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主任:學生應理性消費不盲目攀比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8-09-06 11:24:00

中新網9月6日電 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主任田祖蔭6日指出,有些大學生過於熱衷消費,“開學季”成了“燒錢季”。廣大學生應當樹立理性消費觀念,不盲目攀比,不貪圖享樂,不追求奢侈消費,“量入為出”地合理安排生活支出,做到勤儉節約、理性消費、科學消費。各地、各高校也把培養大學生理性消費行為作為校園文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教育引導大學生養成自強自立、艱苦樸素、文明健康的行為習慣。

資料圖:一大學開學典禮。楊華峰 攝

教育部今日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2018年秋季開學前全國學生資助工作有關情況。

田祖蔭指出,學生資助是一項惠民生、暖民心的工程,事關社會公平,事關脫貧攻堅。我國學生資助工作緊緊圍繞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健全學生資助製度”這一要求,抓精準、促規範、重育人,全麵落實各項學生資助政策,實現了各個學段全覆蓋、公辦民辦學校全覆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在高等學校正在努力實現入學前、入學時、入學後“三不愁”,廣大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和家長的“獲得感”明顯增強。

田祖蔭介紹了為確保2018年新生順利入學,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開展的各項落實工作及基本成效。在努力推進“五個前移”,確保國家資助政策全麵落地方麵,一是“資助預警前移”,防止廣大學生與家長上當受騙。春季學期一開學,我們就通過教育部網站、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網站以及“中國學生資助”微信公眾號等平台多次發布學生資助預警,提醒廣大學生警惕電信詐騙,警惕各種打著獎助學金旗號的詐騙行為,警惕各種不良“校園貸”“套路貸”和“回租貸”等。各地、各高校也在新生入學前後,利用網絡、電視、報紙等媒體以及班會、校園宣傳欄等方式廣泛預警。

二是“宣傳時間前移”,及早解除家庭經濟困難新生的後顧之憂。在中、高考之前,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發布致初中、高中畢業生的“兩封信”,用活潑暖心的語言介紹學生資助政策,組織各地將信發到每一名畢業班學生手中。在大學新生錄取階段,提前印發984萬份《國家資助,助你飛翔——高校本專科學生資助政策簡介》宣傳折頁,隨錄取通知書發給每一位高校新生,人手一冊。協調工信部請中國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通信運營商,向全國兩億手機用戶發送國家助學公益短信。

三是“熱線電話開通時間前移”,幫助學生答疑解惑。教育部連續14年開通高校學生資助熱線電話,並自去年開始,提前了開通時間,延長了服務期限,服務期由1個月延長至52天(7月23日至9月12日每天8:00-20:00開通),我們同時督促全國31個省份、中央各部屬高校全部開通資助熱線電話。通過熱線電話暢通民意渠道,為廣大學生和家長提供政策谘詢、受理求助,為困難學生建立起了點對點的溝通機製。

四是“助學貸款辦理窗口前移”,方便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今年7月1日起,各地助學貸款受理工作就已全麵啟動,較往年提前約半個月時間。針對交通不便的山區、牧區等,以及貸款學生數量較多的縣、市(區),我們聯合國家開發銀行,將貸款受理點“下沉”至鄉鎮、村委、中心校、高中等,讓助學貸款辦理地點前移到學生“家門口”,既方便又快捷。同時,通過簡化手續、推行合同電子化、錯峰受理、分散受理、手機及網上預約辦理等創新方式,進一步提高了助學貸款的受理效率。上個月,我們與國家開發銀行組成7個督查組,分赴湖南、雲南、寧夏、甘肅、貴州、青海、四川等7個省份,走訪貸款經辦點和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家庭,深入調研督查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開展情況。

五是“綠色通道前移”,確保家庭經濟困難大學新生順利入學。全國高校在新生報到現場設立“綠色通道”專區,幫助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一站式”完成入學手續。不少高校派出由書記、校長帶隊的家訪小組,將“綠色通道”延伸到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家門口。同時,各地、各高校注意保護學生隱私,對通過“綠色通道”入學的新生給予更多人文關懷,引導他們正確麵對困難,輕裝上陣擁抱大學新生活。

