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手教儂剝荔枝:齊白石罕見大作《大荔圖》即將亮相成都

來源:成都商報 2018-05-23 21:09:52

初夏時分,又到荔枝成熟時。杜牧有“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名句。大畫家齊白石曾三客欽州,對荔枝一見鍾情,盛讚荔枝是“果中之尊”、“果中之王”。

5月26日,齊白石創作於上世紀40年代的罕見大作《大荔圖》(33.5x133.5cm),將登陸成都文軒美術館某拍賣公司拍賣預展。這件估價超過300萬元的作品,也是四川本地拍賣公司上拍的“最貴齊白石”。業內估計,這件作品最終成交價在500萬元到800萬元之間。同時,還有大畫家陳子莊兩件創作於上世紀70年代的大尺幅作品《荷花》《紅牡丹》一起參展。前者在去年北京保利十二周年春拍“中國近現代書畫(二)專場”上以155萬元落槌。後者則在北京保利2015年春拍“金融機構委托中國書畫專場”上以400萬元落槌。

據悉,本場展覽將在本周六(5月26日)於文軒美術館開幕,一直持續到6月1日,免費對公眾開放,6月2日拍賣。

▲齊白石《大荔圖》

驚豔亮相

齊白石荔枝圖存世真跡不足50件

據齊白石晚年自述《畫出苦滋味》記載,1907年,這一年對他來說極其重要,也是他開始畫荔枝的第一年。“上年在欽州,與郭葆生(葆生即郭人漳,又字寶蓀,少時與楊篤生、陳家鼎,有”湖南三傑“之稱)話別,訂約今年再去。”過了年,齊白石就動身了。坐轎到廣西梧州,再坐輪船,轉海道而往,到了欽州,郭葆生仍舊叫請齊白石教他夫人學畫,兼給葆生代筆。住不多久,隨同郭葆生到了肇慶。遊鼎湖山,觀飛瀑潭。又往高要縣,遊端溪,謁包公祠。欽州轄界,跟越南接壤,那年邊疆不靖,兵備道是要派兵去巡邏的。齊白石趁此機會,隨軍到達東興。這東興在北侖河北岸,對麵是越南的芒街,過了鐵橋,到了北侖河南岸,遊覽越南山水。野蕉數百株,映得漫天都成碧色。他畫了一張《綠天過客圖》,收入《借山圖卷》之內。

回到欽州,正值荔枝上市。“沿路我看了田裏的荔枝樹,結著累累的荔枝,倒也非常好看,從此我把荔枝也入了我的畫了。曾有人拿了許多荔枝來,換了我的畫去,這倒可算是一樁風雅的事。還有一位歌女,我捧過她的場,她常常剝了荔枝肉給我吃。”這是他第二次廣東之行。

齊白石還作過一首紀事詩:

客裏欽州舊夢癡,南門河上雨絲絲。此生再過應無分,纖手教儂剝荔枝。——齊白石《與友人說往事》

▲齊白石《大荔圖》局部

“荔枝”也就成為其畫作的主要題材之一。後因荔枝寓意大吉大利而求者甚多。齊白石畫荔枝大概分三種,一是最早畫的荔枝總是和樹畫在一起,表現佳果的自然原貌。二是把荔枝和同樣有吉祥寓意的果實動物畫在一起表現更廣泛的美好追求和希望。三是把荔枝從樹上摘下來放在籃筐裏,寓意“得利”。

四次去嶺南,對齊白石的藝術生命產生了巨大影響,僅就創作題材而言,他就形成了以荔枝為代表的嶺南佳果係列。齊白石一共畫了多少幅荔枝畫?傳世的又有多少?據專家估算,包括對他兩冊“齊白石畫集全集”和他的自述來看,大概不超過50件。所以《大荔圖》的亮相,尤顯珍貴。

難得一見

“苦滋味”中也有“荔枝之甜”

這件驚豔亮相的《大荔圖》屬文物商店舊藏,畫背有文物商店標簽,注明貨號、畫題“齊白石荔枝條”,及定價“160(人民幣)”字樣。作品應是齊白石成熟時期畫的荔枝,所用西洋紅滲透力極強,顏色鮮豔多姿。題款十分有趣:過嶺全無遠道愁,此行曾作快心遊;荔枝日食三千顆,再夢無由到廣州。果實之味,以荔枝為最,因題此幅,猶及之。白石山翁。

▲文物商店標簽,當時售價160塊錢

據拍賣公司相關負責人援引專家說法介紹,齊白石極擅處理這類題材。觀本幅作品之畫麵,一樹沉甸甸的鮮紅荔枝,令人垂涎欲滴。果實以洋紅描繪,體現出了佳果之嬌紅欲滴的鮮色,汁水盈盈,馥鬱無比,並得果葉相襯,茂密向榮。他運用色點法來描繪荔枝表皮獨特的粗糙質感,樹葉明暗得當,畫麵右下方還有荔枝樹的樹幹局部畫出,整體構圖均衡輝映,體現了他對構圖極高的經營能力。

這幅畫當屬“衰年變法”之後的代表風格作品,用筆老辣,一氣嗬成,構圖疏密有度,用色豔而不俗。給人以灑脫、生動之感。把“日啖荔枝”後的美味,對“作嶺南人”的向往,表現得淋漓盡致。

而對於許多收藏家而言,齊白石一生“畫出苦滋味”的生命曆程,難得有“荔枝之甜”的驚鴻。

惹人關注

陳子莊《荷花》《紅牡丹》一並亮相

本次展覽,更有兩件陳子莊上世紀70年代大作《荷花》《紅牡丹》搶足眼球。

▲陳子莊《紅牡丹》

著名藝術家吳凡2002年在《荷花》圖上題款說,這是陳子莊先生成於病中之作,未及題款即匆匆去世,對畫懷人,能不愴然。

▲陳子莊《荷花》

另一件《紅牡丹》來頭更大。此件大作,題識清晰:多寶寺在彭州丹景山之巔,懸岩斷壁皆生牡丹,蒼幹古藤,夭矯尋丈,倒葉垂花,絢爛山穀,有豐碑書“唐時舊窠”四字,則知其事久矣。予曾到其地,故為圖以記之。石壺陳子莊。

按照當地人的理解,陳子莊是20世紀天彭牡丹文化的一個裏程碑。那裏還有一座石壺園,為紀念藝術巨匠陳子莊而建,石壺為其號,園與大千園相鄰。

陳子莊和張大千一樣,對天彭牡丹情有獨鍾,為天彭牡丹潑墨作畫一百多幅,題款眾多。他獨具慧眼,最先發現了天彭牡丹野趣之美,詩雲:

生在丹山北,垂垂野意濃。移入庭園裏,胭脂血淚紅。——《丹景山牡丹》詩

著名畫家陳滯冬曾說,陳子莊以他所創造的丹景山野牡丹,改變了中國畫家以牡丹為富貴花的一統天下的局麵。

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 謝禮恒

編輯 劉豔美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