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武當太乙門傳人周國富:金剛拳是基礎套路

來源:大眾網 2018-04-17 11:13:00

     

  64歲的周國富習武動作絲毫不輸年輕人。

  文/半島全媒體記者 肖玲玲 圖/半島全媒體記者 魏軍

  說到武當派,很多人會想到武俠小說中仙風道骨的白發道人,或是以柔克剛的太極拳。武當派被視為內家之宗,博大精深。而這經常出現在電視裏、小說中的武當功夫,其實早在上世紀20年代就傳入了島城,並落地生根,傳承至今。如今,青島第三代武當太乙門傳人、64歲的周國富,仍在為這門功夫的發展傳承做著不懈地努力。

  武當太乙門如何到青島

  南尊武當,北尊少林。那武當太乙門怎麽會來到青島的呢?答案要追溯到100多年前。清末,河北深縣人徐山自幼習武。為追求武術真諦,他走進久負盛名的武當山,拜黃乙俠道長習武十餘載,被黃道長收為入室弟子,後回鄉傳授武當太乙門。回鄉後,徐山收高鳳嶺為入室弟子,並把太乙門最高境界的醉猴拳(即武當太乙拳)傳授於他。高鳳嶺以爐火純青的武功、形神兼備的嫻熟技藝、千姿百變的太乙門武術,打闖燕趙、齊魯,名聲遠揚,有“活猴子”之美譽。徐山攜徒高鳳嶺以武會友,先後在泰安、長清等地授徒,其眾弟子多為俠肝義膽的將士。

  而高鳳嶺,正是青島武當太乙門的第一代宗師。據青島武當太乙門第三代傳人周國富介紹,1929年,高鳳嶺被沈鴻烈聘任至青島,開始在青傳播太乙門武術。太乙門武術兼蓄各派之長,內容豐富,主要有拳術、器械、對練、實戰技法、養生功法等。基礎拳械有十二路彈腿、基礎拳、埋伏拳、太乙玄門劍、纏絲刀、五虎槍等。演練中隨心所欲、無定式,是太乙門特點之一。

  1944年,高鳳嶺去世後,其弟子李漢民繼承先師遺誌,為傳承太乙門功夫竭慮一生。而今年64歲的周國富,正是李漢民的嫡傳弟子。“我從6歲開始就跟著師父學武了。”有意思的是,當時的周國富並不知道自己學的是哪門哪派的功夫,“師父沒說,我們也沒問,就光知道學武。”就這樣一直練了30年,上世紀80年代,他一位遠在中國台灣的師叔聯係上他,他才知道自己練了幾十年的武術,竟是武當功夫。而這一認識,也成為周國富習武生涯的一個轉折點。

  周國富31歲時,師父李漢民去世,“師父在世時,我每天都跟著他一起練武,師父去世後就有所懈怠,之後又有了孩子,那幾年練得比較少。”但從師叔那了解到自己到底練的是啥後,他心中油然生出一種責任感,“不能荒廢了。”自此,他每天都會抽時間練武,一直到現在。“就前段時間不小心骨折了,這才擱置了幾個月。”

  金剛拳是基礎套路

  周國富告訴記者,武當太乙門武術屬道家北派玄功,拳術、器械、對練、散手、導引、吐納、調息、築基、修性等功法齊全,偏重於內玄功力,強調用心不用力;動靜相生,剛柔相濟,辨位於尺寸毫厘,製敵於擒撲封閉之中;進則直發,退則飄然而返。故有“動如閃電雷擊,靜如嚴寒蛇眠,形如鯉魚跳龍門”之說。太乙門武術把中國古代太極,陰陽,五行,八卦,九宮等哲學理論用於拳理,競技。動靜相生,以柔克剛,辨位於尺寸毫厘,製敵於擒撲封閉之中,是其主要特征。

  這其中,“金剛拳是基礎套路。”周國富表示,學好基本功後,就可以練習金剛拳了。那基本功都練什麽?要練多久呢?“練習腿法、腰部、上肢、跳躍、步法、踢法等等,還有彈腿等幾個重要的架勢。”而時間,“三年左右。”據悉,武當太乙金剛拳的技擊之功歸納為四個字:驚、彈、抖、炸。“驚”字麵上解釋為嚇一跳,心裏緊張,害怕及侵擾,震動,金剛拳出手時,手到力到,動如疾風,勢如破竹,與對方身體任何部位接觸,立即產生瞬間的擊打爆發力,讓對方有種觸電的感覺而亂了方寸;“彈”字麵上解釋為有伸縮力和時間短,出手擊打,打出去的拳或掌有一種很強的反彈力,猶如橡皮彈簧的張力一樣,力來得快,消得也快;“抖”字麵上解釋為甩動、振動,貼身近打時,力道的表現是身體上下四周全方位的展現;“炸”字麵上解釋為突然破裂、發怒,貼身近打時力道的表現是全方位的,指上打上,指下打下,無論身體四周的哪一方位,隻要想打擊,觸物打物,招招傷人。