田祖蔭稱,在努力落實“五個加強”,確保學生資助工作規範有序方麵,一是對學生的個人隱私加強保護。去年有媒體報道個別省份和高校,在公示受助學生信息時未將身份證號碼等隱私信息隱去,這種做法顯然是錯誤的。我們第一時間督促相關省份和高校限期整改。今年,我們利用各種機會向全體學生資助工作者提出明確要求,請他們務必要擰緊“保護學生個人信息和隱私”這根弦,讓資助工作更合規、更有愛、更有溫度。

二是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加強指導。精準認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是做好學生資助工作的重要前提,是決定資助政策落實效果的基礎性工作。教育部專門發過通知,要求各地進一步完善認定辦法,根據本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標準以及財力狀況等因素,確定本地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認定指導標準。各高校根據各地指導標準,結合學校所在城市物價水平、高校收費水平、學生家庭經濟能力等因素,確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的認定標準和資助檔次。各高校同時健全了校、院、年級、班級四級資助認定工作機製,提高認定精準度,杜絕了當眾訴苦、互相比困現象。

三是對辦理生源地信用助學貸款的學生和家長加強服務。我們會同國家開發銀行連續兩年印發專門通知,明確要求對建檔立卡家庭學生、城鄉低保學生、通過高中預申請的學生,不得要求其再提供家庭經濟困難證明材料。對其他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鄉鎮(街道)民政部門、村(居)委會、原就讀高中“三選一”證明即可辦理,做到了讓老百姓少跑腿、少煩心。

四是對大學生合理消費加強引導。在開展學生資助工作過程中,我們發現有些大學生過於熱衷消費,“開學季”成了“燒錢季”。針對此情況,我們通過網站、微信等多種途徑廣泛呼籲,無論是國家資助、社會捐助還是父母給的“血汗錢”,都是來之不易的,廣大學生應當樹立理性消費觀念,不盲目攀比,不貪圖享樂,不追求奢侈消費,“量入為出”地合理安排生活支出,做到勤儉節約、理性消費、科學消費。各地、各高校也把培養大學生理性消費行為作為校園文化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廣泛開展講座、征文、演講比賽等專題活動,教育引導大學生養成自強自立、艱苦樸素、文明健康的行為習慣,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習總書記提出的“求真學問,練真本領,更好為國爭光、為民造福”上來,做無愧於新時代的奮鬥者。

五是對學生資助各環節的工作加強規範。在財政部、教育部領導下,我們於2017年開展了“全國學生資助管理規範年活動”。2018年,我們繼續高舉“六規範”的大旗,即規範管理製度、規範監管責任、規範資助程序、規範資金管理、規範信息管理、規範機構隊伍建設,指導各地、各校開展“回頭看”,全麵提升學生資助規範化管理水平。特別是針對縣級資助中心和中央高校,我們明確要求做到“八公布”,即公布資助項目,公布申請條件,公布資助標準,公布申請、審批、發放的程序,公布申請、審批、公示、發放的重要時間節點,公布辦公地點,公布工作人員,公布辦公電話,通過公開透明,促進資助工作精細化、規範化。

田祖蔭表示,在切實抓住“三個重點”,各地、各高校在學生資助工作中做出了很多有益的探索。 今年3月1日,陳寶生部長在《人民日報》發表題為《進一步加強學生資助工作》的署名文章,明確了今後一段時期學生資助工作要在精準資助、資助育人和依法資助上用心用力。為貫徹落實陳部長要求,各地各校高度重視,積極行動,用了繡花的功夫、發揮了釘釘子精神,因地製宜創造出了不少好的經驗和做法,借此機會,我向各位媒體朋友做個簡要介紹。

在精準資助方麵,上海市推進全學段資助工作信息化建設,建成“上海學生資助管理信息係統”, 依托信息化手段實施精準資助,為資助管理人員提供資助數據的統計、分析、監控、審批功能,為資助工作的科學決策提供數據支持。東北師範大學以數學建模的方式,立足於10萬餘條數據信息,經過20餘輪的測試和修訂,確立了新的“量化測評模型”,其中包括“學生困難程度評價模型”和“困難生分類模型”兩個子模型,既能區分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與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又能區分困難學生的困難程度,劃分出特別、重點和一般三個困難類別,基本代替了傳統的人工排序方式,困難學生認定的準確率達到99%。西安交通大學搭建起學生大數據分析與服務平台,構建困難生認定和量化資助模型,確保家庭經濟困難學生精準識別、精準認定、應助盡助,避免依賴學生提交家庭經濟困難證明的認定方式產生的誤判、漏判。

