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訓機構亂象:無證無照無資質 超範圍經營 - 今日頭條

校外培訓機構亂象:無證無照無資質 超範圍經營

來源:中國日報 2018-06-14 00:00:00

三部門聯合督查 重點指向六類問題

規範校外培訓機構、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是今年教育領域的重點任務。按照教育部通知,各地要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全麵摸底排查工作。而為了掌握第一手情況,由教育部牽頭,會同民政部、市場監管總局組成七個督查組,分赴各地進行明察暗訪,督促工作進展。

教育部這次督查行動,重點指向校外培訓的六類問題,包括培訓機構存在重大安全隱患,沒有辦學許可證和營業執照或證照不齊全,出現超綱搶跑和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培訓機構培訓成果與中小學招生入學掛鉤,中小學校不遵守教學計劃、非零起點教學等行為,中小學教師課上不講課後到培訓機構講,或者誘導逼迫學生參加校外機構培訓等行為。

無證無照 河北滄州校外培訓機構悄悄培訓

教育部等部門正在開展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專項治理,記者日前在河北滄州、浙江金華等地調查發現,在當前專項治理的背景下,個別校外培訓機構無證無照仍在悄悄培訓。

在河北滄州“塞納左岸”小區的底商,記者發現一間門臉大小的一家校外培訓機構,門頭上被拆下的“棉紡廠輔導班”的字樣依稀可辨。白天這裏大門緊閉,但是到了晚上6點以後,這裏就有許多中小學生趕來上課。記者在門口,和送孩子來補課的一位家長攀談起來。

記者 :是補課吧,你家孩子幾年級呢?

河北滄州 塞納左岸小區底商棉紡廠輔導班 學生家長 :五年級。

記者 :補什麽,補語文還是補數學啊?

家長 :三門都補。

記者 :多少錢?

家長 :半年3400元。

記者 :就是每天都來嗎?每天下午?

家長 :每天都來,放了學就來。

記者 :怎麽牌子都沒有,輔導班的牌子。

家長 :人家現在不許輔導班。

記者 :啊,不許,那偷偷摸摸幹?

家長 :不是,有些人亂告人家,人家教得是真好。

記者 :有證有照嗎?自己開?

家長 :咱不知道。

記者 :有沒有證照你都不知道。

家長 :咱知道那個,教孩子好,就行唄。

隨後記者走進室內,大約20多名小學生在寫作業,一個中年婦女正在給他們批改作業。她告訴記者這個輔導班無證無照,因為近期專項整治,才把門上的招牌緊急拆下來的。

記者 :今天晚上幾點上課?

河北滄州 塞納左岸小區底商棉紡廠輔導班 補課老師 :就是放學以後。

記者 :6點上到幾點啊?

老師 :什麽時候會了,什麽時候弄完了再走。

記者 :幾個老師啊?

老師 :4個。

記者 :你這正規嗎?

老師 :不正規。

記者 :你(輔導班)有證嗎?

老師 :沒證。

記者 :那沒證,教育局查你怎麽辦啊。

老師 :那你就去找正規的去吧。

缺乏辦學資質 浙江金華校外培訓機構忽悠學生家長交錢

除了河北滄州,在浙江金華記者調查發現,這裏校外培訓機構沒有辦學資質的現象也是普遍存在。

在浙江金華市區賓虹路與雙龍南街交叉的雲都廣場5層,這裏有多家校外培訓機構。這家“星火教育”的培訓機構,從室內到室外,張貼著巨幅學生喜報和錦旗,在一側的牆上也公示著民辦培訓的許可證。記者以家長身份,說明孩子的成績,並明確需要一對一輔導後,這位谘詢老師針對性地勸說記者。

浙江金華 星火教育賓虹校區 谘詢老師:小學三四年級,最好是一對一,養成習慣是最好的,很快期末考試了。

記者 :暑假開始呢?

谘詢老師 :最好現在就開始,因為可以讓老師,迅速的幫他拎一下(學習成績)。

隨後,記者谘詢星火教育的辦學資格時,這位谘詢老師表示,合法培訓機構證在大堂有陳列,而自己的機構是連鎖品牌教育機構,辦學資質和師資都是領先的。

浙江金華 星火教育賓虹校區 谘詢老師:我們在這邊做了15年了,全國有208家。我們對教研師資把控是很多的,一對一全國領先,老師哪裏都有,但是金華的老師不用。

記者調查發現星火教育在金華市共有兩個校區,一個是位於回溪街的回溪校區,一個就是位於雲都廣場的賓虹校區。放置在雲都廣場賓虹校區內的辦學許可證上的辦學地址,寫的卻是金華星火教育谘詢有限公司江北分公司,並非賓虹校區。工作人員說,賓虹校區內的消防設施都已經安裝完畢,之所以沒有辦理辦學許可證,是因為實際條件不允許。

浙江金華 星火教育賓虹校區 工作人員:他們(雲都廣場)的消防有問題,所以一直沒辦下來,我們自己的消防已經全部做好了。

星火教育賓虹校區的辦學許可證,根本不是雲都廣場的這個地址。這樣的辦學許可證可以嗎?記者向金華市開發區教育局進行了電話舉報。

記者 :證上的地址和他的辦學地址是不一樣的,這樣是合法的嗎?

