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屬姑妄言之,大家且姑妄聽之——伊朗美國戰爭潛力分析

來源:小曾軍事 2018-07-08 14:01:33

最近,隨著特朗普宣布美國退出伊核協定,並出台了一些列號稱史上最強對伊朗最強措施的製裁措施,很多人開始推測美國是否會在下一步對伊朗動武,一時間各種說法層出不窮,至於打不打的事,彈痕畢竟隻是個圖樣圖森片的小正太,無法下預言。但這並不影響我們以旁觀者的角度,分析一下美國若對伊朗動武,伊朗麵對的整體態勢以及該如何有效反製,當然,純屬姑妄言之,當不得真。

從媒體的報導和已經披露的資料中我們可以得知,目前的伊朗擁有各型遠程打擊武器和其在中東地區排名前列的獨立軍工體係。從現有披露的情況來看,伊朗擁有射程足夠覆蓋整個海灣地區,射程可達1500公裏左右的“流星-2”係列中程彈道導彈以及射程超過2000公裏的“泥石-2”導彈,具備獨立研製主戰坦克、輕型護衛艦、導彈快艇、甚至輕型戰鬥機等各型武器裝備,在整個海灣地區具備強大的實力。然而作為一個區域大國和一個世界強國之間的對抗必然會是體係的對抗,在整體落後的情況下要靠一兩件“撒手鐧”獲得全麵勝利是非常困難的。就好像當年日本人苦心積慮的弄出的超級戰艦“大和”與“武藏”,納粹德國研製出的V-2導彈一樣,在整體局勢處於劣勢的情況下一兩件所謂的決勝兵器很難決定戰局的走向。

當然,彈痕並不是說實力有限的國家在麵對強國的打擊就隻能束手待斃,如果是這樣,世界上絕大多數的衝突隻需要統計學家就能分出勝負了。海灣戰爭前的伊拉克軍事力量占世界排行榜的第六位(也不知道是誰給排的),可42天的海灣戰爭讓伊拉克軍隊隻剩了一堆殘骸。而朝鮮戰爭爆發的時候入朝作戰的誌願軍武器寒酸得甚至遭到朝鮮軍隊的恥笑,可就是這麽一支在朝鮮人眼裏充其量就是武裝乞丐的軍隊打敗了當時世界第一的聯合國軍。要知道,百廢待興的新中國跟美國的軍事實力相差了不下五十年!條件最好的38軍還大部分戰士拿著燒火棍一樣的三八大蓋,而美軍一個軍擁有坦克430輛,一個師的師屬炮兵有432門榴彈炮和加農炮,誌願軍一個師隻有12門山炮。就是這樣,誌願軍把已經逼近了鴨綠江的聯合國軍趕過了38線,讓一向不食言的麥克阿瑟將軍“讓士兵回家過聖誕節”的承諾成了空話(其實彈痕還是很喜歡麥帥的,以前沒事老學他拿玉米芯做煙鬥)。

那麽,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是什麽呢?答案我們之前已經重複了無數遍了:人!關於人在戰爭中的決勝作用,古今中外很多軍事家都都不厭其煩的進行過強調。《孫子兵法》中就說“知兵之將,生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恩格斯也說“槍本身不會動,需要聰明的大腦和有力的雙手去操作”,而巴頓則更直接“戰爭靠武器進行卻靠人去取勝”。所以,無論戰爭發展到怎樣的地步,起決定性作用的都是人,武器固然對戰爭的進程有著重要影響,可是軍人的勇氣,智慧,統帥的睿智,人民的堅毅果敢才是戰爭勝負的決定因素。正是靠著統帥的英明決策,官兵的浴血奮戰,人民的上下一心,誌願軍才能在極端劣勢的情況下打敗不可一世的“聯合國軍”。

