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姿勢|中國菩提樹和印度菩提樹,咋不是同一種樹?

來源:鳳凰新聞 2018-05-16 07:37:00

原標題:漲姿勢|中國菩提樹和印度菩提樹,咋不是同一種樹?

近年來,隨著文玩的興起,越來越多的人愛好把玩起了菩提子。而在濟南千佛山上就有條菩提路,道路兩側栽滿了菩提樹。近日,菩提路兩側的菩提樹開花了,不少樹上開滿了一簇簇毛茸茸的花朵,引來了遊人觀看和拍照。有遊客使用手機的拍照識圖功能查詢後發現,這種樹叫七葉樹,為世界著名的觀賞樹種之一。可是千佛山景區的園林工人卻肯定地說,這種樹就叫菩提樹。那麽,這種樹到底是什麽樹?是七葉樹還是菩提樹?還有細心的遊客上網查詢,發現千佛山上的菩提樹和大家印象中的佛教聖樹、印度的菩提樹不是同一種植物。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濟南千佛山菩提路兩側的菩提樹開花了,一簇簇毛茸茸的花朵引來了遊人觀看和拍照。而實際上,這些菩提樹確切的稱呼應該是七葉樹。 康鵬 攝

關於這個問題,記者也很好奇,為此還專門查閱了多種資料,發現這種樹確實是叫七葉樹,而對於這種樹是不是就是被佛教視為“神聖之樹”的菩提樹,各種資料多有矛盾之處。而七葉樹和菩提樹到底是什麽關係,一句話還真不好說明白,還真是一個值得好好談談的一個話題。

菩提樹、七葉樹和娑羅樹都是與佛教有緣的聖樹。佛教裏有“四聖樹”的說法,指的是:菩提樹(Ficus religiosa L)、娑羅樹(Shorea robusta)、無憂樹(Saraca dives Pievre)、七葉樹(Aescuius chinensis Bunge)。據佛經介紹,佛祖釋迦牟尼一生的幾個關鍵時刻都與樹木相關。他降生於他外婆家花園裏的一株無憂樹下,成佛於一株菩提樹下,圓寂於兩株娑羅樹下。菩提伽耶位於印度比哈爾邦伽耶城南10公裏處,是佛教四大聖地之一。佛祖釋迦牟尼在此地一株菩提樹下頓悟得道,創立了佛教,在印度,無論是印度教、佛教還是耆那教都將菩提樹視為“神聖之樹”。政府更是對菩提樹實施“國寶級”的保護。佛經記載,佛祖經常在七葉樹下說法,所以七葉樹也成為了佛教聖樹。在印度菩提伽耶和王舍城,釋迦牟尼修行講經說法的兩處洞窟都稱為七葉窟,王舍城七葉窟周圍還有七葉園、七葉岩等地名,說明古代那裏七葉樹之多。甘肅莫高窟壁畫是中國早期佛教繪畫的代表,這些壁畫中的佛像,往往以類似七葉樹的聖樹為背景。如著名的第276窟隋代《說法圖》,觀自在菩薩與佛祖的弟子迦葉像後就有惟妙惟肖的七葉樹。被英人斯坦因掠走、現藏於大英博物館的《樹下說法》絹畫,其中的“樹”,形態也與七葉樹極為相似。

宋代歐陽修《讚定力院七葉木》詩:“伊洛多佳木,娑羅舊得名。常於佛家見,宜在月中生。” “伊洛”指豫西的伊水、洛水,“舊得名”是說在河南乃至關中一帶,民間早把七葉樹就稱作娑羅樹了。“月中生”,古人附會七葉樹為月中桂樹。

而在中國,菩提樹往往就指的是七葉樹,這和印度的菩提樹是不同的。而之所以造成這樣的混淆,其實是有曆史淵源的。

據《大唐西域記》記載,唐朝高僧玄奘從西域不僅帶回大量佛經,也帶回了許多植物種子,尤其是與佛教有關的菩提樹、娑羅樹等樹種。不幸的是在印度恒河乘船傾覆,損失慘重。顯慶四年(公元659年),玄奘到坊州宜君縣鳳凰穀玉華宮譯經傳教,在那裏住了6年之久。此間,玄奘將從印度帶回的樹籽種在離玉華宮10多公裏的地方,即今陝西銅川市宜君縣艾蒿柧村。這株大樹實際上是七葉樹,樹齡已有1300多年。現今,這棵樹株高18米,胸圍2.14米,樹冠投影麵積246平方米,成為宜君縣八景之一。

玄奘法師親手栽植的七葉樹,過去一直被認為是菩提樹。網絡截圖

為什麽玄奘從印度歸國後隻栽種七葉樹呢?或許他同時也栽種了菩提樹和娑羅樹等其他聖樹,但這些熱帶植物在中國西北地區“水土不服”無法成活,而隻有七葉樹得以存活。中國佛教徒以前沒有見過真正的菩提樹,因佛祖在菩提樹下頓悟,對菩提樹倍受崇敬,從此人們就把七葉樹當成菩提樹,中國的許多寺廟裏都種植有七葉樹。比較著名的還有河南濟源王屋山陽台宮的所謂古菩提樹,係唐玄宗李隆基的胞妹玉貞公主與道士司馬承禎在開元十二年(724年)共同栽植,實際上也是七葉樹。

