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誌銀行大裁員 非美投行的沒落?

來源:新浪財經 2018-05-27 20:57:00

  德意誌銀行本周四(5月24日)宣布將大幅裁員7000人,招致全球矚目。除了裁員規模巨大,此舉也並非簡單的削減成本重組周期,而是標誌著全球投行領域的格局變遷。

  擺脫困境的良方?

  最近幾年德意誌銀行可謂困境重重,官司纏身加上對高成本高風險業務的依賴導致其連續三年虧損。今年一季度,其稅前利潤比去年同期減幅過半,低於分析師預期的三成,銷售和交易營業額也降低了17%,比之美國同行“五大”增長10%的平均水平相去甚遠。

  麵對憤怒的股東,4月份剛剛臨危受命的首席執行官蘇應(Christian Sewing)果斷采取“鐵血”政策,決定將目前德意誌銀行在全球的97000名員工“零頭”全部“砍”去,把員工人數降至9萬以下。

  其實他的前任克萊恩(John Cryan)去年就曾宣布會大幅裁員,他當時的理念是要轉而使用“機器人”。但股東卻嫌這位英國人CEO太過“溫吞”,成本削減不見成效。

  蘇應則給德意誌銀行帶來了真正的“大刀闊斧”,他決定徹底改變德意誌銀行現有的經營策略——將核心業務從積極參與資本市場活動的投資銀行轉向隻承接大額存放等傳統融資業務的批發銀行,把重點舞台從國際轉至歐洲和德國內部。

  他這樣做的原因也顯而易見。在一季度糟糕的財報中,德意誌銀行的投資銀行業務表現尤其令人失望——稅前利潤暴跌了74%。

  蘇應在上任伊始表示:“德意誌銀行的基因在於深植於歐洲的批發銀行。”“我們在某些領域並不夠強勁。因此我們決定調整策略。現在已經沒有時間再浪費了,目前的收益表現對於我們的股東來說不可接受。”

  德意誌銀行在周四的聲明中說,證券銷售和交易業務會有1/4的崗位都不複存在。蘇應在股東大會上也披露,這一計劃已經在執行當中,過去七周以來已經有600名投資銀行職員離開了德意誌銀行。

  放棄曾經的夢想?

  有評論稱,此舉標誌著德意誌銀行放棄與高盛(235.01,-1.09,-0.46%)和摩根士丹利(53.01,-0.99,-1.83%)等華爾街投行巨頭比肩的目標。而為了這一目標,德意誌銀行曾經努力了30年。

  早在1989年,德意誌銀行收購了英國老牌銀行摩根建富,標誌著它邁入投行領域的第一步。這筆重大交易的設計師正是當時的德意誌銀行主席何豪森(Alfred Herrhausen)。

  彼時德意誌銀行在德國已經舉足輕重,被形容為“西德經濟的總機”,既可以封鎖海外公司對西德企業的並購,也可以緊急援助出現問題的公司,為之後德國成為歐洲最強大的出口經濟立下汗馬功勞。

  何豪森則將對德國進入國際化的遠見投射到德意誌銀行的經營策略中。他看到當時西德的大型公司通過互相掌握股權達成的連接不如英國和美國,因此開始著眼於投行行業,立誌與包括美國和日本銀行在內的同業一爭高下。他希望德意誌銀行乃至德國能在這方麵走在世界前列。但可惜他並沒有見到自己設想的場景。在並購摩根建富不久後,他被一位極左翼恐怖分子謀殺。超過1萬名世界各地的商界和政界領袖參加了他的葬禮。他也被人們銘記為真正受人尊敬的銀行家。

  他的繼任者沿襲了他的策略,一路開疆拓土,直到1999年收購了美國第八大銀行信孚銀行,使德意誌銀行奠定了在投行領域的地位,也一躍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銀行。

  在此期間,德意誌銀行開始逐漸脫離德國,多數重大決策都是在倫敦和紐約做出,高管們的通話也改為用英語,而非德語。2007年時,德意誌銀行有2/3的員工在海外工作,3/4的利潤來自於投行及相關業務。

  非美投行的沒落?

  正如法巴銀行在2001年收購美西銀行、瑞信在2000年收購美國投行帝傑證券,德意誌銀行幾乎與所有“歐係”投行的發展套路相同——通過“買買買”來迅速擴張。

  但不幸的是金融危機的隨後降臨。德意誌銀行此前在投行業的“盆滿缽滿”幾乎化為烏有,但它奇跡般地既沒有像雷曼那樣就此消失,也沒有像美林、巴克萊等眾多同業那樣曾瀕臨倒閉。

  盡管劫後餘生,德意誌銀行還是在2016年迎來了一場更大的危機。美國司法部準備對其在金融危機前夕抵押貸款證券的不當銷售處以140億美元的重罰。

  金融危機之前,不少銀行都大量出售這種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給投資者。銀行宣稱這些投資產品是安全的,但實際上這類證券中的一些借款者償還能力不足。2006年至2007年,美國房地產市場泡沫破裂,投資者損失慘重,許多房主止贖房屋,金融危機由此拉開序幕。

  在美國監管機構“秋後算賬”的多家對象中,德意誌銀行的境遇尤其慘烈。市場紛紛猜測德意誌銀行會被這一“暴擊”徹底“KO”。

  而這時德意誌銀行過於依賴投行業務的問題也清晰的暴露出來。它曾擁有價值72萬億美元的衍生品金融工具,占其全球資本的近1/4,即便後來不斷減持,但數量仍相當可觀。高成本高風險讓它在走入低穀時尤其脆弱。同時21世紀以來德意誌銀行投行業務的快速擴充令投資中的不良資產和壞賬劇增。由此,曾經的“巨無霸”為了一張罰單“撓頭”不已。

  雖然最終德意誌銀行與美國司法部談判成功,罰金減半,令這一危機化險為夷,但這隻是一大堆麻煩的其中之一。公司內部的管理問題令個人的不道德交易有了可乘之機,這使得德意誌銀行遭遇了一連串的訴訟打擊。比如幫助富有的美國客戶避稅、幫助俄羅斯大亨轉移資產,當然,還有Libor醜聞。2015年就任CEO的克萊恩簡直成了“救火隊員”,德意誌銀行也持續入不敷出。

  這些都讓如今的蘇應不得不使出“猛藥”。而投行界曾經的“實力選手”也就此黯然退場。此前日本人早就放棄了在投行業的野心,歐洲的瑞銀(15.88,-0.09,-0.56%)也步其後塵。德意誌銀行退出後,如今歐洲選手隻餘巴克萊和瑞信,再難抗衡華爾街的一家獨大。

  但相信我們今後對德意誌銀行的關注並不會減少。作為德國最大的銀行,德意誌銀行與中國也聯係緊密。其早在1872年就在上海建立了分行,當時的業務集中在給德國和中國之間的進出口業務融資。在現代社會中,德意誌銀行在中國參與了不少大項目融資計劃。比如為寶山鋼鐵廠提供長期出口信貸;作為牽頭行,為中國銀行在國際資本市場發行首次債券1.5億馬克;使用杠杆租賃為中國民航提供價值3億美元的5架飛機等。

  其實,昨日還風光無限,今日就消聲覓跡,這在金融業早已不是什麽新鮮事。不過,如今的德意誌銀行雖然讓人唏噓,但也並非意味著就此謝幕,說不定還有“彩蛋”,抑或是充滿反轉的續集,誰又能知道呢。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