畢竟兩國交戰首首先開始較量的是雙方的軍人,而美軍在全球作戰中其官兵的素質有目共睹,美國西點軍校則是公認的世界上最優秀的軍官教育機構,美軍在曆次反恐戰爭中的表現也展示了他們對現代戰爭中武器和戰術原則的嫻熟運用。插個題外話,拉登藏那麽嚴實都讓他們照找出來打死了,這幫武裝到牙齒的美國大兵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彈痕對伊朗軍隊的最初認識則來源於兩伊戰爭,當時和後來的評論都大致認為這是一場用高端武器進行的低端戰爭。在長達8年的戰爭過程中,伊朗軍隊無論是在戰略部署、戰術配置、各軍兵種相互配合還是後勤保障和信息研判能力都顯得相當原始拙劣。比如在1982年,伊朗軍隊已經攻伊拉克境內,此時伊拉克方麵提出何談卻被伊朗方麵斷然拒絕,而伊朗軍隊在後續的攻勢中,兩次攻勢之間的間隔最長竟然能相隔5個月,不知彼而不知己,更沒有利用戰場優勢獲得政治優勢的敏感性,伊朗軍隊整體指揮係統的水平由此可見一斑。當然,從媒體的報導中我們可以看出伊朗軍隊士氣高漲,士兵訓練有素,這固然對在可能爆發的軍事衝突中取得優勢大有裨益。但是如果伊朗自身沒有認真汲取和總結兩伊戰爭的教訓,並從周邊爆發的曆次戰爭中獲得啟示,全麵提升自身軍官和士兵的專業素養尤其是整個指揮係統對戰場信息研判分析的能力,那麽在低效的指揮係統和敵方高效的打擊下,再勇敢再訓練有素的士兵也隻能被白白斷送。抗戰時期美國將領史迪威曾經這樣評價他接觸過的中國軍隊:中國士兵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士兵,可是他們的指揮官卻不懂得怎樣依靠他們去取得勝利,隻是白白的讓他們付出無謂的犧牲。試想,如果統帥不能明智地判斷局勢並隨時製定出應對的方案,軍官們不能很好的領會上級意圖,高效指揮戰鬥,有效協調所屬部隊和友鄰部隊的配合,那麽即使能在有限的範圍內取得一定的優勢,而由於軍官和統帥的失誤則會很快斷送這些優勢。

一個國家的總體戰爭實力,除了軍備、武裝力量之外地理位置和盟友的因素也不可忽略,打個簡單的比方,如果你住在一個易守難攻的村子裏,而你跟你那武功天下第一的鄰居關係還不錯,這時候哪怕你不會武功江湖上也很少會有人敢招惹你。而伊朗則恰恰在這兩方麵具有優勢,從地圖上我們可以看出,伊朗西與敘利亞相接,北與俄羅斯隔海相望,並扼守霍爾木茲海峽海峽。伊朗與敘利亞同為什葉派國家,當前伊朗與敘利亞政府方麵在軍事上有相當深度的合作。而為對抗美國在中東的勢力擴張,一旦伊朗與美國發生軍事衝突,俄羅斯會不遺餘力的支持伊朗。雖然目前俄羅斯自身在經濟上麵對諸多困境,能夠提供的支持可能無法像保持對敘利亞那樣的力度,但在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越來越步步緊逼的地緣封鎖麵前,俄羅斯很難坐視伊朗為美國所左右,所以當前對於伊朗而言,俄羅斯依舊是一股強勢的助力。作為扼守霍爾木茲海峽門戶的伊朗可以以此作為與整個西方談判的條件,畢竟即使美國對伊朗進行了嚴厲的製裁,但在占整個兒海灣地區90%以上的出口出口石油運輸量的霍爾木茲海峽麵前,西方世界也不得不保持慎重,對霍爾木茲海峽的有效扼守也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美國對伊朗進行一次立體登陸的可能。

以當前美軍在中東地區的駐軍情況看,如果要發動對伊朗的軍事行動,從空中展開打擊的可能性最大,因為當前美國在整個中東地區的地麵部隊數量不足以開展一次大規模進攻性軍事行動,而美國海空軍在科威特、卡塔爾、巴林等地區依舊部署有大量軍事基地,足以發起一次外科手術式的空中打擊。而且美軍極有可能開展一次類似以色列在1981年對伊拉克采取過的旨在以核設施為目標的空中打擊,麵對這種可能出現的情況,伊朗一方麵可以依靠自身擁有的彈道導彈對美軍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基地進行威懾,另一方麵,需要加速對自身防空和預警係統的改造升級。同時,也可借助與敘利亞政府在軍事上的合作關係,在敘利亞部署防空係統,一方麵增強敘利亞方麵的防空實力,另一方麵能使伊朗自身防空體係有效前出,為整體預警防空爭取更大的空間和時間優勢。

當然,戰爭是一件其複雜的事情,戰爭中總是充滿了不可預知的迷霧,戰爭的走向也受許多未知因素的影響。很多時候我們對將會發生的事情隻能以現在所已知的情況為依據,然而,這些已知的情況很可能隻是總體真實情況的冰山一角,所以彈痕本人的判斷有幾分可靠也就值得打問號了。看到這裏,也許會有讀者說了,說了這麽大半天卻還是不能得出一個明朗的答案,你這不是純屬廢話嗎?如果您已經看到了這裏,就請耐心看完。彈痕想要分享的並非是一個現成的結論,二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過程,即如何通過已知的信息對未來的情況作出判斷,雖然這個過程受限於各方麵的限製並不準確甚至可能是錯誤的,但它至少能為和彈痕一樣對這些感興趣又沒有機會接受係統學習的朋友提供一種可用的方法。如果我們對未來明確的判斷比作閃亮的金屬,那麽彈痕能提供的隻有挖掘礦石的方法,相信它若為富有天分而又善於分析的朋友所掌握,必能以此提煉出閃亮的金屬。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