在我國北方,更多的是將七葉樹稱娑羅樹,以訛傳訛,已有千年之久。任繼愈先生在《佛教大辭典》中講完七葉樹後又說:“漢地多將七葉樹混同於娑羅樹。”在北京凡是有七葉樹的寺廟,幾乎都在七葉樹下的說明牌上寫著“娑羅樹”或者寫著“七葉樹又名娑羅樹”。有的報刊和網上也常發表文章,將七葉樹和娑羅樹、菩提樹混為一談。北京西山多古樹,以娑羅樹最受旅遊者或佛門弟子青睞,如大覺寺、臥佛寺、潭柘寺、靈光寺等寺廟中都有,尤其潭柘寺其中有一棵最古老、最高大,它身高25米,胸圍5.2米,樹齡約八百多年。殊不知這些娑羅樹也都是七葉樹,與佛祖圓寂的娑羅樹不是一回事。清朝乾隆五十年(1785年),乾隆皇帝到北京香山寺遊覽,曾詠詩寫到“香山寺裏娑羅樹”,“翠色參天七葉出”。看來乾隆皇帝也把七葉樹當成娑羅樹了。

菩提樹、娑羅樹都是熱帶植物,在北方不能露地生長,所以在北京凡是稱為菩提樹、娑羅樹的,大多都是七葉樹。七葉樹比菩提樹更耐寒,在中國北方雖然稀見,也能長成大樹,所以許多寺廟都有七葉樹。

一種植物多個名稱,一個名字多種植物,同一種植物在不同地區有不同的俗名,這在全世界也是十分普遍的現象,這就會讓普通百姓造成混淆。瑞典博物學家林奈,是近代植物分類學的奠基人。在18世紀中期,他完善和推廣了植物的雙命名法,即每種植物的學名,由屬名和種名兩部分組成,種名之後附以命名人的姓氏。隨著西方科技在中國的逐漸傳播,我國植物學家也引進、運用了林奈的命名法。植物的學名是國際上通用的植物拉丁學名,每種植物的學名具有唯一性。這樣每種植物可能有很多名稱,但一注明拉丁學名,就再不會混淆了。我國的植物學家早已把“七葉樹”和“娑羅樹”、“菩提樹”真正區分清楚,為這三種佛教聖樹正名了,但在民間還仍有誤傳。

菩提樹為桑科榕屬常綠大喬木,原產印度,是熱帶雨林的骨幹樹種,我國南方有栽種。中科院北京植物研究所溫室內有一株菩提樹,是20世紀50年代印度總理尼赫魯送給我國領導人毛澤東和周恩來的禮物。

釋迦牟尼生母祠遺址的菩提樹(位於今尼泊爾藍毗尼)。

廣州光孝寺中的菩提樹。

娑羅樹為龍腦香科娑羅屬常綠大喬木,單葉較大,長橢圓形,長15—25厘米,寬10—15厘米。原產印度及馬來半島熱帶雨林中,我國雲南有分布。而我國南方所說的娑羅樹和北方所說的娑羅樹,其實也是兩種不同的植物。中國南方所說的娑羅樹為梭羅樹(學名Reevesiasinica E.H. Wilson),屬梧桐科。中國北方所說的娑羅樹,也就是七葉樹(學名 Aesculus chinensis Bunge),屬七葉樹科,是中國北方特有的樹種。

娑羅樹。

七葉樹為七葉樹科七葉樹屬落葉大喬木,作為在北方能露地生長的佛教聖樹,本地的寺院和公園常有種植。“七葉樹屬”植物約有25餘種,廣布於亞、歐、美三洲,其形態特征之一是掌狀複葉對生,小葉5—9片。我國產8種,以西南部的亞熱帶地區為分布中心,北達黃河流域,東達江蘇和浙江,南達廣東北部。常生於海拔100\1500米的濕潤闊葉林中。七葉樹的種子是一種中藥,名為娑羅子。

七葉樹很容易識別,“掌狀複葉七枚”是它最顯著的特點,長葉柄前端,長著像巴掌一樣、倒卵狀長橢圓形的小葉,通常是七片。整個大樹呈杯狀,似一天然盆景。初夏開花時節,手掌般的綠葉托起一個個白蠟似的小塔,那是眾多的小白花組成的直立密集圓錐形花序,又像是信徒們奉獻的萬千燭台。

囉囉嗦嗦說了這麽多,不知道您看明白了沒有,一句話概括:原本隻是釋迦牟尼證悟的那一棵樹名叫菩提樹,然而自佛教盛行以來,與菩提樹種類相同的樹木,就都被人們稱為菩提樹了。過去咱們中國人所說的菩提樹,其實就是七葉樹,和印度的菩提樹是不同的,這是由曆史造成的誤會。以後我國南方也引進了菩提樹、娑羅樹,所以,比較確切的說法是,中國的菩提樹其實是菩提樹、七葉樹、娑羅樹的統稱,咱們中國人現在所說的菩提樹,可能是菩提樹,也可能是七葉樹,還有可能是娑羅樹。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康鵬)

下載齊魯壹點客戶端,關注本壹點號——說古談今,就能查閱以前的文章,並能第一時間看到更新。

齊魯壹點客戶端版權稿件,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