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物種小米“底價”上市仍破發,流血上市將成“新常態”?

來源:搜狐科技 2018-07-09 09:51:00

搜狐科技 呂林軒香港報道

在曆經兩月“磨難”之後,小米終於完成了上市這一階段性曆史任務。從一開始1000億美元的估值傳聞到最終543億美元市值落地,但小米依然鎖定成為繼阿裏巴巴和Facebook之後,全球最大規模的科技公司IPO。

小米開盤後報價16.6元,較發行價下跌2.35%。在大環境並不友好的情況下,雷軍表示相信好的公司會脫穎而出。

正如雷軍所說,“香港會迎來更多優質的互聯網公司”,連同美股市場,中國計劃IPO的公司正排隊入場,“流血上市”是否會成“新常態”?

小米上市路一波三折

創辦小米時雷軍41歲,嚴格意義上來講,小米也是當時剛剛四十不惑的雷軍的第一次創業,但卻是第二次敲鑼。十一年前的2007年10月9日,金山軟件(3888.hk)上市時雷軍也曾敲鑼。

金山上市也成為雷軍不能抹去的心結。他曾在2014年反思:“為了上市控製業務投入,錯失轉型互聯網的關鍵時機,這是最悲慘的上市故事。”

轉而到2015年到2016年遭遇業績滑坡時,雷軍曾說小米並不急於上市,並表示“至少需要15年的時間來證明小米模式”,當時小米正在重整供應鏈,隱隱布局IoT生態,並在海外市場發力挽回銷售頹勢,最終在2017年迎來V字反彈。

小米上市的節點就顯得頗為關鍵。在重拾業績增長之後,IPO幾乎立刻被提到了時間線上。根據接近小米的相關人士透露,小米上市在2017年6月提出,隨後雷軍、周受資等與多家投行進行接觸,大致敲定了上市的節奏與安排。

另一方麵,從小米CDR招股書中指出:“如果公司在2019年12月23日前沒有完成合格上市,則自該日起,除F輪優先股股東外的其他優先股股東或多數F輪優先股股東均有權要求本公司以如下價格贖回行使該權利的優先股股東所持有的所有優先股:I、投資成本加年8%的複利及已計提但尚未支付的股利;或II、贖回時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

這意味著此前的小米融資中,上市對賭協議成為了一個關鍵部分。

推上IPO後,圍繞小米定位與估值的話題便從未停歇,隨後小米CDR生變也讓小米上市之旅變得充滿戲劇張力。香港見麵會上再次拋出兩個論調,第一是不糾結小米公司定位,小米是新物種;第二是小米CDR計劃將暫緩,全力推動港股上市。

不過即便小米上市並沒有達到市場此前的高預期,小米依然為投資者和持股員工換來豐厚回報,根據雷軍的說法,最早期投資小米的VC,第一筆500萬美元今天的回報高達 866倍,以6.3的匯率估算,這筆投資回報最終價值高達287億元人民幣。

此外雷軍在公開信中透露,目前共有超過7000名員工持有股票或期權,接近小米總員工的一半。此前3月31日,5500名員工持有以股份為基礎的獎勵,平均每位得到32831股激勵,小米上市將成為又一個造富運動。

市值表現將具有風向標意義

小米IPO發行價 17元港幣,估值 543億美元。隨著小米以下限定價,公司上市時市值減至3804億港元(約490億美元),僅略高於2014年底小米第五輪融資時的450億美元估值。

即便2015-2016年小米表現欠佳,但這一市值及隨後的股價走向依然並不是小米樂見的。早些時候,市場曾對小米給出千億美元的高估值。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中信裏昂證券、瑞信等機構給出800億到940億美元估值。此前年初時,投行內部人士還曾表示1000億美元被普遍認為是一個樂觀、合理的數字。

不過市場疲軟以及上市之後的頗多波折,小米的估值不斷回調。

與小米類似的還有美團,美團提交IPO希望上市募集資金約40億美元,估值有望達到600億美元;但市場普遍接受美團300-400億美元的估值。

鼎暉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及創始人王功權近日表示:“小米和美團IPO三個月內的股價走向,將深刻影響中國創投行業的投資價值取向。將來回顧起來就會發現,這兩個公司在這個曆史階段,具有標誌性的意義。好,則大家繼續做爆炸成長夢想;不好,則風險投資的一個泡沫時代結束。”

除開小米、美團之後,包括映客、51信用卡,同程藝龍、拚多多都紛紛選擇上市,這意味著首先開啟港股上市的小米將具有風向標意義。

上一次國內互聯網企業蜂湧海外資本市場,是在2014年。那一年互聯網科技半壁江山如阿裏巴巴、新浪微博、京東、聚美優品、獵豹、陌陌等紛紛選擇海外上市。

如果從更長的時間維度來看,小米依然足夠成功,2017年小米收入1146億元,7年時間就跨過了1000億營收門檻。雷軍6月份曾說:“小米今年100%概率是世界500強,是時間最短的公司。”

市場擴張將成既定路線

與小米股票正式開始交易相同的是,小米期貨及期權也於今日一同推出。這在港股市場並不常見。

公告顯示,小米提供多項產品選擇,包括小米期貨及期權、小米衍生權證,同時小米股份納入認可賣空指定證券的名單。

南華金融集團高級策略師岑智勇指出,這樣的安排會令發行人在上市時積極買進股份。而推出期權期貨的目的是方便投資者實現對衝,以及用不同期權策略實現操作,看好看淡都能操作。

當然,更重要的依然是小米未來將會以怎樣的狀態。雷軍表示,小米有三大策略來保證成長空間,第一是手機市場的增長空間依然很大;其次是有計劃、有節奏的品類拓展;第三是國際市場廣闊天空大有可為。

同時,小米上市之後募集的資金將主要用於三大用途,包括增加研發投入、布局IoT及全球擴張。

這也基本勾勒了小米的未來。在硬件綜合利潤率不超過5%,依靠新零售和互聯網服務賺錢的大前提下,小米需要迅速用市場擴張的方式來持續增長,以獲得投資者的認可。

首先,小米上市之後也將加速手機行業的洗牌局麵,至少擁有更大盤的資本支撐,小米將進一步與華為、OPPO、vivo占據頭部品牌,蠶食市場。

其次這種擴張將進一步體現在品類上。此前雷軍預測:“ IoT 這個板塊的增速非常之快,所以我們相信,再過一段時間以後,也許八年、十年後,我認為 IoT 業務會占到小米收入的百分之四五十。”依靠小米的龐大生態產生的用戶粘性將極大地形成完全不同的企業定位,同時也將反哺新零售的價值。目前,在小米有品這一新零售平台上線的品種已經高達2000多種

與此同時,小米將必須通過全球市場擴展來換得硬件銷售增長的持續動力,這也是支撐起互聯網服務收入的原始條件。目前2018年一季度小米的國際業務在全部收入中的占比已經達到36%。雷軍表示,小米會進一步推進國際化,盡早實現國際業務收入占全部收入的一半以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