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是怎麽來的:看看雙腳就知道了

來源:於世人文 2018-07-12 13:07:09

藝術是怎麽來的?

這是一個問題

所有藝術的理論都不包含這個問題的深入研究,正如誰都知道1+1=2卻誰都不知道為什麽=2。

我們可以重溯一下,兩隻類人猿無聊地呆在山洞裏,一隻拿起一塊赭石,在洞壁上這麽無意識地畫了一個不規整的圓,另一隻覺得新奇霍霍地拍手。受到鼓舞,那隻又在圓外麵畫了一圈更加不規整波浪線,於是另一隻就更加使勁兒拍巴掌。後來通過考古我們知道,這就是遠古仰韶文化藝術。

因為我們總是設想,藝術就像是從無意識到有意識的一種行為表現。可追溯到某些具體行為上去,這一切都不可被考證。

藝術與人類的關係,遠比這樣的胡猜來得更加密切。

1

從古希臘開始,藝術被認為是人類對自然的“模仿”。柏拉圖認為,共性是一種實體存在。世界上有著無數隻千姿百態的貓,人類在藝術作品中展現的貓就是對現實中的貓的模仿。

這在今天看來既幼稚且荒謬:沒有人會認為照相機比人類更有藝術天賦——模仿顯然不是藝術的全部。

也有一段時間我們認為“藝術起源於巫術”。古人留下來的洞穴壁畫大多是表現這個方麵的:古老的地球原住民的祭祀、舞蹈、狩獵、戰爭等等;即便在文明社會中,宗教也還是是藝術最重要的表現主題。

還有觀點認為“藝術起源於遊戲”:說藝術誕生於原始人類的遊戲,藝術是原始人類精力過剩時發泄創造出來的,這種理論是現在相當說得通的觀點。

但是我們似乎忘了一個更重要的事實:隻有人類而不是其他物種創造了藝術。無數六麵體結構的蜂巢再精致也不能成為藝術創作,藝術本身隻來自人類這個物種先天的生理特質——這才是追究藝術起源的關鍵。

而這種生理特征,就是人腦那種稱為“抽象思維”的能力。具體表現為利用材料製造複雜工具,發明語法豐富的語言,以及在此基礎上產生群體性的信仰。這些隻有人類才有的獨特的行為被稱為“行為現代性”,最晚在5萬年前出現在我們這個物種身上。

一般認為,這是因為人腦的複雜程度在當時突破了關鍵的臨界點,神經元之間廣泛而複雜的連接,不但能處理直接的感官刺激,還能將感官刺激的處理結果當作新的刺激進一步處理,即所謂“第二信號係統”,我們借此將特征從對象上剝離下來,構成符號,再組合成新的對象。

由此重新審視藝術,我們將會發現,藝術就是抽象思維最具體的表現。

首先的,藝術就是使用符號。因為無論形狀、色彩、質地、運動、還是聲音,一切藝術都由具體的形式組成;同時這些形式也不僅僅是形式,一定被作者賦予了專門的含義——即便一幅靜物畫,也至少表達了“事物應有狀態”的含義,而不在於模仿。

其次不同於一般的語言,藝術創作使用的符號都沒有經過事先約定,而是在具體創作中的即時提煉。比如畫一隻鳥,如果要遵照某種公認的標準畫法表達確定的意義,那麽畫鳥就是使用約定符號,就是語言,這隻鳥將是一個象形文字,而如果把鳥想成什麽樣就畫成什麽樣,體現創作者創作之時的思維,畫鳥才稱得上是藝術了。藝術中無處不在的“自由”指的就是這種非約定性。

當然,藝術活動並非完全沒有規則可言:這些非約定的符號將有序地組合起來,以表達最初試圖表達的概念,即所謂藝術的主旨,比如巫術、遊戲、音樂或者任何表現的衝動。因為抽象思維本身就是複雜的非條件反射,就是用經驗解決問題。

具體的藝術類型當然是社會文化積累的產物,但這種行為本身卻是一項生理功能。

所以最後我們可以下個結論:藝術就是使用非約定符號表現某個抽象化的思維。

藝術這種行為,起源於神經係統有意識的抽象思維。

2

這樣講可能比較專業,我們就來簡單理解下。自從人類開始隻靠兩條腿,開始直立行走了,就發現除了一個問題。什麽問題呢?兩隻腳走路比四隻腳(還沒有進化成手時)走路難受多了。為什麽呢?兩隻腳的受力麵積比四隻腳少了差不多一半,所有咯腳啊。

所以人類就開始思考,怎麽樣才能不咯腳又能保持直立行走呢?於是曆史上古人發明過各種各樣的材質和形狀的鞋子,用來防護雙腳。最後發現,皮鞋是實用性最好的。

但我們認為,皮鞋還不能算是人類的藝術創作。直到後來出現了鞋尖長長的甚至達到一米多長的貴族皮鞋,這種極不實用的皮鞋我們成為藝術,(雖說有時候藝術的創作是那麽的無腦。)

到後來,人們把皮鞋上的排水孔設計成各種序列排布的圖案,在鞋麵各種雕花裝飾,把鞋子做成各種奇奇怪怪的形狀和顏色,我們認為是藝術。(雖說還是有很多藝術設計顯得還是很無腦。)

當然,皮鞋藝術性與實用性是統一的,我們稱之為經典藝術設計。也隻有這種經典的藝術鞋履往往才能曆經時光的錘煉流傳下來。

(有時候真的不得不打個廣告)UKPIER英倫鞋履,就是經典的藝術鞋履之集大成者。(這句話沒有一點毛病)

所以最後我們再次下個結論:藝術起源於神經係統有意識的抽象思維。皮鞋藝術起源於一開始很無腦的抽象思維,到UKPIER英倫鞋履這裏,才形成了集藝術性與實用性於一體的經典藝術鞋履。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