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超額續作4630億MLF 結構性調整不改貨幣政策中性

來源:新浪新聞 2018-06-07 03:23:00

原標題:央行超額續作4630億MLF 結構性調整不改貨幣政策中性

本報記者 張奇 北京報道

MLF超額續作

6月6日,央行開展4630億元一年期MLF操作,利率持平於上期,對衝到期後MLF餘額新增2035億元。當日無逆回購操作,逆回購到期1800億元,總體上央行當日向市場淨投放235億元。央行疊加近期擴大MLF擔保品範圍的政策,有助於改善各層級之間的流動性結構性不平衡的狀況。多位分析人士認為,該政策結構性意圖明顯。市場也普遍認為,MLF超額續作疊加擔保品擴圍,對債券市場形成一定利好。(張星)

導讀

此次央行適度擴大MLF規模,有利於在半年末時點緩解銀行體係資金缺口補充壓力,引導商業銀行釋放貸款投放空間,可以有效滿足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保持信貸規模平穩適度增長。

6月6日,央行開展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4630億元,對衝到期後MLF餘額新增 2035億元。此前不久,MLF擔保品擴圍。

央行稱,此舉意在維護銀行體係流動性合理穩定,同時進一步加大對小微企業、綠色經濟等領域的支持力度,促進信用債市場健康發展。

綜合多位受訪人士觀點,本次MLF超額續作,不改貨幣政策穩健中性基調,不過結構性調整意圖明顯。同時,此次操作有助於改善流動性結構性不平衡、引導信貸規模平穩增長、促進社會融資成本降低。

本次MLF超額續作之後,市場普遍認為,下半年仍有降準可能。

此外,美聯儲將於6月14日公布利率決議,市場普遍認為美聯儲大概率加息。“美聯儲6月加息是大概率事件,中國央行將根據內外部經濟環境相機抉擇,可能還是會同步小幅抬升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稱。

結構性支持小微、三農

6月6日,央行開展4630億元一年期MLF操作,利率持平於上期,對衝到期後MLF餘額新增2035億元。當日無逆回購操作,逆回購到期1800億元,總體上央行當日向市場淨投放235億元。

月初疊加超額續作MLF,當日資金麵較為寬鬆。“大行都在出月內資金,我也在出,資金價格也下來了,不過跨月資金還是不多,畢竟是月初,大家也在觀望。”一位農商行交易員稱。

東方金誠研發部副總經理王青認為,6月影響流動性的因素較多,預計央行仍將通過公開市場操作等手段,維持市場流動性在總量和結構上的合理穩定。由於4月剛剛降準,短期內連續降準的可能性不大。不過,溫彬表示,“本次MLF續作之後,降準可能隻是延後一些,未來仍有可能通過降準置換MLF。”

無疑,本次MLF續作符合市場預期,之前央行宣布擴大MLF擔保品範圍時,便有分析人士稱,此舉可能暗示央行將續作MLF。6月1日,央行宣布MLF新納入不低於AA級的小微、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A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包括企業債、中期票據、短期融資券等;優質的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等三類擔保品。

華夏銀行副行長關文傑稱,央行MLF超額續作疊加近期擴大MLF擔保品範圍的政策,有助於改善各層級之間的流動性結構性不平衡的狀況。一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部分中小銀行合格擔保品不足的問題,推動低成本資金在銀行體係內部的再平衡,有助於優化MLF投放結構;二是增強了優質流動性資產的融資功能,有效提升大型銀行向中小銀行、銀行體係向非銀體係提供融資的能力,進而提高金融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綠色和“三農”等領域的積極性。

多位分析人士認為,該政策結構性意圖明顯。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稱,本次MLF超額續作,對流動性環境具有一定的改善效果,但並非大水漫灌的全麵寬鬆,而是節水滴灌的結構性寬鬆政策。MLF擔保品擴容優先接受涉及小微企業、綠色債券和優質貸款,具有明顯的結構性寬鬆特征。

“去杠杆背景下,需要結構性貨幣政策操作,發揮引導作用,為結構性去杠杆營造一個更好的環境。”溫彬稱。金融強監管下,小微企業等民營主體的融資更容易受到擠出效應的影響。

年初以來,以低等級民企為代表的小企業融資成本快速上升,且增速遠超大型國企。AA級民企的信用利差由2017年12月的294BP上行至5月的384BP,增加90BP;而同期AAA級央企的利差僅僅小幅增加了3BP。

光大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稱,由於“擠出效應”,總量型寬鬆政策的功效將首先被大中型國企所吸收,而結構性的政策可以更精準地作用於希望扶持的民營企業、小微企業,政策效果更好。“近期的信用風波主要是結構性的信用收縮,使用結構性工具應對結構性矛盾更合適。”

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或小幅上行

需要強調,結構性寬鬆不改貨幣政策穩健中性。關文傑稱,此次央行適度擴大MLF規模,穩定市場預期,引導流動性、利率水平保持合理水平。“結合目前央行資產負債表收縮的態勢來看,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取向保持不變。”

另一個貨幣政策影響因素是,美聯儲將於6月14日公布議息會議最新利率決議。基於當前美國強勁的就業和趨於上升的通脹數據,市場普遍預計美聯儲將宣布年內第二次加息。

東方金誠研發部認為,屆時我國央行有可能小幅跟隨上調包括逆回購等公開市場政策利率5-10個基點。小幅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可以收窄兩者利差,有利於增強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對貨幣市場利率的傳導作用,推動貨幣政策由數量型調控為主向價格型調控為主轉變,同時也有利於向市場主體傳遞貨幣政策穩健中性信號,約束非理性融資行為。

“中美利率聯動性沒那麽強,並且目前人民幣貶值壓力不大,預期也比較穩定,沒有必要跟隨美聯儲加息。可能會跟前幾次一樣,在公開市場操作方麵進行利率調整,這對實體影響也不大。”光證資管首席經濟學家徐高認為。

此前,中國央行多次跟隨美聯儲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如3月22日,美聯儲淩晨宣布加息25個BP後,中國央行開展的逆回購中標利率順勢小幅提高5個BP。

東方資產首席經濟學家吳慶稱,現在普遍認為美聯儲加息概率較高,但即便如此,加息以後,市場如何反應還不確定,所以中國央行的動作可能要在看到市場變化後再決定,在此之前可能還是比較常規的操作,如MLF、公開市場操作等。“率先動作可能會失去一些選擇。”

徐高認為,未來影響貨幣政策操作最重要的因素是社融增長情況,即社融能否改變前幾個月萎縮的局麵。“近期信用債發行比較低迷,同時表外、非標也在收縮,因此信貸投放方麵應該積極一些,以保證實體融資穩定。”

關文傑稱,此次央行適度擴大MLF規模,有利於在半年末時點緩解銀行體係資金缺口補充壓力,引導商業銀行釋放貸款投放空間,可以有效滿足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保持信貸規模平穩適度增長。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