你們不能因為拿了成績就飄飄然,覺得應該有人來伺候你們。記住,你們要擔起更多責任,也要比以前有更強的責任心。’”

陳忠和還會當著老隊員的麵教導王一梅等年輕隊員,“你們現在有這樣的生活和訓練條件,都是沾了老隊員的光,這一切都是她們打拚下來的,你們要牢牢記在心裏。”

在陳導看來,中國女排的榮譽高於一切。趙蕊蕊回憶,2002年女排去意大利比賽,被安排住在海邊的一棟私人旅館。一天早上,她聽說陳導前一天晚上大發雷霆,原因是有人把浴室的水淹得滿屋子地板都是,旅館老板娘找陳忠和投訴,陳導很生氣。“當時他對隊員們說,‘你們在這裏,他們不會知道你是誰,你是某某某,但他們知道是中國女排隊員,你們出門在外的形象代表的不是你們個人,而是中國女排!’”

女排一年到頭在外訓練比賽,把酒店當家對於隊員們已經是平常事,但是陳導經常告誡隊員,住宿時不要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離開時也記得大概收拾一下,這不僅僅是為了隊伍形象,也是為了我們個人形象。因此,趙蕊蕊養成了離店時收拾的習慣,並保留至今。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