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轟炸機被我軍高炮擊落:飛行員的爸爸竟是美軍四星上將!

來源:軍事浩浩 2018-07-08 14:06:54

詹姆斯·範弗裏特二世,是美軍第五航空隊第3轟炸機聯隊第13轟炸機中隊的一名飛行員,上尉軍銜,他駕駛一架雙發螺旋槳動力的B-26轟炸機。他爸爸是美國第八集團軍司令,四星上將詹姆斯·範弗裏特。二戰諾曼底登陸時,範佛裏特是巴頓率領的第8軍第4師的團長,首先攻上猶他海灘。1951年範弗裏特接替李奇微擔任第八集團軍司令,兼任聯合國軍地麵部隊司令,麾下包括韓軍在內的40萬兵力。

1952年4月3日,小範弗裏特駕駛B-26轟炸機,從群山空軍基地起飛,飛往半島西南部的黃海北道首府沙裏院地區,執行夜間低空轟炸任務。此時正值美軍的夏季攻勢,美軍出動駐韓空軍七成的兵力,對誌願軍發動了以分割前線與後方、切斷運輸線為目的大規模“空中封鎖交通線戰役”,亦稱“絞殺戰”,我軍則把這段時間的作戰稱為“反絞殺戰”。小範弗裏特駕駛B-26轟炸機在淩晨3點飛抵距離三八線40公裏的沙裏院火車站,準備趁著夜暗,攻擊鐵路編組站。負責保衛沙裏院火車站的是誌願軍191師,我軍的高炮群發現了低空飛來的美軍轟炸機,集火射擊,將其擊落。

範弗裏特是個典型的唯火力製勝論者,極力主張以猛烈火力消滅敵方有生力量。最讓他出名的是“範弗裏特彈藥量”這個詞,來源於1951年美軍對朝鮮人民軍的一次戰役。在1951年8月發動的夏季攻勢(我軍稱為“反絞殺戰”鬥爭)中,美軍先後以兩個師、南朝鮮軍五個師的兵力出擊,重點目標是攻取大愚山和白石山地區的983高地。

駐守983高地的是朝鮮人民軍第五軍團,該軍團共4個步兵師,總計1萬多人,以仁川登陸後從南方歸來的四野老戰士為骨幹的,由人民軍中將方虎山領導,方虎山將軍也曾經是四野老將。

在進攻983高地的戰鬥中,美軍集中了100多門105毫米以上的火炮,每公裏正麵火力密度超過50門,在9天時間裏發射了36萬發炮彈,平均每門炮發射2800發,每天要打300多發。此後這種高消耗彈藥量作戰被稱為“範弗裏特彈藥量”。不過此次戰鬥讓美軍損失慘重,最後也沒攻下這預定目標,這兩個高地被形象地稱為“血染嶺”和“傷心嶺”。

範弗裏特的兒子墜機失蹤半年後,他推出了“攤牌行動”計劃,發動了狙擊兵嶺戰役,也就是我軍稱為的上甘嶺戰役。美軍在上甘嶺戰役中依舊采用“範弗裏特彈藥量”,出動11個團兩個營,總兵力6萬餘人。發射大口徑炮彈190萬發,投擲炸彈5000餘枚,但以範弗裏特為首的美韓軍在我們英雄卓絕的誌願軍麵前,碰的頭破血流。上甘嶺戰役以後,美軍再沒有向我軍發動過營以上規模的進攻,老老實實地坐回到談判桌上。從此,朝鮮戰局穩定在了38度線上。

圖為1952年4月,在韓軍第二軍團成立儀式結束上,第八集團軍司令範弗裏特(右二)向韓美指揮官們轉達自己兒子失蹤的消息。

在1952年的板門店談判期間,範佛裏特曾委托美方代表向我方提出要求,懇求我方尋覓他兒子的下落。誌願軍方麵飛行重視,多方查詢,證實確有一架B26轟炸機被我高炮擊落,但墜機現場顯示,這架轟炸機被炸成了碎片,而且未發現有跳傘逃生的美方飛行員,我方推測,由於被擊落的敵機正在進行低空轟炸,被高炮命中後,飛行員跳傘逃生的機會很低,小範弗裏特可能是跟飛機一起墜落並炸毀,屍骨無存。

B-26轟炸機很有名,一開始是在二戰末期投入使用的道格拉斯A-26“入侵者”雙發螺旋槳攻擊機,A-26機頭密布的機槍是其主要特征。二戰以後,美國陸軍航空隊改組為美國空軍,按照新機型命名體製,A-26攻擊機被改名為B-26轟炸機。美軍在1952年1月在中和、黃州、典州附近投擲細菌炸彈的行徑,就是小範佛裏特所的第五航空隊第3轟炸機聯隊的B-26轟炸機執行的。再後來“入侵者”的綽號被A-6噴氣式艦載攻擊機繼承。

由於美軍的狂轟濫炸,誌願軍的公路和鐵路運輸經常在夜間進行,白天則進入掩體或洞窟隱蔽。為了擴大空襲戰果,從1951年以後,美軍將一部分B-26轟炸機改裝為夜間轟炸機,專門用於在深夜轟炸誌願軍的運輸線,B-26夜間轟炸機拆除了一半的機頭機槍陣,在機頭下部安裝了一座8千萬燭(流明)照度的大型探照燈,可進行低空探照轟炸,這在缺乏夜視儀的年代,是個很先進的轟炸戰術。B26夜間轟炸機也被誌願軍的高炮打下來一些,但更多的,是被自己的超級亮度的探照燈晃瞎了,導致墜地,機毀人亡。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