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影評——聊聊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 今日頭條

非正常影評——聊聊是枝裕和《小偷家族》

來源:網事大嘴巴 2018-08-11 00:38:43

"電影的存在並非為了審判個人,導演也不是上帝或者法官。設計一個壞人故事,(世界)也許就變得黑白分明,但我認為不這樣做,反而會讓觀眾將這個問題帶回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反複思索。那樣的想法基本上至今仍未改變,我總是期盼看電影的人回到日常生活時,對日常生活的看法能有所改變,能成為他們改掉用批判性眼光看待日常生活的契機。"

——是枝裕和

早在上周五晚跟朋友一起去看了戛納電影節的最高獎項"金棕櫚獎"——是枝裕和《小偷家族》,繼日本電影時隔21年來再次獲獎。實話說,這類影片更適合宅在家中安靜觀看,隻是實在想要知道劇情,此外覺得去影院對導演是枝裕和尊重和支持。

電影一開始就被劇中小男孩翔太所吸引了,長得好帥(原諒我這個老阿姨顏控),後麵的演技更是讓人驚歎,不得不驚歎是枝裕和導演對小孩演員的引導能力。《無人知曉》的主演年僅14歲的柳樂優彌,是史上最年輕的戛納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小偷家族》影片中主要圍繞一家沒有血緣關係以"偷"維係的家庭展開,每個人都深藏秘密,或許為了利益或者為了生存而在在一起,相互依賴相互索取相互溫暖,當然這部電影非"小偷"所能涵蓋的,他們所做的事,比如偷偷騙騙,騙取一個死去的老人的退休金,偷超級市場裏麵的東西;又比如參與到色情產業,展現自己的裸體給那些宅男看,還有偷拐人家的小孩,甚至還有犯下殺人的罪行。

據了解,為何會拍一部這樣的電影,源自是裕枝和當初看到一篇有關騙取老年金新聞報道,當時他就在想到底是什麽樣原因,才會誘發騙取老年金的事件呢?才有了拍《小偷家族》契機,沿著這個線索,是枝裕和將社會很多現象,濃縮到一個家庭中去展現,就有了現在我們看到的《小偷家族》。電影前日常溫馨式,直到老人去世、小男孩翔太故意讓店員發現偷東西,警察介入調查,才慢慢展開謎團,隻是不知為何電影最後反而有點悵然自失感覺,尤其是小女孩回到原生父母家裏,自己一個人在院子裏唱著在小偷家族中學的數字歌,站在圍牆上看向外麵時,電影戛然而止……似乎結束了,又似乎沒有結束

《小偷家族》劇情沒有強烈的衝突,情節也很鬆散生活化,有一個劇情,個人印象很深刻,就是小女孩半夜醒來發現自己牙掉的時候,第二天扔到屋頂上。我們小時候上排牙齒換牙齒時,家長也是會讓我們扔到房頂,這樣就長出來就會很整齊了,很真實的感覺。據說,當時拍電影時候,恰好小女孩牙掉了,覺得很有意義,所以就被安排進去了。這部電影很多情境也都取自生活,所以才看起來仿佛是生活在我們身邊的事。是枝裕和《小偷家族》的感動不是那種很震撼的感動,而是那種淡淡的,會把我們帶回日常中。

有人說,小偷家族不僅折射出為了生存做出的無奈選擇,而兩個小孩反應了"棄嬰"和"失職的父母"現象,小男孩翔太到底是從車裏偷出來的呢?還是救出來呢?影片沒有說,隻是信代在監獄時候告訴了當時翔太被遺落的車牌號,並提一句:"如果想要找到自己親身父母,沿著這個線索可以找到。"會讓我們產生疑問,被送回原生父母身邊,似乎也沒有更開心?電影裏信代在警察局被問話時反問過一句:"生下來就是孩子的父母了嗎?"當警察問她:"孩子是不是喊你媽媽"信代當時隻是一直流淚,自言自語說"喊我什麽呢?喊我什麽呢?喊我什麽呢?"那種複雜的情感,留給觀眾更多的思考。

有時,我們會想,影片中他們是壞人嗎?他們是好人嗎?另外拋棄孩子的父母,他們錯了嗎?又或者這個世界上,對或錯?邪或正?一定會有明確的界限嗎?如同《無人知曉》電影裏母親同四個男人生了四個孩子,最後為了追求愛而把四個孩子丟到一邊不管,讓他們自生自滅,於是由四個孩子組成的一個家庭。這樣聽下來,我們一定會譴責這個媽媽太狠心、太壞了。令人驚訝的是,是枝裕和在這部電影裏卻沒有對這個媽媽做任何道德批判,相反的,他讓我們發現這個媽媽其實是一個很天真的人,她隻是想追求自由的理想生活,難道這有什麽不對嗎?

《小偷家族》中,導演沒有對事件做任何的批判,似乎隻是把社會中一些現象,用電影藝術呈現給大家,把大家帶回生活日常思考,正如是枝裕和所說:"我總是期盼看電影的人回到日常生活時,對日常生活的看法能有所改變,能成為他們改掉用批判性眼光看待日常生活的契機。" 我就是我喜歡是枝裕和導演原因吧,他拍電影,常常把我們都回歸到日常裏,讓我們從日常生活中去思考。梁文道曾評論是枝裕和的電影,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是灰色的,那種非黑即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隻是小時候最美好的童話,成長的過程,隻是讓我們發現了日常無可奈何又不得不接受。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