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羅》: 再創中國奇幻電影巔峰之作,為中國電影工業化正名

來源:娛樂E姐 2018-07-08 14:04:42

當下中國電影市場突飛猛進,截止6月30日,2018年中國上半年電影票房達到了320.3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7.82%,觀影總人次為9.01億,同比增長15.34%。其中,國產電影吸金189.65億,同比增長80.1%,占上半年總票房59.21%。2018年中國有望成為超越北美成為世界第一大電影市場。

現在成為中國電影人最為振奮的時代。

2018年上半年破紀錄的票房成績,也歸功於中國電影產業回歸內容本體,中國電影人更多的工作重心放在打造高質量的影片上麵。

中國電影不缺乏優秀人才和技術,在突飛猛進,甚或稱得上喧囂的中國電影市場商業化的前10多年,我們獲得了井噴式的發展,也透支了紅利。多產而又粗放的電影市場商業化前期已經過去,接下來的市場應該趨向於規範化和專業化,電影人應該更需要專業化,電影更需要類型化的龍頭代表作品。

電影市場百舸爭流,需要類型化電影作品代表作品。其實,在過去的十幾年國產電影商業化進程中,已經有相當多的類型化電影代表作品。喜劇類的《囧途》係列,恐怖類的《京城81號》,文藝類《烈日灼心》、《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懸疑類《心迷宮》、《解救吾先生》,黑色類《瘋狂的石頭》,神話類《西遊記》係列。說到玄幻類,中國的傳統文學以及網絡文學提供了大量的IP富礦,烏爾善版《尋龍訣》在故事層麵、特效技術層麵為奇幻IP改編電影立了一個標杆,改編自《聊齋誌異》的《畫皮》係列,在貼合原作基礎、民族玄幻印象、技術呈現上,成為傳統文學改編電影的巔峰之作。而電影《阿修羅》則在原創奇幻IP,特效技術呈現上,在奇幻類型電影領域,成為新的標杆代表作品。

奇幻作品需要一個複雜而龐大的世界架構。西方《指環王》係列小說有曆史和民族文化基礎,改編電影後成為經典,中國的《西遊記》係列亦是如此。電影《阿修羅》不走尋常路,以佛教六道輪回理論為根基,原生了一個複雜龐大的奇幻宇宙。

在佛教理論中,六道輪回代表著靈魂修行的六種境界(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在電影《阿修羅》裏,將六種境界具像化為六個世界(天界、阿修羅界、人界、魔獸界、餓靈界、煉獄界),每個世界有著不同的生物種類、運轉法則。三頭一體的阿修羅王(梁家輝飾演欲望之頭、劉嘉玲飾演謀略之頭、吳磊飾演洞察之頭)挑戰天界失敗,吳磊飾演的洞察之頭墜落人界成為放羊小子,成為阿修羅王和反叛軍爭奪的目標。

在電影《阿修羅》裏,主要故事集中在阿修羅界、人界之間,天界、魔獸界、餓靈界、煉獄界相撫。六大世界各有特點,天界的無限生機、人界的祥和、阿修羅界的欲望、魔獸界的弱肉強食、餓靈界的陰冷、煉獄界的殘酷恐怖;著眼到每個世界的運轉,主戰場阿修羅界的帝國秩序上至阿修羅王,下至仗劍武士,奇怪生物沒招沒落、刑天靈獸、霓火螢蟲、飛羽蟬劍,最終決戰時天界、魔獸界、煉獄界、餓靈界等等各世界的輪番展示,都讓《阿修羅》的世界觀細致入微的呈現出來。

脫胎於六道輪回幻化而生的六大世界頗費心機,讓這各具特點的世界發生關聯,就需要一連串事件,讓苦心打造的六大世界更為鮮活,吳磊飾演的羊倌如意的曆險則成為串起這六個世界的主線。

在標準的劇本打磨中,主角需要推進故事發展,在其人物性格、情感變化上,需要有階段性的成長,這在電影《阿修羅》中也同樣做的極為標準。最初生活在人界,不諳世事的放養小子如意,所有的生活都無拘無束,有慈祥的奶奶,熱鬧的馬戲,親切的大叔,世界或許會永遠這樣的美好。屍婆羅的出現打破了寧靜,在進入到阿修羅界之後,曾經的赤子,開始體驗到欲望和陰謀,明白了自己身處險境。慶幸的是,在小怪物圖卡的點撥下,如意還是拜托了阿修羅王的欲望蠱惑,加入了反叛軍。最終在和阿修羅王穿越六界上演決戰,實現了人性的救贖和命運的新的輪回。

正是吳磊飾演的阿修羅王洞察之頭轉生為如意的這一角色在六界的曆險救贖之旅,將《阿修羅》這個原生的宏大奇幻世界變得鮮活,才具有了像《指環王》裏的中土世界那樣完整而又寫實。奇幻作品,不管是文學,還是電影,能夠完成一個虛擬的宇宙的塑造,上至運作體係,下至人物命運,花草動物,萬靈叢生,都是非常耗費心力的一個工作,《阿修羅》做到了。

構建出的龐雜的《阿修羅》奇幻世界令人歎為觀止,而如何通過影像呈現出來,對任何電影製作團隊來說,都是需要麵臨的挑戰。我們可以拿詹姆斯卡梅隆打造經典科幻電影《阿凡達》來作為參考,從2005年3月開機,到2007年4月16日殺青,整整耗時2年。在10年前的電影製作中,卡梅隆還沒有如今的拍攝製作技術。10年後的今天,電影製作技術早已取得跨越式的發展,而全球化製作模式已經更為成熟。電影《阿修羅》的拍攝和特效技術也是得益於此,特別是中國電影在技術和資金層麵的商業化和國際化。

《阿修羅》的製作團隊來自35個國家的200多位國際頂級電影工作者,這其中有《速度與激情》、《指環王》、《權利的遊戲》、《瘋狂麥克斯》等特效經典大片的主創人員及奧斯卡獲得者。負責《阿修羅》服裝設計的Ngila Dickson 曾憑借《指環王》三部曲連奪兩屆奧斯卡獎,這樣一個大神級人物對《阿修羅》中奇幻世界的打造可謂功不可沒。全片500多套服裝,每一件服飾都獨一無二。“塑造好一個世界,首先要塑造好每一個獨立的個體。”Ngila說。

電影《阿修羅》導演是加拿大華裔導演張鵬,好萊塢浸淫多年,代表作品包括《地獄男爵》、《海扁王》、《暮光之城1,2》、《王牌特工1》。該片的美術總監曾獲得奧斯卡最佳美術小金人,《加勒比海盜4》、《霍比特人1》、《環太平洋1,2》等代表作品中的美術設計讓人歎為觀止。而該片的特效製作總監更是頂尖水準,是好萊塢導演大衛芬奇的禦用視效總監。《阿修羅》的後期特效除了好萊塢特效團隊的鼎力加盟,還有1600多位國內年輕特效工作者的專業和創意。

如此國際化和精英化的製作團隊,讓《阿修羅》龐雜的奇幻世界成為大銀幕上絢爛的畫麵,也是中國電影工業化、標準化、規範化的一次集中呈現。7.5億人民幣製作成本,183天拍攝,後期製作周期15個月,全片2400多個特效鏡頭,《阿修羅》為中國電影工業化破局!

中國電影市場已經取得了迅猛發展,中國電影仍然需要龍頭,需要每一個類型電影經典,都有破局者,來證明我們的中國電影工業化的真實水準。《阿修羅》足以成為中國奇幻電影的類型代表,也代表了中國電影工業化的真實水準。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