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拋售3.9萬億日元!外國投資者逃離日本股市

來源:搜狐財經 2018-09-01 20:01:08

據日本交易所集團(Japan Exchange Group Inc)最新披露的數據,今年以來,外國人淨拋售了3.9萬億日元(合347億美元)日本股票。這是自1987年華爾街著名的黑色星期一市場崩盤以來最大的年度拋售。

這一數據披露大大超出市場預計,因為今年年初至今,日本股市利好消息不斷,一派鮮花著錦的景象。1月,東證股價指數(TOPIX)和日經225指數(NI225)攀升至20多年來最高點。8月,日本股市市值超過6萬億美元,成為亞洲第一大、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場。

有市場分析指出,由於日本央行連續多年購買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ETF)以及大多數上市公司今年都公布了強勁的盈利增長數據,日本股市成為今年亞洲表現較好的市場之一。

不過,投資者用腳投票可能是個預警,未來日本股市還麵臨更大壓力。強勢美元引發的新興市場危機、全球避險情緒加重致日元升值、日本央行政策的微調都是日本股市需麵對的挑戰。

1

六年增長或止步

日本股市在1989年以前可謂順風順水,一路上漲至接近四萬點。但從1989年開始一蹶不振,經曆了漫長的下跌,分別於2003年4月和2009年初兩次觸底。自2012年安倍晉三第二次當選日本首相後,日本貫徹“安倍經濟學”,實施了一係列經濟刺激措施,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讓日本經濟提速,並刺激股市連續多年大漲,日經225指數如今已突破22000點。

今年以來,由於貿易環境惡化引起的避險情緒加重,美元走強導致資本回流美元資產,亞洲和新興市場股指在“失血”的背景下表現極為疲軟,除了印度股市保持10%以上漲勢,其他國家股市多數呈現下跌態勢。

日本股市則表現相對穩定,目前日經225指數較年初上漲0.2%左右,甚至與除去美國外的大部分發達國家相比也略勝一籌。

日本股市平穩抗跌的背後是日本企業自身盈利能力的不斷改善,大多數上市公司財報呈現超出預期的盈利增長態勢。同時,日本經濟逐漸回溫,第二季度日本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率計算增長1.9%,好於市場預期,擺脫了經濟萎縮的風險。

此外,自2013年黑田東彥擔任日本央行行長以來,將購買ETF作為振興經濟的工具。在2016年,日本央行就成為日本藍籌股的主要持倉者,據《日本經濟新聞》估算,日本央行通過購買ETF可能已經成為超過1400家上市公司的前10大股東了。

日本藍籌股的身後都是“國家隊”的身影,這引來市場爭論。支持者認為央行出手提振了投資者信心,而這正是當前市場急需的東西。批評人士認為,央行日益增長的股市影響力可能扭曲估值,不利於改善公司治理。

2

避險升溫

盡管日本股市在亞洲和新興市場的股指中表現相對穩定,但據日本交易所集團(Japan Exchange Group,Inc.)截至8月17日的數據,今年外國投資者淨拋售了3.9萬億日元(合347億美元)的日本股票。

從對全球貿易摩擦的擔憂到明年消費稅上調的影響,日本股市受到了各種因素的衝擊,海外投資者紛紛逃離。

日元走強也是股市下行的主要風險之一。資料顯示,十幾年來當日元升值時,外國投資者往往會拋售日本股票,兩者呈現負相關。嘉盛集團中文分析師黃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日本是出口大國,當日元升值時將降低對日本相關企業的業績預期,引發投資者拋售日本股票。另外外國投資者在日元升值情形下拋出股票並換成本幣,匯率上會更有競爭力,甚至匯率變動也會構成盈利的重要部分。”

目前美元兌日元匯率在1美元兌111日元,離今年年初的水平不遠,但中間也出現了幾輪逆勢上漲行情。例如,截至3月份,由於今年早些時候全球股市暴跌,美元兌日元匯率已升至104.56。自7月中旬以來土耳其危機持續發酵,阿根廷、南非、俄羅斯等新興市場貨幣普跌時,日元卻因避險貨幣需求提振,再次走出上漲行情。股市也受到了日元上漲的影響,根據東京和名古屋證券交易所交易的數據,海外投資者在截至8月17日的三周內淨賣出4470億日元股票,淨賣出量達到自1982年交易所開始有記錄以來的第二高位。

黃俊認為日元逆勢上漲成為避險貨幣是多個因素造成,“首先是日本擁有龐大的、全球第二規模的外匯儲備,並且經濟結構完善、貨幣自由流通。其次日元長期處於低利率。一旦市場出現波動,多數經濟體都存在著降息的可能,而日元匯率‘降無可降’,日元受降息影響的概率很低。另外受套息交易影響,市場往往傾向於貸出日元,買入其他貨幣。當遇到市場風吹草動時,為了規避風險會選擇賣出其他貨幣,買入日元還款,造成日元的升值。

野村證券認為,目前美元前景仍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預計到2018年底,美元兌日元將跌至104左右的水平。

興業證券表示,基於特朗普弱美元傾向、美元指數相對歐美利差升值超調,以及歐元區基本麵邊際好轉等因素,美元料走低。另外,基於對美債實際收益率的測算,美債名義收益率上行空間有限而下行風險更大,日債收益率則可能在日本央行逐漸擴大波動區間之下小幅抬升,美日利差收窄利好日元升值。

黃俊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日本內需不振,外需才是其經濟增長的動力所在,如果退出寬鬆,無疑會造成日元升值壓力,從而重創日本外需、股市、經濟。”

3

政策微調

黃俊表示,目前日本政治格局穩定,暫無更換領導人風險,“安倍經濟學”延續的概率較大,但是由於日本央行的寬鬆政策已經執行很長時間,現在也麵臨金融機構收入惡化、央行資產負債表暴增等負麵影響,日本央行在未來可能會對既往貨幣政策做出一定的微調。

此前日本央行已經在債券市場進行了“秘密緊縮”。在過去的一年裏,日本央行一直在逐漸逐步減少購買政府債券。根據日本央行的聲明,債券購買名義上繼續維持在每年80萬億日元的水平,但過去一年來日本央行不斷縮減短債的購買規模,隨後長債購買規模也出現減少,實際的購債規模已經降至了46.5萬億日元,比目標少了接近一半。

股票市場也出現了類似的舉措,近年來,每當日本東證指數下跌超過0.2%,日本央行便會介入買入ETF,防止可能出現的崩盤。

在7月31日的政策決定中,日本央行表示“可能根據市場情況增加或者減少股票的購買量”。

自從上次會議後,日本央行僅在8月10和13日買入了ETF,當時東證指數分別下跌了0.6%和1.7%。而其他下跌超過0.2%的日子裏,央行都沒有介入市場。

NLI研究所首席股票策略師Shingo Ide表示這是一個紅色警報。

日本央行上半年已經購買了3.5萬億日元的股票,超過了其全年6萬億日元目標的一半,這意味著下半年的購買必然會減少。同時自2013年以來,日本央行已經購買了近20萬億日元的日本股票,是迄今為止日本股市最大的買家。

現在的風險在於,在“爆買”這麽多年後,一旦出現拋盤而央行依然不介入,或者日本央行逐漸減少購買,投資者可能會恐慌性大量清算,加速崩盤。

金融博客ZeroHedge認為雖然減少市場幹預不太可能對通脹產生實際影響,但對股市支持的大幅減少可能會減少對日股的支撐,引發股市大規模拋盤。

記者 李曦子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