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三少妻子去世: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

來源:浮雲遊子意 2018-09-13 19:11:00

2018年9月11日距離零點還有三分鍾,網文大神唐家三少微博上出現了6個字:

“我的木子走了。”

木子,是唐家三少的妻子,李默。

唐家三少,在很多人看來是一個神話般的人物,連續12年日更上萬字,年收入早已過億,連續五年蟬聯網絡作家富豪榜榜首。

同樣,他和妻子的愛情故事,在網友們看來,也是傳奇一般的存在。

他18歲時認識16歲的她。

他給她寫過137封情書。

她在他窮困潦倒、一片迷茫時同時打幾份工來接濟他,耐心鼓勵他。也正是在她的堅持鼓勵下,他才以“唐家三少”為筆名,開始了處女作《光之子》的寫作,該書在網絡上一經發表,一炮而紅。而這本書裏麵的主人公:長弓威、木子默,其實就是他和太太的名字。

他們的兩個孩子,女兒叫張默桐,兒子叫張默麟,三少把妻子的默嵌入孩子的名字,讓愛深入骨髓。

他為了留下和妻子往日的點點滴滴和美好回憶,以自己和妻子為原型,寫了第一部自傳體小說《為了你我願意放棄整個世界》。可書還沒完成,李默卻患上了乳腺癌。

他們選擇了堅強麵對,在妻子手術後,因常年寫作身患職業病的他,跪在床邊給妻子揉腿,一揉就是幾個小時。

而且,為了表達一種積極的心態,他把書名改成了《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

可是,現實終究很殘酷,李默和病魔鬥了將近三年,還是離開了三少和他們的孩子,以及他們願意為了對方去熱愛的這個世界。

看到唐家三少發的六個字,無數網友流淚,有的人說“情深不壽,看得我眼淚連連”。

是的,用情至深的淒美愛情故事,總讓我們想起“情深不壽”這個詞。

金庸在《書劍恩仇錄》裏說:情深不壽,慧極必傷,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情深不壽,一般我們理解為兩層意思,一是用情太深,情就不容易保持長久,就像刀子太鋒利就會容易折斷。一是用情太深的人就容易活不長久,因為情太耗費精氣神了。

所以,這實在是個令人傷感的詞。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聽過這個宿命論似的觀點。

我記得那時我還不到10歲。我家的一位親戚,夫妻十分恩愛,從不吵架,總是甜甜蜜蜜,可他妻子三十多歲時就因病去世了。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們家族中一位年近九旬的太婆呢喃著說了一句:“兩個人太好了,容易短命。”她這是方言的說話,意思是說:這夫妻倆太恩愛了,難以白頭到老。

後來,我又聽過多次這種說法。

有時有年輕夫妻發生口角,老人會說:吵吵也好,吵吵鬧鬧天長地久。

少年時,讀金庸的書,看到“情深不壽”這個詞,我立刻就憶起老人們說的那些話。由此可見,情深不壽其實在民間是由來已久的宿命論。

雖然從童年起就聽到了這個傷感濃厚的宿命論,可是,我依舊無比羨慕那些恩愛深情的夫妻,並且願意不厭其煩地去發現那些恩恩愛愛又相守到老的夫妻,試圖以他們為例來推翻“情深不壽”。

不是說心情愉悅會長壽嗎?恩恩愛愛自然心情愉悅,卻為何要情深不壽?真的,我很討厭這個說法。

幾年前,我工作的單位聘請了一位名校老校長做顧問。

老校長已87歲高齡,他的夫人與他同齡。我們去老校長家時,兩位老人正坐在陽光房的一張大書桌前,一起閱讀梁思成先生的《營造法式注釋》,用放大鏡欣賞那些建築上的圖案,白發蒼蒼,倚在一起,一言一行中全是恩愛與默契,“白頭偕老”一詞在我大腦中躍了出來。

結婚66年,恩愛66年,真是令我們感覺到一種愛情的驚豔。

後來和老校長熟了,我就不由自主與他說到“情深不壽”,其實我是想試圖借他們愈久彌香的驚豔愛情來推翻宿命論。沒想到,老校長卻告訴我,他和妻子也差一點就中了這個宿命。

原來,他年輕時好勝,在工作上處處逞強,除了對她和顏悅色,對別人,不留情麵。他由此得罪不少人,給自己惹很多麻煩。於是,他們的日子總是不好過,他的薪水遲遲漲不上去,還總是出現各種各樣別人強加的狀況。她為他擔憂,還要在工作之餘做一些糕點去菜市場擺攤來貼補家用。

直到有一天,她突發心髒病,他才驚醒,原來自己一直不曾好好愛她。

她對他用情深,憂著他的憂,負著他的擔,思著他的事,身心用力過度,於是,差點情深不壽。

從那以後,他改變自己的性情,盡量讓自己工作好,生活好,給她卸擔,放鬆身心。

逐漸地,她有了輕鬆的笑。他們依舊愛得深,而且,像湖中的兩尾魚,愛得歡快。

老校長說,所謂的情深不壽,也許終究還是因為有一方用情不夠。

這讓我想起富察皇後與乾隆,看上去兩人都是情深,實際還是乾隆的薄情。

當然,情深不壽在更多情況下,其實是給那些不能恩愛到老的夫妻一個安慰,言下之意是說:雖然結局令人遺憾,但至少深愛過。

人生變數過多,因環境、個人身體因素、經曆等的不同,有些夫妻雖然用情極深,但並不能執手到老。如果真是因客觀條件悲劇不可逆轉,悲傷之餘,我們還有雪中賞梅一般的美好回憶,大雪在心上飄落,但終究有愛情的梅香來回味。我想,唐家三少對李默,應該就是這樣的吧,彼此都深深用情,可是上天依舊要殘酷奪走她,一如錢鍾書先生對楊絳所說:我們隻有死別,沒有生離。即使死別,你還留下餘香供我永久相擁。

我們,要用深情來愛,可是,我們亦要盡力排斥“情深不壽”,求得白頭偕老。因此,從現在開始,請你:

認真工作,用心生活,堅持健身,保持健康,給ta輕鬆,予ta舒適。

為了這位當初選擇你的身邊人,我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帶著這份熱愛,樂觀麵對,勇敢承擔,執子之手,白發蒼蒼,地老天荒。(“王月冰”原創作品,盜用必究!)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