浙江金華 金華市開發區教育局工作人員 :是非正常狀態。

記者了解到,金華市《規範市區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辦學的通知》第三條明確規定:“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要按照審批機關核定的機構名稱、辦學地點辦學。不得自行合並或設立分支辦學機構,不得擅自改變或者增設辦學地點”。這樣看來,星火教育機構賓虹校區的辦學許可證地址和實際地址不符,以目前的情況看,是不能進行中小學生的課外輔導的。

隨後,記者來到雲都廣場4樓的一家叫私塾教育的校外培訓機構,這裏的牆上沒有懸掛任何培訓機構的資格證書。記者同樣谘詢辦學資質的問題,這位谘詢老師這樣回答記者。

浙江金華 私塾教育 谘詢老師:我們這邊以前全部弄好了,然後消防來檢查,消防來檢查要改消防通道,就這一點。

記者表示詢問過雲都廣場內其它校外培訓機構可以通過消防驗收,這名谘詢老師立即進行反駁。

浙江金華 私塾教育 谘詢老師:星火(教育)就是打廣告的,星火(教育)它也沒有證的,4樓以上不能辦學,你不懂嗎?

然而記者發現谘詢老師在忽悠學生家長交錢,讓孩子參與補習時,可是絲毫不含糊。

浙江金華 私塾教育 谘詢老師:你相信我的話,你可以把孩子帶來,我建議你也不要交一點點錢,試試吧,你就大大方方(交錢)。

校外培訓熱 誰來給退燒?

課外培訓和輔導,本是正常的需求,但是如果缺乏政策監管,過度和無序發展,最終受傷害的還是家長和學生。與此同時,正規培訓輔導和托管資源的供給不足,也讓家長在麵對三點半就放學的孩子時很頭疼。

超範圍經營以輔導之名打擦邊球

這是位於江蘇省南京市雲南北路上的一家教育機構,樓道裏有寫著名師指引、線上課程等字樣的廣告。當記者以家長名義谘詢小學生培訓時,一位老師這樣回答。

培訓機構老師:我們這個不是培訓,我們這邊是托管,可以來寫作業平時。

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中,記者確實查到一家相同名稱的機構,但它登記的經營範圍是書刊教輔和教育谘詢等,沒有托管服務這一項。據知情者透露,在教育培訓市場,證照資質不全或超範圍經營的現象非常普遍。

三部門聯合督查組華中組組長 左華榮:社會培訓機構確實有亂象,有亂的一麵,另一方麵社會又有需求,實際上也是對教育的供給,我們還不能夠一打了之,一方麵要注意到依法治理,同時教育還要專業治理,也要綜合治理。

教育部:破解“三點半”難題滿足課後托管需求

對於很多雙職工家庭來說,三點半放學的孩子無處安放,課後托管的確存在需求,怎麽解決?從去年起,教育部要求各地以政府學校資源為主導破解三點半難題。到今年春季開學,絕大多數省份都已出台課後服務方案,在上海,97%的公辦小學已開設課後服務,年底可實現全覆蓋。

上海長寧實驗小學校長 潘宗娟:我們做過問卷統計,當時我們學校有百分之三十的家長放學後都(送孩子)到機構裏去了,我們實施看護以後呢,其中大概有一半的家長確實回流了。

家長焦慮如何化解

在校外培訓熱的背後,有一個流行詞叫家長的焦慮,明明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輕鬆一點,但是一看周圍的孩子都在補課,隻好也奔忙在補習路上。如何化解家長的焦慮,需要教育部門和家長共同努力。

這是三部門督查組在河南鄭州調研一家培訓機構時,隨機邀請幾位家長舉行的小型座談。

三部門督查組調研人員 :現在上了幾個班?

家長:現在還是上四個,我們沒有太多也沒有太少。

三部門督查組 調研人員: 你是幾個?

家長 :四個,都是放在周末。

三部門督查組調研人員: 那怎麽安排?

家長 :上午下午,上午下午。

三部門督查組 調研人員:孩子班上(同學)普遍都上幾個班?

家長 :差不多都這樣。

三部門督查組 調研人員: 一個班都不上的多不多?

家長 :我覺得應該有吧,但不多。

記者在上海、山東等多地進行調查采訪後發現,很多城市家庭都為課外培訓付出了極大的時間精力。有位上海家長調侃說,現在上三個培訓班是最基本的標配。

上海家長 曹麗靜:這就是一個劇場效應,別的孩子坐著看,後麵孩子站起來看,那我們到最後就必須一浪推一浪,站在椅子上看,這就是一個劇場效應。

這次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把切斷培訓成果和中小學升學之間的聯係作為重中之重。成都等地叫停了各類學科杯賽,上海出台嚴厲措施,一經查出招生升學和培訓機構有關聯,對相關學校要削減招生名額和扶持經費。在天津的治理方案中,對小升初入學中的學生麵談、家長麵談等行為一律禁止。

校外培訓治理家長轉變觀念是根本

這些措施落地之後,對校外培訓的亂象無疑會有一定遏製,但家長的長遠壓力顯然不會馬上緩解。

很多教育專家都認為,要根本改變校外培訓的無序現象,家長的觀念轉變才是最根本動力。真正改變校外培訓亂象,不是哪個部門出台幾項措施就能實現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既需要越來越公平的教育環境做保障,也需要係統化、科學化的教育改革做引導。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