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裏、騰訊紛紛出海東南亞,中國模式真的能實現“降維打擊”嗎?丨東南亞趣談

來源:鳳凰新聞 2018-08-16 15:36:24

原標題:阿裏、騰訊紛紛出海東南亞,中國模式真的能實現“降維打擊”嗎?丨東南亞趣談

今年 3 月,一則消息在朋友圈刷屏:阿裏巴巴元老彭蕾卸任螞蟻金服董事長,擔任東南亞電商網站 Lazada 的 CEO,一時之間輿論紛紛。

長期以來,東南亞市場一直是中國互聯網巨頭關注的對象。它坐擁6億以上消費者,六個主要市場——新加坡、印尼、泰國、越南、馬來西亞以及菲律賓,這些國家的經濟增長和中產階級消費崛起趨勢明顯。

軟銀集團董事長孫正義有一套“時間機器”理論:美國互聯網比日本先進,他就先在美國投資,等時機成熟後再帶著美國的經驗殺回日本,仿佛坐上時間機器,回到幾年前的美國。

中國的互聯網創業者紛紛出海東南亞也是基於這套時間機器理論——把中國的經驗、模式搬到東南亞,複製一個國內互聯網或電商的巨頭。

/ 01 /

兩個存在“理念差”的地方

很多人說中國人在東南亞創業投資是“降維打擊”,就像坐著“時光機”回到90年代的中國市場一樣。

其實,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也不奇怪,中國人在互聯網領域靈活的模式創新給了我們很多信心。從出海印度到出海東南亞,有數不清的創業大軍和熱錢湧入海外市場。

大部分出海的投資,特別是往東南亞、印度、南美去的,他們賺的不是信息不對稱的錢,而是理念不對稱的錢。

理念的不對稱是長時間信息不對稱造成的,曾經在中國發生過的故事,和我們曾經有過的經驗,加上東南亞高速發展的經濟,我們有很大的優勢。

商業模式創新可以說是讓人又愛又恨,因為人的習慣是一直創新下去,最後出來的結果是好是壞,基本是事後才能總結,風險非常大。

但如果在兩個存在“理念差”的地方,曾經失敗過的創新就可以避免。

如今中國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基本上是帶著已經被中國市場驗證過的商業模式出海,雖然用“降維打擊”來形容不是非常準確,但這的確已經發生在東南亞的創投市場上。

/02 /

用中國模式複製東南亞市場

所以,很多企業都是在用中國模式複製東南亞市場。

不過,如果抱有這樣的心態,千萬要小心。很多失敗的投資或者創業行為,就是因為對“理念不對稱”的優勢過分自信。

從宏觀上看,東南亞經濟向上發展的趨勢是毫無疑問的,雖然增長的速度可能會打個問號,但是趨勢就在那,沒有太大懸念。但是如果拿中國過去的發展模式套用到東南亞任何一個國家,其實都是在賭博。

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發展是人類曆史上的奇觀,如果用沸騰的熱水來形容中國的發展,那麽越南目前的發展隻能用一鍋“溫水”來形容,而溫水是很容易將“青蛙”悶死的。

/03 /

中國模式真的能夠實現降維打擊嗎?

其實,是不是降維打擊,跟是不是中國模式沒有太大的關係,最終看的是能否能找到符合當地市場的模式。整個東南亞創投領域的發展速度,比起中國,實在是太慢,規模也太小了。

比如百團大戰,共享經濟和視頻直播等賽道,在中國是百米短跑,幾個月後誰穿著泳褲、誰在裸泳可以看個一清二楚;而在東南亞就很可能是一場馬拉鬆,不放長線根本看不懂。

比如說互聯網金融行業,在中國的爆發是多點開花,其中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為首的第三方支付和P2P平台為最為發達。

P2P一般指peer to peer online lending ,意思是指借貸過程中,資料與資金、合同、手續等全部通過網絡實現。這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和民間借貸的興起而發展起來的一種新的金融模式,這也是未來金融服務的發展趨勢。

但P2P模式,特別是單純資金撮合的P2P業務目前還是東南亞投資創業的一個坑,在東南亞目前比較難成氣候。

/04 /

中國模式為什麽行不通?

