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樣的人才擁有優質的人生

來源:新浪教育 2018-06-14 10:40:00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海豚學社”,一個AI時代的普惠商學院。社長清風,原中大MBA副教授,清華學霸,學數學的文藝狗,離開體製獲得成功的連續創業者。

01

1998年,6月5日。

那年,我19歲。

在一個炎熱的中午,騎著自行車回到家。那個上午,我跑了8家客戶,一一被拒。

“我們店不需要的,你走吧。”

“高中還沒畢業呢,你懂啥?”

“什麽,你保送清華,騙人的吧?”

吃完午飯,我躺在床上,想起了上午別人的冷嘲熱諷,眼中不禁泛起了淚花。我想不通,再過3個月就要去清華上學的我,為什麽還要受這種委屈?

那年,我19歲,讀高三。作為重點高中成績最優秀的學生之一,我拿到了清華保送生的資格。

閑不住的我,在報紙中縫的豆腐塊裏麵,找了一份“臨時工”。老板姓黃,是一個想法挺前沿的創業者,主營工商注冊代理和人員招聘代理。

我的任務是掃街,一家家拜訪沿街店麵和企業,尋找需要人員招聘的客戶。

也許是這個想法太前沿,也許是那時候的我太稚嫩,經常一天天無功而返。6月的杭州異常炎熱,我就這樣騎著破舊的自行車穿梭於杭州的大街小巷。

那個夏天,我經曆的是冰火兩重天。拿到清華保送資格,讓我欣喜若狂,這是所有高三學生的至高夢想;而下一個瞬間,我遭受的是質疑、白眼和戲虐……

我每天唯一的感受就是撕裂和煎熬,我就像一個被拋向空中又狠狠砸在地上的陶瓷罐子。粉身碎骨後,我明白一個道理——

“離開你的主場,你啥也不是。”

三個月後,我進了清華。在那個四年裏,我比高中時學習更努力。不是因為身邊同學更優秀,而是因為我知道,世界很大,生活不易。

在考場上,我們是神話;在商場上,我們就是個笑話。

02

2015年,1月20日。

那年,我36歲。

淩晨3點,我做了一個“噩夢”。我夢到了10年以後的自己。

在上海,孤零零的,什麽都沒有。沒有房、沒有車、沒有工作、沒有社保,沒有孩子,父母80歲了,連自己最愛的寵物狗波波也離開了自己……

就在三年前,我還是985大學商學院的MBA老師,風光無限,受人尊敬。在廣州,我有房有車,生活無憂。沒想到,最後竟然落魄到這個田地。

醒來後我大哭了一場,直到清晨。

那年,我36歲。辭職創業的第三年。創業頭幾年的壓力,讓我喘息都很艱難。

“徐老師,你有實戰經驗嗎?”

“你們團隊有金融行業工作經驗嗎,還是隻是看看書的呀?”

“你又不是大公司出身,我們憑什麽相信你?”

“徐老師,你可要好好做啊,很多人等著看你笑話呢!”

以前,在講台上,你高高在上,學生都會尊敬地稱你一聲“老師”。但是,當你離開這個平台,回到業務上,別人仍然要就事論事,看你的業績。而你,隻是這個行業的新入者,一切都要重新積累。

我沉到了穀底。

每一次,離開你的主場,就是自我歸零。你會發現自己被否定得像個嬰兒,想往前挪一小步,都會讓你心力交瘁。

在新的領域,我就是個嬰兒。

03

2018年,2月3日。

那年,我39歲。

已經衣食無憂的我,開始又一次創業,開始做自媒體。

那天,我在家裏錄製音頻節目。10分鍾的音頻,我錄了1個小時,還沒錄完。一段2分鍾的音頻,有一次停頓和結巴,就要重錄。我本來嗓子就不好,一段話要說上10遍,我失去了耐心。

我重重地把話筒扔到地上,忍不住罵了句髒話。

原來,錄製音頻和上課,這麽不一樣。

我以為我當了6年老師,深受學生喜歡,講話是我的強項。但是沒想到, 錄製音頻那麽費事。

我的語言習慣,說話有很多停頓,邊思考邊說話。這些在上課的時候,都不算啥,學生可能還喜歡這樣的風格。但是,一旦錄音音頻節目,場景就不一樣了。

隔行如隔山。在新的領域,我連“說話”這件最基本的事情,都不會了。

看到85後、90後的自媒體,都有聲有色,一下子幾百萬的粉絲,我覺得自己很失敗。

“風哥,你的人設太精英了,別人都夠不著,不適合做自媒體。”

“你搞金融的,弄個股票私募,管上幾個億,碰上牛市,收幾千萬上億的業績提成,不是挺好的,幹嘛湊自媒體這個熱鬧?”

“寫幾篇文章,能賺幾個錢?寫得不好還被人罵,犯得著嘛?”

