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研究了拚多多,發現它原來是個遊戲APP

來源:界麵 2018-07-09 10:58:00

作者:單仁

1

想必大夥周末都出去玩了吧,這個周末我帶著我們的高管團隊去了羅浮山做了兩天的體驗學習活動。借助於野營徒步去學習領導力的課程,當然也在學習更加好玩。

你還別說,在忙碌奔波之餘,去幹點不一樣的事,還挺好玩,感覺跟充了回電似的,回來連續開了15個小時的會議。

為什麽我會有這種感覺呢?從科學研究的角度來看,其實玩樂的缺乏跟睡眠的缺乏很相似。

比如,當一個人連續熬了好幾天夜,就一定很渴望大睡一場;同樣的,當你持續忙碌奔波一段時間,自然也會對玩樂極度渴望。

特別是在今天的信息時代,這種對玩樂的渴望感更甚。

一方麵我們每時每刻都在接受四麵八方的資訊,使得我們的時間被切割成碎片化;另一方麵,社會的快節奏化也在大大壓縮我們的休閑時間。

所以,我們變得越來越渴望“短時間”、“碎片化”的玩樂。

2

可能已經有不少人感覺到這個趨勢,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它早已在悄無聲息地改變著商業格局。

拿手機行業來說,當初諾基亞和黑莓從硬件功能來看,那實力是杠杠的,但是喬布斯拿著iphone一亮相,局勢就變了。

因為諾基亞和黑莓隻滿足了用戶實實在在的通信需求,但iphone呢?除了基本的工具功能,還具備了聽音樂、看視頻、縮放照片、地圖搜索等娛樂化功能。

再看看現在各個手機品牌為了爭奪用戶市場,紛紛主打全曲麵、美顏等娛樂化功能,這也是在進一步滿足用戶玩樂的產品戰略觀。

也就是說,今天的企業,從產品戰略層麵來看,也需要順應用戶,從功能到娛樂,把產品做成“玩具”。

3

怎麽做?有沒有參照物?當然有,下載個拚多多APP,研究去。誒,我可沒開玩笑,拚多多飽受非議是真的,但是它在產品設計這一塊是個創新者也不假。

你能看到它的整個產品設計都具備“遊戲”思維。

有種說法很貼切,說是別人到城市開百貨商場,拚多多卻到村裏開了個集市。專門吸引那些願意為低價產品來到“集市”的“玩家”。

所以本質上,拚多多要的也不是京東那群高端客戶。它們要什麽?要那些會為蠅頭小利斤斤計較的人。那怎麽把這些人過濾出來?

4

打開拚多多APP,很容易很看到7.7元10條的內褲,19.9元的實木衣櫃,44元的羽絨服……

這其實就是店裏的引流款,一方麵,用戶被超低價吸引過來,未必真買,但卻有極大可能性購買頁麵中推薦的店鋪相關商品;

另一方麵,商家還會在引流款的尺碼上“動手腳”。比如這件帽衫19.7元的隻有一個2XL的尺碼,大部分人穿都不合適,而正常售價的尺碼齊全。

這些套路也不新,但拚多多妙就妙在給每個降價的商品都設置了“倒計時”以及賦予了每個用戶“發起遊戲活動”的權利。

這就好比你拿到了一張火鍋店的優惠券,這家店告訴你原價200塊的火鍋套餐,你隻要帶上5個朋友來店裏逛一圈,我就給你便宜50塊。

誒,拚多多要的是那些願意花大價錢的用戶?當然不是,是那些願意為了省50塊幫它們拉來5個用戶的人。這一招直接把目標“玩家”圈出來了。

5

既然“玩家”已經找到了,那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刺激他們。

拚多多用了兩招——砍價免費拿以及發起拚單。

各位真的有這樣的好處嗎?拚多多猜到你會這麽想,於是不斷在頁麵上滾動提醒你,“在幾秒前,誰免費拿了XX商品”,累積已經有5萬人拿到了。

你心一動,點進去,顯示你已經砍掉了47.5元,並告訴你邀請好友幫你免費砍,於是你會把這個鏈接發到各個群上,發給各個微信好友,賣力地央求他們幫你砍價。

其實這個過程就是拉新,就是推介,此時為了便宜1塊錢,所有買家都是你的推銷員。“發起拚單”也是病毒式營銷的典範。

比如剛剛發起拚單就會收到提醒:“你太走運了!恭喜獲得一次免費領商品的機會。”

6

當然,真正想讓玩家沉迷於遊戲當中,遊戲的玩法很重要。

拚多多玩的就是金錢遊戲。

當你打開APP,它立馬就會彈出一個紅包,並恭喜你獲得無門檻現金券,點開,它就會告訴你,你獲得了一張5元現金券,但限時特價僅此一天。

每天登錄拚多多還能簽到領紅包,連續三天簽到有額外獎勵,害怕忘記可以設置提醒……

還可以“邊逛邊賺錢”,每天都有2次賺錢機會,隻要你瀏覽兩個商品頁麵,你就能看到紅包的金額刷刷上漲。而你購物後還可以再抽紅包……

跟其他平台玩法不一樣的是,別的平台即便發放了現金和優惠券,也隻能在自家平台上使用,但拚多多不一樣,它設置了收益明細,甚至還允許你將紅包提現到微信紅包。

目的就是告訴用戶,我不是讓你來購物的,我們大家一起玩兒賺錢才是正道,購物隻是順便的事。

8

各位,拚多多玩得6不6?過去大家總說拚多多火是有騰訊撐腰,口碑太差遲早栽跟頭……但是現實是拚多多的交易額屢屢刷新紀錄,甚至還準備上市。

要知道,越受爭議的企業越有研究的價值,做企業家,本質上就該是一名研究者,去透析現象背後那些俘虜人性的商業之道。

比如拚多多,實際上,拚多多本身就是黃崢創辦的遊戲公司的內部孵化項目。所以能把產品當“玩具”,把用戶“玩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而回過頭看,其實拚多多滿足的正是“短時間”、“碎片化”的玩樂。

說到底,未來,一切行業,包括你的行業都將是“玩具業”。你能和用戶玩什麽?能在產品、渠道還是價格上能怎麽玩?不妨仔細思考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