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改委擬建設和儲備一批重大項目 著力解決在建項目資金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18-08-16 10:51:48

21世紀經濟報道 定軍,年可可 北京報道

導讀

加快今年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和使用進度,盤活財政存量資金,推動在建項目早日建成、收效,這樣可以緩解整個杠杆水平和債務水平。

8月15日,國務院新聞辦就當前經濟社會發展有關情況舉行吹風會。國家發改委秘書長、國民經濟綜合司司長、新聞發言人叢亮在會上指出,補短板是當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任務。下一步要儲備一批、開工一批、建設一批、竣工一批重大項目。在鐵路、民航、油氣、電信等領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項目,鼓勵民間資本參與。

上述促進補短板領域投資建設意義重大。“在這方麵也是所謂的‘一舉兩得’,既通過投資增加了中高端供給,又滿足了消費升級的需要,這樣整個經濟才能夠形成一種良性循環。”叢亮說。

日前,國家發改委已經召開全國發展改革係統視頻會議,對下半年加快基建投資,促進一批重大項目開工的工作進行了部署。各地也開始緊急行動起來,紛紛召開會議要求加大項目投資,調整今年投資計劃,提前謀劃明年投資項目,大批前期工作做好的項目投資開始提前,未納入規劃也開始加快做前期工作。

有效保障在建項目資金

叢亮在8月15日的吹風會上指出, 下一步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有三個方麵。

第一是有效保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著力解決在建項目特別是確實需要的一些在建項目的資金需求。

叢亮解釋,如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得不到滿足,整個在建項目就可能成為“半拉子”工程,可能損失會更大。加快今年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和使用進度,盤活財政存量資金,推動在建項目早日建成、收效,這樣可以緩解整個杠杆水平和債務水平。

第二是推進建設和儲備一批重大項目。對接發展和民生需要,加強重大項目儲備,重點是在補短板、強弱項、優化結構、促進轉型升級等領域,儲備一批、開工一批、建設一批、竣工一批重大項目。

第三是進一步鞏固民間投資向好勢頭。在鐵路、民航、油氣、電信等領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項目,鼓勵民間資本參與,使民間資本能夠參與進來,這也有利於降低整個政府的債務負擔和債務率。

但是當前的重大項目建設與2009年的4萬億投資有所不同,目前仍需要防範金融風險,因為補短板領域很多是不足的部分,這部分建設還有別的意義。比如一些路網不通,醫療、教育、養老等方麵的基礎設施短板要補,這樣可以促進消費。

“單純擴大投資,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都不會很高,所以要有精準投資的概念和有效投資的概念。”叢亮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目前投資放慢,有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因素。今年前7個月,全部投資以及基建投資的同比增速都已經低於6%,1-7月份,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5.7%,增速比上半年和去年同期分別回落1.6和15.2個百分點。同時7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實際增速都隻有6.5%,均已經低於上半年6.8%增速。

另外在外需方麵,因為由於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可能對中國的外需造成影響,因此提振內需在外需存在變數的情況下,顯得非常迫切。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中國投資研究中心研究員王清平認為,加快基礎設施投資在社會資本方麵並不缺錢。為什麽民間資本對政府很多投資不感興趣,是因為能賺錢的項目不好進去,能進去的項目不好賺錢。

比如一些項目有回報,但是幾年後地方領導換屆後就不認賬了,這導致投資存在風險。“這裏麵說到底還是營商環境的問題,社會有大量的資本不敢投,是擔心有風險。”王清平說。

地方加快投資落地

國家發改委在8月初召開全國發改係統視頻會議,對下半年工作進行了部署,提出要把補短板作為當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任務,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

各地開始緊急行動起來,加快項目建設力度,並謀劃新的項目進行儲備。

安徽在8月5日、6日、9日分別召開了研究推進重點鐵路、天然氣管網、煤電項目三個工作會議,均要求加快項目建設力度。

鐵路項目前期工作專題會提出,各有關方麵要深入貫徹落實中央關於加大基礎設施領域,特別是鐵路補短板力度的要求,全力推進重點項目前期工作,加快在建項目建設進度,進一步加快全省鐵路建設步伐,為項目早日開工建設創造堅實基礎。

天然氣管網重點項目推進會提出,要加快在建項目建設進度,確保盡快建成投產,發揮效益。今年計劃開工項目要早日開工,計劃明年上半年開工項目力爭提前到今年年底前開工。

原本預計2020年完成投資和通車的商丘到杭州高鐵,目前要提前到2019年通車。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8月11日對該線路施工現場調研時指出,各級和有關方麵在嚴把工程質量關、安全關、環保關的前提下加快工程進度,努力把商合杭高鐵打造成質量優良線、安全生產線、生態文明線,向建國70周年獻禮。

中國社科院民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迎秋認為,中國目前基礎設施領域短板多,加快投資很有必要,下半年中央代地方發1萬億左右的專項債券,對於地方投資資金仍遠遠不夠。

“但是要注意的是很多短板在中西部,光靠國家拿錢是不夠的,可以由中央、地方、企業、個人等多個方式參與。”他說。

劉迎秋認為,目前中國經濟製度是多種成分共存,但是不同的製度獲得的資源占有控製能力不同。民營經濟在資源的獲取、占用、支配、使用遇到的困難還是比較多。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目前不隻是安徽,各省都在召開類似的促進基建投資項目加快和儲備的會議,這使得今年大項目投資數量和額度有望發生變化。

此前8月6日,貴州全省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和公共服務等領域項目謀劃儲備專題會召開。該會議提出要做好重大項目謀劃和中央投資項目儲備申報。在鐵路、公路、軌道交通、機場、水利、能源、通信、生態環保等領域謀劃儲備一批事關全局的基礎設施補短板重大項目;圍繞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在教育、醫療衛生、保障性安居工程、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等方麵謀劃儲備一批有利於增進民生福祉的公共服務重大項目。

該會議也指出,要按照馬上就能啟動建設的標準,盡快充實一批新項目、大項目、好項目,集中力量有重點精準做實重大儲備項目前期工作,加緊完善各項手續,全力爭取更多項目納入國家盤子和更多資金支持。

8月9日, 湖北省發改委主任程用文在調研時指出,要處理好存量與增量、基礎與後勁、求快與求新的關係;要加快行政審批製度改革,加大力度推動項目建設,加強項目儲備,確保投資勢頭不減,確保完成全年目標任務。

據悉,湖北2018年省級重點建設項目已經調整,目前為233個,總投資11675億元,年度計劃投資1974億元。新增省級重點項目有26個,總投資938.5億元,年度計劃投資112.8億元。其中,製造業項目數量超過一半以上,交通項目有7個。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中國投資研究中心研究員王清平認為,民間資本可以是重要的政府投資項目來源,問題在於如何進行匹配。比如修建地鐵,周圍的土地開發收益與項目結合好,就可以解決資金問題。在武漢這樣的大城市,解決建設用地比很多縣級市要容易,很多縣級市要建設工業項目,麵臨農村集體建設用地變更為國有建設用地的難題,數額大了後,更是難以操作,這些也需要加快解決。

(編輯:周上祺,如有意見或建議請聯係:dingjun@21jingji.com,zhousq1@21jingji.com)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