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稻傳奇》再造古代女強人的典型形象

來源:曆史茶座 2018-07-12 13:58:34

易中天在《中國的男人與女人》一書中說,在中國傳統戲曲和小說裏,塑造的女人類型有“女強人”一類,《水滸傳》中的顧大嫂、孫二娘等人,宋代“河東獅吼”中的女主角柳氏,《醒世姻緣傳》中的薛素姐就是典型代表。但這些女強人,很明顯在倫理道德和法理道義上都是負麵人物。筆者認為,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其實也有一些屬於正麵人物的女強人,例如戲曲裏的穆桂英、白娘子、七仙女等。但是,白娘子、七仙女都是“仙狐”之類,穆桂英是拔高的女將和巾幗英雄,都不太真實,是文人們寄托理想而創造的超脫現實的文學形象。但最近我卻發現了戲曲作品中塑造的一個真實的古代女強人形象,那就是大型原創古裝粵劇《金稻傳奇》中的石花。

雲浮市粵劇團的大型原創古裝粵劇《金稻傳奇》,女主角石花由國家一級演員梁鈺擔綱,男主角陸亞燦由著名青年文武生許文傑出演。《金稻傳奇》的劇情描述的是發生在古代雲浮地區的故事,表現當地人民為了追求生存與溫飽的生活而與大自然和官府不屈抗爭的精神和智慧。這也是響應近年來粵劇本土化創作的潮流,但其塑造的古代女主角形象饒有新意,令人耳目一新。

第一出:廣南石漠之地,苦於幹旱,常年歉收。農家女石花為改變麵貌,四出尋找水源,發現南江之際,邂逅了八排山首領陸亞燦。首場演出,女主角石花就不同反響,雖然隻是一個貧窮的農家女,但胸有大誌,勇於為大眾謀幸福。其心誌在遭到聚嘯山林的八排山首領陸亞燦的不屑與質疑後,坦言自己的愚公移山之誌,詞鋒相對,巾幗不讓須眉,倒令那個綠林豪傑折服,而作揖道歉。

第二出:陸亞燦感石花俠義,心生愛慕,乃向其父提親,其父不允。皇帝為尋夢中美人,派太監出宮選美,知縣求偶石花不成,向太監獻美,情急之下,石花老父同意陸亞燦帶石花回山寨成婚。這一出,由劇情發展而烘托石花的美貌和俠義,天下美貌的女子多極了,然而美貌又俠義的女子則少見,而且這個女子不是身懷武功的俠女,僅是一個農家女,本屬傳統的“弱女子”行列,但心誌不凡,故能令本是農家子弟出身的陸亞燦傾慕而前去求婚。而石花,因為之前在尋求水源路途獲得陸亞燦出手相救,“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報”本是常情,何況陸亞燦不是魯莽武夫,而是懂得憐香惜玉的英俊武生,自然也能博得美人青睞。

第三出:新婚之夜,陸母敬重石花誌向,以金穀圍稻種相托。官兵攻寨搶石花,陸亞燦不敵,鄉親被挾持,為救眾人,石花答應隨太監入宮,陸亞燦看大勢已去,宣布散夥,下山修渠引水南江。這一出,石花既展現了年輕女子的柔情似水,又顯現了臨危不懼、顧全大局而敢於自我犧牲的女強人精神。而男主角雖然不是類似“許仙”、“梁山伯”式的柔弱,在大敵當前顯出了綠林好漢的英勇與血性,但寡不敵眾,仍然無力保護自己的新婚妻子,危急之中,還得石花敢於挺身而出,用智慧和自我犧牲的精神救助眾人,並讓官府修渠引水,以便種植金穀圍水稻。到此時,有血有肉的女強人形象已逐漸豐滿起來。

第四出:知縣挾怨報複,竟派人開堤引水,企圖淹死工地上的陸亞燦等人。石花聞訊,逃到江邊工地哭祭夫君。鄉親告知陸亞燦未死,太監懲辦知縣。石花叮囑陸亞燦種好金稻,自己隨太監入宮。這裏,進一步升華了石花的女強人形象。但這個女強人不是強悍不可方物的,她有自己的喜怒哀愁;她不是無情的,而是情到深處惹人憐。在誤以為夫君去世後,石花在江邊哭祭的一番唱詞,哀慟泣血,令人斷腸不已。

第五出:石漠地區終於種出水稻了,皇帝吃過金稻米,十分鍾愛,特令石花回鄉監造,長年進貢。這一出,情節簡略,用太監宣告的聖旨而交代劇情發展,為尾聲的大團圓作了鋪墊。美中不足的是,聖旨令石花回鄉與陸亞燦完婚並監造金稻米,令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因為石花進宮幾年了,這幾年石花在宮中究竟是什麽名分,沒有交代清楚,突然聖旨令其還鄉完婚,就讓觀眾頗有疑團。當然,石漠地區終於種出金稻穀,使皇帝歡心而令石花還鄉,這說明了石花抗爭的智慧取得了成功,進一步烘托石花的女強人形象。

第六出(尾聲):在豐收稻田上,石花、陸亞燦與村民們翩翩起舞,慶祝豐收。這裏,雖然是用傳統戲劇的大團圓模式來作結,然而符合本劇的劇情發展邏輯,並能突出宣傳雲浮地域文化精神的主題,確是喜大普奔。

縱觀全劇,成功塑造了一個饒有新意的古代女強人形象,劇中的石花有抱負且能幹、堅強,可愛而有情義、有智慧,但不脫離現實,令觀眾感到真實可信而心生歡納之情,在中國傳統古裝戲劇史上可謂是新人耳目的創舉,這在中國傳統文化語境中,也具有典型的文化意義。因為,在中國傳統戲劇和小說中,塑造的諸多古代女主角形象,其中可分“弱女子”和“女強人”兩類。第一類,可以“竇娥”和“祝英台”為例,雖然她們在慘痛的現實中也有激烈的抗爭,但究竟是無補於事實,隻能寄托於玄幻的“團圓”結局,給予觀眾心理安慰。第二類,如前文所說,塑造的“穆桂英”、“白娘子”式女強人,雖然可愛但是超脫現實的。而“石花”的女強人形象,卻可愛而又真實可信,無需借助於玄幻的超自然力量,而能求得團圓的結局,確有創新之意。

期待未來能有更多的古裝戲劇作品,能塑造出類似的典型女強人形象,進一步開拓中國傳統文化語境的女性新形象,豐富中國傳統女性形象的闡釋意義。

編輯:曉風

來源:中國粵劇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