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高考40年 製度變革初心不變

來源:人民網教育 2018-06-14 09:32:00

2018年某地高三學生在高考動員會上,把紙飛機擲向天空,放飛夢想。新華社供圖

改革開放40年來,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以下簡稱“高考”)是億萬名中國青年的共同經曆與深刻記憶,是激發學子們刻苦攻讀的製度支柱和原初動力。高考對於推動中國教育發展和經濟起飛、維護教育公平與社會穩定具有重要作用。

開放40年

恢複高考意義重大

1977年恢複高考,既是中國現當代史上的一個重大事件,也是中國教育發展史上的一個特殊轉折點,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高校招生考試史上一個最具標誌性的事件。

對於教育戰線來說,1977年恢複高考是撥亂反正的重要突破口。它是破除教育界“兩個估計”思想枷鎖的序曲,被“文革”破壞的學校教育製度、教學秩序也因此由混亂轉向正常。社會選材理念不再以出身論高下,注重學識重新成為選材理念,全社會重新樹立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風氣。廣大知識青年壓抑已久的學習熱情和奮鬥意識被點燃了,並由此具有了公平競爭、改變人生命運的機會。

在“兩個凡是”的極左思潮尚未打破的情況下,高考製度開始恢複,其意義遠超出教育領域,它對思想領域、政治領域、經濟領域及其他戰線的撥亂反正和後續改革產生了極大的促進作用,為我國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的發展奠定了思想基礎、文化基礎和人才基礎。

重溫40年

高考改革曆程艱辛

改革開放40年來,高考製度的改革與發展大致可分為四個階段。

1978年至1984年為製度恢複期,高考製度一邊恢複和發展,一邊開始初步改革。1978年為夏季考試,秋季入學。從1978年開始實行全國統一命題,高考命題權上收至教育部,省、市、自治區組織考試、評卷。1977年隻有4門考試科目,文科考語文、數學、政治、史地,理科考語文、數學、政治、理化。20世紀80年代中期,理科高考科目增至7門,文科增至6門。1978年公布或通知考生成績,且考生可以申請查卷。

這個時期,招生計劃分配方式初步有所突破,傳統的“統招統分”體製開始向“定向招生,定向分配”發展。為避免僅憑分數選材,1978年國家提出“打破常規選人才”的招生工作意見。省市學科學習競賽中成績特別優秀的,可以不經高考直接根據誌願進入高校;單位或個人可向當地招生委員會推薦優秀人才,高校對這些被推薦者進行考核後決定是否錄取。這是後來的保送生政策的緣起。

1985年至1998年為改革調整期,國家開始全麵探索高考改革路徑,改革或調整傳統高考製度中的諸多要素。比如,逐漸改變國家計劃招生和免費上學製度;突破了全國統一命題方式,並強調命題要注意考查考生的能力;標準化考試、電腦評卷和標準分製度逐步施行;高考科目數量總體趨於減少;高校自主錄取權進一步擴大。

1999年至2013年為擴招發展期,以擴招為特征和中心點的考試招生製度改革啟幕。對於中國高等教育和高考製度來說,1999年是一個轉折點。當年,高考錄取率從1998年的35%左右驟然增加到54%左右,提高了將近20個百分點。同年2月13日,教育部發布《關於進一步深化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製度改革的意見》。

從1999年開始,教育部試點並推行“3+X”科目設置方案。考試方式、高考次數、分省命題、自主招生等也在不斷調整或改革。招生計劃分配更加均衡、公平,2008年開始實施“支援中西部地區招生協作計劃”,2012年開始實施“麵向貧困地區定向招生專項計劃”。“異地高考”因為2012年的《關於做好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後在當地參加升學考試工作的意見》出台,成為高考改革重點、難點和社會關注熱點。接下來,各省陸續製定了“異地高考”方案。

2014年至今為試點深化期,新一輪高考改革方案開始試水。2014年9月,國務院頒布《關於深化考試招生製度改革的實施意見》,製定新一輪考試招生製度改革方案,高考改革由此進入新階段。本次改革既考慮了促進公平又考慮了科學選材,是1977年恢複高考以來有關考試招生特別是高考最為全麵和係統的改革,從考試科目、考試內容與形式、招生錄取機製等方麵進行了全麵改革。

細看40年

高考改革不斷“變臉”

改革開放40年,無論是中國的經濟還是教育,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其間,高考鐫刻著一代代學子的記憶,也鐫刻著一個國家和民族砥礪前行的印跡。40年間,高考不斷在“變臉”。

考試時間有變。1977年的高考在12月份進行,1978年則在夏季,後來大部分年份固定在7月7、8、9日,2003年開始改為6月7、8日。

高考命題與評卷組織有變。1977年是分省命題,各地級市評卷。其特殊之處在於,這是中國高考史上唯一分省命題卻由各地區評卷的高考。1978年,實行的是全國統一命題,分省評卷。1985年,上海市單獨命題,接下來分省命題製度得到推開,2004年11個省市分省命題,後來最多擴展至16個省份自主命題。2015年,又恢複到全國統一命題,到2016年,26個省份回歸到全國統一命題。

