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很多汽車公司的設計中心都在慕尼黑? - 今日頭條

為什麽很多汽車公司的設計中心都在慕尼黑?

來源:汽車小語 2018-08-11 00:47:53

很多汽車廠商都把設計中心設在了德國慕尼黑,比如老牌車企寶馬,比如新造車勢力拜騰、蔚來。除了曆史悠久外,慕尼黑這座城市還有怎樣的實力呢?這還要從第一次工業革命說起。

第一次工業革命,是歐洲資本主義的機器大工業代替以手工技術為基礎的工廠手工業的革命。它既是生產技術上的革命,又是社會生產關係的重大變革。在此期間,很多商品從手工業階段過渡到了工業化生產階段。生產規模極速擴大,效率大幅提高,帶來的卻是設計水平的下降。工業的冷冰冰替代了傳統之美,大家看到很多物品都千篇一律,毫無設計感可言。

於是,19世紀末,英國爆發了英國工藝美術運動。英國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威廉·莫裏斯,宣揚“美術家與工匠結合才能設計製造出有美學質量的為群眾享用的工藝品”的主張。意在反對工業化,恢複傳統的手工生產,維持歐洲原有的產品設計水平。

威廉·莫裏斯

這個時期,英國出現了許多類似的工藝品生產機構。威廉·莫裏斯的工藝美術思想也廣泛傳播並影響到了歐美各國。

這場運動卻在德國呈現出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景象。

德國的設計師無疑更有遠見,他們並不反對工業化,工業既然大潮勢不可擋,能否通過設計和工藝的相融合的方式去改變工業產品審美低下的狀況呢?在這樣的思潮下,德國慕尼黑誕生了一個對後世影響深遠的組織:“德意誌製造同盟”。

1907年,在慕尼黑的四季酒店,德國當時最頂尖的12位藝術家與12個慕尼黑本地的企業合作,共同成立了德意誌製造同盟。他們宣稱:“通過藝術、工業和手工業的協作,通過教育、宣傳以及對所有相關問題的一致立場,促進工藝製造更趨高雅。”

這個同盟當時有多牛呢?那個時代德國所有的著名設計師基本上都是聯盟成員,如彼得·貝倫斯(Peter Behrens)、赫爾曼·穆特修斯(Hermann Muthesius)、亨利·範·德費爾德(Henry van de Velde)等。這些名字中任何一個單獨提出來都是德國國寶級的大師。他們誌同道合,認為產品應該按照其工業生產流程去進行設計,最終從良好的使用價值中得到產品本身的美感。

德意誌製造同盟標誌

貝倫斯為AEG設計的車間

隨後的若幹年裏,德意誌製造同盟不僅在商業上獲得了空前的認可和成功,其理念更是成為德意誌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在世界舞台上大放異彩。1919年,德意誌製造聯盟中著名的設計師貝倫斯的學生格羅彼烏斯創立了包豪斯設計學院,以此命名的包豪斯流派繼承了德意誌製造同盟的設計理念,成為了至今世界上最重要的藝術流派之一。德意誌製造同盟還借助媒體與展覽對德國的普通民眾進行審美教育。他們創辦了德國曆史上最活躍的的藝術雜誌《Form》,以德意誌製造同盟的形式興辦各種各樣的展覽,如《Film und Foto》係列展覽。

德意誌製造聯盟1914年科隆展

1938年因為納粹當局發動二戰控製思想的需要,德意誌製造同盟被強行解散,直到二戰結束後才在1950年重組。雖然影響力已大不如前,但德意誌製造同盟仍然在世界設計舞台上活躍到21世紀初。

重組後德意誌製造同盟的平麵設計作品

德意誌製造同盟對後世的影響是深遠的,可以說,德意誌製造同盟的一係列活動是現代工業設計得以發展的基石。他所確立的一係列設計原則和理念一直沿用至今:強調功能主義,承認並接受現代工業化,使藝術、工業、手工業得到完美的結合。

百年來慕尼黑大師頻出,當今歐洲三大設計師中的兩人都來自慕尼黑,誕生了德意誌製造同盟的德國現代工業美學的發源地今日更成為了世界偉大設計之都。

汽車工業作為德國工業實力的象征,其設計繼承了諸多德意誌製造同盟的基因。這種保守卻不守舊、結合產品設計與工業製造的理念,無疑是德意誌製造同盟為德國汽車工業留下的寶貴遺產。

正是因為慕尼黑百年來積澱的工業美學氛圍,以及曾誕生十餘位諾獎得主慕尼黑工業大學提供的堅實人才基礎,拜騰將設計研發中心,設立在慕尼黑東北部的Ismaning。在設計副總裁葉稟煥的帶領下,幾十位優秀的設計師共同設計出了拜騰的係列概念車型。區別於傳統汽車製造商,拜騰的設計團隊更年輕、更有激情、自由度更高、國際化程度更高。除了傳統設計的熏陶外,更會從新的科技和用戶新的需求中找尋不同的路徑。

拜騰設計副總裁葉稟煥先生(Mr. Benoit Jacob)

當你第一眼看到BYTON 拜騰的產品,就可以窺見其中眾多德國設計傳統理念帶來的影響。BYTON M-Byte Concept與BYTON K-Byte Concept兩款概念車有著相同的家族式前臉“Smart Surfaces”, 燈帶的3D布局營造出立體、縱深的視覺效果,但它可不止是道路上行走的燈光秀場。在優雅之餘又可根據使用場景開啟不同顯示模式,利用表情與車主進行“對話”,“中看又中用”的設計完美地詮釋了德意誌製造同盟將工業與美學相結合的精神。

BYTON M-Byte Concept

BYTON K-Byte Concept

不過德國傳統並不是拜騰設計基因的全部,時值人工智能時代,拜騰的設計又融入了新的需求與風格。葉稟煥認為:“七八十年代的豪華車,會有一些額外的設計元素,高速、加速性能也是好車的標誌。而現在的車輛設計師更強調科技感,這需要設計師在工作中不斷學習和反思。”

比如大家看到的BYTON K-Byte Concept上搭載的側方雷達和激光雷達係統,傳統的做法是努力把它們藏起來,但拜騰的設計師不僅要把它們展示出來,還用了一種有趣的方式。頂部的的激光雷達采用了弓形的設計,從側麵看像是一位朋克青年的頭,葉稟煥用一幅設計手稿展示了他們的初衷。

BYTON K-Byte Concept 頂部拱形激光雷達設計

葉稟煥手繪的“朋克頭”手稿

BYTON K-Byte Concept 的可伸縮BYTON LiGuards側方激光雷達係統

這種兼顧美感與功能的設計隱隱流露出“中國智慧”。用葉稟煥的話來說就是:“ 西方文化有一個硬碰硬的典型概念,如果有一個問題,西方人會直接麵對問題,問題更大的時候我們也是去硬碰硬,但中國的文化不一樣,他們采取迂回的策略,對我來說這種迂回其實是非常優雅的,也帶給我無數的靈感,我想在設計團隊和設計語言裏加入這個東西。”

目前,在慕尼黑,已經誕生了拜騰的兩款引人注目的概念車——拜騰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定義汽車美學。而拜騰的嚐試,也給慕尼黑注入了新的科技和創新能力。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