主要是東南亞中產階級數量太少,很小一部分人擁有絕大部分的社會財富。

比如說印尼、泰國的一些傳統行業大家族。根據統計,泰國富豪和權貴占有了泰國80%的GDP,而這類人群卻隻占全國人口的20%不到。

其實在中國耳熟能詳的正大集團,背後就是泰國的謝氏家族。正大集團做到了世界五百強的級別,一個家族能達到這樣的水平,在世界範圍是絕無僅有的。

不熟悉泰國企業界的人可能對正大集團比較陌生,不過央視的《正大綜藝》就是家喻戶曉,楊瀾和趙忠祥都曾經是這檔節目的主持人,是中國大陸播出時間最長的綜藝節目。

而《正大綜藝》就是他們從1990年開始讚助的。而且,他們旗下的Ascend Group就是阿裏巴巴在泰國最大的盟友。在東南亞,特別是印尼和泰國,這樣的家族非常多,他們掌控著零售、銀行、房地產,換言之是一大部分的社會財富。

除了泰國和印尼以外,比如在越南、馬來西亞這些國家,也是這種情況。

在越南、馬來西亞這些國家,貧富差距也相當大,兩極分化嚴重。普通人沒有太多的閑錢進行理財,而高淨值人士的投資習慣還是集中在銀行提供的理財產品。

在銀行存款利息達到7%左右的東南亞國家,P2P平台的投資回報和對應的風險對於這類人群來說,性價比並不是非常高。

在越南做得最大的P2P平台的投資人數不過是10萬級別,放在9600萬人口的越南裏實在有點低,所以市場還有待教育。

越南人的收入普遍不高,但是生活成本卻一點也不低,普通公寓的租售比在2017年大概為6%,而在河內更是誇張到7.4%,達到中國一線城市的2-3倍左右,所以這些人的工資很大一部分都要用於負擔房租。

如果群眾沒有錢,可能就沒有投資的動力,何況是大家還不太熟悉的互聯網金融產品。

不隻是越南,除了新加坡以外,東南亞很多國家都無法提供資金端發展的土壤。

以東南亞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尼為例,當地總人口規模達到2.6億,平均工資1000-2000人民幣,銀行存款利率高達6%-8%。

大眾的工資基本都用於日常消費,理財需求並不旺盛,所以如果盲目在東南亞做P2P的業務,資金端上麵會麵臨很大的困難。

模式是行得通的,但群眾錢少導致行業發展慢,不能瞎來。

/05/

人才匱乏,本土化經營難度大

與中國相比,東南亞互聯網人才稀少是出了名的。

根據中國互聯網大咖曹政在文章裏麵提到的分析,東南亞本地缺乏有競爭力的人才,IT行業整體人才匱乏,整個行業對人才吸引力也不足,首富基本沒有IT或者互聯網行業的,都是以零售和銀行業為主,和中美的差距非常大。

除了人才匱乏外,工作積極性和中國也完全沒法比。如果在這裏實行類似中國的“996”製度,很可能一個本地人都招不到。

高端的年輕人才第一誌願可能是去銀行、本地電信等其他本地的大企業,這也導致了許多出海是運營放在海外,技術開發團隊放在國內。

再說到運營,聘用當地人是必不可少的。這個就是中國出海企業必須要做好的環節,一個熟悉當地市場的人才比一個在歐美頂尖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還要珍貴。

正如印尼出行巨頭Go-Jek創始人Nadiem Makarim曾經說,他寧願在印尼某家大學招一位真正了解當地文化和市場的“有心人”,也不願意在某名牌大學招一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高材生。

在東南亞的互聯網界,人才必須要接地氣。

這裏的文化和語言錯綜複雜,要吃下6億人口的市場,就要明白6個主要市場,包括泰國、越南、印尼、菲律賓、新加坡和馬來西亞。

這樣的市場,招人是非常熬人的,所以必須要想好應對的方法,比如在當地工作時間比較久的出海企業員工,或者聘用有潛力的留學生,但具體怎麽做,還需要仔細斟酌。

寫在最後

這是創業邦與7點5度聯合推出的音頻節目《東南亞趣談》第一期,希望能為創投領域的朋友帶來一些幫助。

主講人介紹:

李玉府丨7點5度創始人

【7點5度】紮根東南亞,以一手數據和對標視角解讀東南亞和中國新經濟機會,為中國創新創業駛入東南亞藍海指航引路,致力於打造東南亞創投界第一影響力雙語內容和信息智庫。

音頻節目已在喜馬拉雅上線,

搜索“東南亞趣談”即可關注。

所有對本節目感興趣的朋友,

可以掃描下方二維碼入群交流。

- END -

MORE 丨以色列漫談

推薦邦哥的好朋友“企業創投聯盟”,ID:cvcbang

商務合作請加微信:bangcbd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