“這些都是草根幹的事情,你不適合這個行業的。”

再一次離開主場,再一次深陷窘境。

的確,在事情做成之前,你無法說服任何人:你是可以成功的。

但是,不這樣做,你永遠不知道自己能力的邊界。

當你已經衣食無憂,是否應該繼續啟航。沒有人有標準答案,隻有夢想才能在深夜告訴你答案。

04

然而,這一切,都不是無謂的。

1998年,雖然我還是一個高中畢業生,但相比同齡人,由於提前明白了社會的殘酷,我會更加珍惜大學的時光。

那時候的我,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稚嫩的高中畢業生。

2015年,雖然我隻是剛創業的年輕學者,但由於勇敢地踏上了社會、衝向了市場,我已經學會了理論結合實際,慢慢習得從零到一的精髓。

那時候的我,已經不僅僅是一個隻會寫論文的年輕學者。

2018年,雖然我還是一個私募基金從業者,但由於開創了新事業,能夠讓我擁有了新的視角去看待這個世界。我慢慢理解了做互聯網和自媒體項目的難點,同時,也體味到了它們的精彩。

我開始理解和年輕人在一起的重要性,我努力讓自己混跡在他們中間;我開始懂得大眾眼光的重要性,學習如何用大眾的視角看待世界;我懂得了要做一款互聯網產品,你作為產品經理應該具備的能力和素質。

我看到了更廣闊的天地。

那時候的我,不僅是一個離開體製獲得成功的創業者。當你補足了你的短板,你會發現,你的能力是1+1>2的效果。

這,就是成長。

我們經常說,你走過的路,沒有一條是白走的。

喬布斯從裏德學院退學後,並沒有離開學校,而是又在學校呆了一年多,學習自己喜歡的課程,期間他學習了一門書法課。

作為業餘愛好,書法,看似是無用的技能,但對喬布斯後來在Mac操作係統上的成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學到了襯線字體和無襯線字體,怎樣在不同的字母組合間調整其間距,以及怎樣作出完美的版麵設計。

這其中所蘊涵的美、曆史意味和藝術精妙之處是科學無法捕捉的,這讓我陶醉。

如果我大學的時候從沒有上過那門課,Mac計算機裏絕不會有那麽多種字形以及間距安排合理的字體。如果不是 Windows 抄襲了 Mac,那麽很有可能所有電腦上也不會有這些。”

喬布斯在學這門課的時候,隻是覺得很優美,沒有想過以後會有什麽用。可是,恰恰是這段經曆,培養了他非凡的藝術品位,而字體本身,後來也成了 Mac 的一項核心優勢。

勇於觸碰那個未知世界,哪怕是沒有計劃的,哪怕是讓你生怯的,但是,

在這個世界裏,你的每一個彷徨、疑慮、挫折,每一份痛楚、煎熬,每一段不經意的旅程、繞遠的彎路,在人生的某個時刻,都會證明它的意義。

生命不曾虧待任何一個有溫度的瞬間。

05

你的成長並不在你的“主場”

領導力和組織變革大師諾埃爾·蒂奇提出過著名的“行為改變理論”。他認為,任何人在自己的個人成長中,都存在三個區域:

舒適區;學習區;恐慌區

所謂舒適區,就是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套知識和技能,可以輕鬆地應對自己目前在做的各項事情。甚至,不僅是能夠輕鬆應對,還被周圍的的人奉為榜樣,受到特別的尊敬。

所謂學習區,就是從舒適區跨出的一步,進入自己的“未知領域”。由於自己目前擁有的一套知識和技能在這個區域已經不適用了,所以,會帶來各種新的麻煩,需要你重新花費精力去學習和探索。

所謂恐慌區,就是從學習區再往外跨出一步,在這個區域,不僅僅是你擁有的一套知識和技能體係完全不適用了,而且,在這個世界裏正在發生什麽,接下來會怎樣,已經完全超越了你的理解能力和控製力。甚至,一不小心,就會給你帶來生理或心理上的不適和痛楚。

一個人如果希望成長的話,就要讓自己跳出舒適區,跳出自己的“主場”,讓自己活在學習區。

很多時候,我們隻是恰巧擅長某一個行業某一份工作,或者隻是運氣好;離開主場,你啥也不是。

那些長期呆在自己“主場”的人,本質上是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區中,日子雖然過得舒適、快意,甚至覺得自己是“王者榮耀“,實際上,是在原地踏步。

在今天這個時代,沒有進步,就是退步。

逼迫自己走出舒適區,去觸碰困難,去遭遇瓶頸,去接受挑戰,都是好事。實質上,就是在逼迫自己學習,激發自己成長。

某種意義上,走出舒適區,你就已經成功了一半。因為,你已經在拓展自己的能力邊界。

隻有不斷拓展自己的能力邊界,你才真正會成為強者。

優秀的人,都會對自己狠一點。走出舒適區,離開主場,或許會有冷嘲熱諷和深夜的哭泣,但是,這才是成長的最好證明。

這樣的人,才配擁有優質的人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