  雖是基礎套路,但實際上,周國富表示,“金剛拳是中國傳統七十二名拳之一”。連基礎套路都這麽厲害,那武當太乙門的精髓得厲害成啥樣?太乙門的最高境界——醉猴拳。突出表現剛柔相濟、形神兼備之神韻,醉拳善醉步,無醉態。猴拳、棍具猴神之神靈,異猴形。演練中隨心所欲無定式,這是醉猴拳在太乙門中最上乘的功力要求,更是有別於其他象形拳最顯著的特點。“想練成醉猴拳,沒有紮實的基礎練多少年都沒用,柔軟度、靈活度,上躥下跳,看似無根,單腿站立,站得非常穩,上盤中盤下盤都考驗到了,很多動作是騰空打出的,非常考驗人。”

  不談技擊就不能稱為武術

  武術發展到現在,觀賞性的成分越來越多,“動作大開大合,確實比較好看,但實用性可就不行了。”周國富所說的實用性,就是武術的技擊性。在他眼裏,武術不談技擊就不能稱為武術,“論美觀,武術比不上舞蹈;論柔韌度,武術趕不上體操;論動作難度,武術又不如雜技。”但是,隻有武術有技擊,“每一個動作,不是防守就是進攻。”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練的。

  練習時無人似有人,技擊時有人似無人。簡單來說,前者目的是提高訓練效果,以增強實戰能力;後者目的在於不為外界環境和作戰對象所擾,更好地發揮技術水平。其所表現的,就是將武術付諸實戰。抱著這樣的理念,幾十年來,周國富一直堅持練武。如今,年過花甲的他,腰板挺直,步伐矯健,走起路來腳下如風。從6歲開始習武到現在的50多年,武術已經深深融入了周國富的生命中,從招式到理念,從學習到傳承,“武當太乙門武術以武演道,集道家文化、健身養生與實效技擊藝術為一體,以氣為源,以樁為本,使人在生理、心理、智能、潛能、道德、修養、氣質、心態等方麵,有正確的認知——此為傳統武術在現代社會生活中的核心價值所在。”周國富表示。太乙門武術偏重於內玄功力,舒筋通脈,神清心明,九節通順。運動中,通過上伸下展,折疊屈伸,翻擰滾轉,踢打蹦跳等方式,帶動五藏六腑與經脈興奮,使人體藏像係統,在心神係統的統帥下,發生質的變化,形成人體心神合一。即道家武術的武道合一理念。

  ■心願

  申報省非遺項目做好傳承

  雖說技擊性不可丟,但時至如今,武術原本單純的技擊攻防功能也已經被淡化,而更多的是以一種強健身體、提高修養的生活方式來傳播。但習武者對於“功夫”二字中所蘊含的尊師重教、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等傳統文化內涵的追求,卻從未停止。在周國富看來,武術的傳習不限於技擊攻防,也不僅限於強身健體,而是一代代武術人的“武德”,這也是另外一種“武道合一”。

  每當提及傳統武術,傳承從來都是繞不開的話題。為了將從師父那裏學到的傳統武術傳承下去,周國富也做出了自己的努力。2000年以來,已經公益性授教學生近百人。同時,利用業餘時間,從整理技藝開始係統地核對武當太乙門的文獻資料,拍攝圖像、照片整理留傳文字資料,完善拳譜,編繪圖文字義,搜集了部分實物、文獻。並與濟南、台灣地區、北京、濰坊等地的同門交流聯係,目前已基本完成部分資料的整理歸納。

  為使這一傳統武術獲得重視,他在十年前就開始了申遺的努力。“2009年成功申報青島市南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2015年獲批青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申報。”周國富表示,目前,他已經提交申請,評選山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另外,為保障武當太乙門文化遺產得到更好的傳承保護,2015年,周國富通過多方奔走,獲得眾多社會人士資助,籌建了青島武當太乙門武術俱樂部。

  武當太乙門武術屬道家北派玄功,拳術、器械、對練、散手、導引、吐納、調息、築基、修性等功法齊全,偏重於內玄功力,強調用心不用力;動靜相生,剛柔相濟,辨位於尺寸毫厘,製敵於擒撲封閉之中;進則直發,退則飄然而返。故有“動如閃電雷擊,靜如嚴寒蛇眠,形如鯉魚跳龍門”之說。返回大眾網首頁>>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