報考條件有變。1977、1978年,規定高考報考年齡不超過25歲,部分放寬到30歲。但從入學之後新生的年齡差來看,參加考試的考生年齡差異很大。為了盡可能讓“老三屆”考生有更多機會,實際報考中超過30歲的考生大有人在。直到1980年以後,“25歲以下”和“未婚”的限製條件才逐漸在高考報名環節被長期執行。隨著終身學習理念的深入,2001年,這兩個限製條件被取消,高考成為“終身教育考試”。

考試題型有變。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高考中大部分采用記憶類題型和填充題型。20世紀80年代中期,英語科目開始引入標準化考試,出現選擇題,後來運用到所有學科。語文高考作文命題變化更大,每年都吸引很多社會關注。高考作文一開始為寫記敘文或讀後感,20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流行材料作文,近年來,作文命題更加多樣化。其實,無論如何變化,目的都是為了考查學生的求異思維和想象力,考查學生的素質。

高考科目有變。除前述科目變化外,1999年高考科目逐漸發展為“3+X”,後來各省份逐漸固定為“3(語、數、外)+2(文綜、理綜)”。2014年,在新一輪考試招生製度改革的綜合改革試點上海、浙江,實行“3+3”模式,不分文理。這表麵上看是考試科目改革,卻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效果,因為它直接影響到了中學的教學組織形式、高校招生的科目要求、不同選考科目成績的等值和換算、選科人數等。

錄取方式有變。1977年實行的是分段錄取,1984年開始實行分批錄取,1999年開始實行網上錄取。網上錄取不僅比原來各高校招生人員奔赴各省份錄取現場調閱紙質檔案錄取大大提高了效率,而且在相當程度上擋住了招生中的不正之風。2008年,平行誌願投檔錄取模式開始實行,原則是“分數優先、遵循誌願”,避免了信息不對稱的考生因為誌願填報不當而高分落榜。2015年,開始逐漸合並錄取批次,2017年有些省份合並了本科二批、三批錄取批次。繼2016年上海合並本科一批、二批錄取批次後,2017年山東、海南等地將一批、二批合並為“本科普通批”,不在錄取中區分高校的等級。

總體來說,與考試技術相關的高考改革,比較容易取得成功,如網上閱卷、網上錄取等。而製度性的改革往往曆經反複,比較曲折。

總覽40年

高考改革初心不變

從恢複高考初期的製度設計,到今天的改革,高考多變。但是,高考也有不變。

仍采用總分錄取模式。公平競爭、擇優錄取是考試招生製度的根本,雖然總分錄取模式有“唯分數論”之嫌,但它最為社會大眾所接受,平行誌願投檔錄取模式便是一個例證。

仍采用分省定額錄取模式。高考製度一直秉持“區域公平”原則,通過區域配額調控各地考生的高等教育入學機會,並對中西部地區實行招生錄取傾斜政策。因為京、津、滬三個直轄市的高考錄取分數遠低於一些人口大省與考生大省,該政策飽受批評。在高考錄取中,考試公平與區域公平是兩難選擇,加上各地發展不均衡,分省定額錄取模式沿用至今。也正因為分省定額錄取模式,全國統一命題或分省命題,抑或全國統一命題但使用不同考卷,都不會影響高考錄取大格局。

高考競爭依然激烈。1977年恢複高考當年,高考錄取率僅4.8%,2017年則高達80%以上。中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也不斷攀升,於2002年達15%,邁入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2016年已達42.7%。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50%時,便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盡管如此,40年來,高考競爭的激烈程度依然沒變,考生和家長的緊張程度沒變。上本科院校尤其是名牌大學,是高考競爭的主要表現。

統一考試依然重要。保送生製度、自主招生製度、綜合素質評價等,意在彌補完全依靠高考分數錄取的不足,但這些招生方式在總的招生中占比不高。隨著將來這些方式比重加大,統一考試成績會逐漸減輕其絕對權重。但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中國人高度重視甚至過度重視名牌大學的價值觀不會變,誠信體係還有待於完善。在這種情況下,統一考試應該還是中國高校招生的主要依據,統考成績依然重要。

考試招生製度是國家基本教育製度,是人才培養的樞紐環節,關係到國家發展大計,關係到每個家庭的切身利益,關係到億萬名青少年學生的前途命運。40年來,以高考為核心的考試招生製度為學生成長、國家選材、社會公平作出了曆史性貢獻,對提高教育質量、提升國民素質、促進社會縱向流動、服務國家現代化建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盡管高考製度麵臨不少挑戰,但它的權威性、公平性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改革開放40年,高考製度是適應中國國情的考試製度,必將在為高校選拔合適的人才、保障教育和社會公平、促進社會階層流動、維護社會穩定等方麵,繼續發揮重要作用。(劉海峰 劉亮)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