在資助育人方麵,江蘇省在全省高校開展以“我身邊的資助”為主題的微電影創作評選活動,拍攝《資助改變命運》《資助放飛夢想》等微電影,發到各高校和市縣;與省高校招生就業指導中心合作開展麵向家庭經濟困難大學生的“就業能力提升最後一公裏”幫扶活動,免費開展就業能力培訓,兩年共培訓約2400名學生,學生滿意度超過90%。貴州省聯合國家開發銀行,堅持每年組織貸款學生參加網絡答題,同時,連續六年持續深入開展誠信教育主題活動,舉辦國家助學貸款誠信教育知識競賽、誠信教育校園情景劇比賽、誠信歌曲大賽、誠信主題班會PPT大賽、誠信廣播劇比賽等活動,創作主題歌曲《誠信之歌》,在高校學生中廣為傳唱,引起強烈社會反響。北京大學在保障經濟資助的基礎上,不斷拓寬資助方式,滿足學生全麵成長發展的需求,實施“綠色成長方案”,設立燕園領航、優才拓展等十餘項非經濟支持項目,幫助受助學生在思想道德、學習成績、學術科研、社會實踐等方麵不斷進步,傳遞公益情懷,培育感恩回報意識。

在依法資助方麵,深圳市將“建立健全多渠道的學生資助製度”納入《深圳經濟特區社會建設促進條例》,從實現社會公平和教育公平的高度確立學生資助目標,對促進深圳教育公平等方麵發揮了重要作用。山東省依托本省標準化研究院提供技術支撐,開展“學生資助行業標準化”研究,探索、推進學生資助工作規範化、標準化管理,按鏈式結構建立完善的標準體係,發布並實施34項管理和項目操作標準,使各項工作有標可查。

“我要特別推介的是,很多地方教育部門和高校的“一把手”把學生資助工作當作頭等大事來抓,政治站位高、幫扶措施實,抓出了突出成效。山東省教育廳廳長鄧雲鋒親自給各縣(市、區)教育局局長,以及學校、幼兒園的校長、園長寫了一封公開信,要求抓住秋季開學關鍵時期,重點做好學生資助工作,不讓一個孩子“因貧輟學”,不讓一個家庭“因學致貧”;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多次親自到“綠色通道”辦理點迎接家庭經濟困難新生,宣傳國家資助政策,送上學校溫暖;吉林大學黨委書記楊振斌親自調研學生資助工作,撰寫了《做好新形勢下高校資助育人工作的實踐與思考》的理論文章,推動學生資助工作向立德樹人深層次發展”,田祖蔭說。

田祖蔭進一步指出,為了答好資助家庭經濟困難學生這張民生考卷,資助工作者們日複一日,年複一年地忙碌著。每年暑期更是學生資助工作的“汛期”。學校在放假,資助工作沒有放假;學生在休息,資助工作者不能休息。2017年,我們累計資助學生9590萬人次,資助資金總額達1882億元。截至8月31日,已經有384萬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辦理了助學貸款,合同總金額275億元,超過了去年全年貸款發放金額;截至9月4日,高校已報到新生中有13.6%的學生通過“綠色通道”順利入學。正是因為無數的學生資助工作者恪盡職守、精益求精,國家學生資助政策才能落實落細落地,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才能夠順利入學。借此機會,我謹代表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向全體學生資助工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謝!

同時,田祖蔭強調,在學生資助政策落實過程中,宣傳工作是極其重要的一個環節。媒體在宣傳報道家庭經濟困難大學生方麵出現了非常好的趨勢,比如對工地“搬磚”的北大新生崔慶濤、撰文《感謝貧窮》的北大新生王心儀的報道都非常全麵,不僅報道了學生家庭貧困的事實,也報道了學生自強自立、希望靠自己打拚改變困境的事實,還報道了國家已經建立了成體係的學生資助政策以及這些學生在中學就已獲得多種資助的事實。這種報道理性、柔性、客觀,充滿了正能量。正是因為有了廣大媒體朋友的支持和幫助,在重要節點發出“好聲音”,國家學生資助政策的知曉度才會這麽廣。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