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被H.265持續吸血 視頻產業要在H.266中覺醒

來源:比特網 2018-04-13 11:25:00

  視頻已成下一個十年的風口,受各方高度重視,包括電視廣播、IPTV、OTT視頻(BAT、各大直播平台、短視頻平台)、監控視頻以及手機等。最近去廣州參加一場4K視頻盛會,產業鏈多位人士告知,視頻編碼(壓縮傳輸)技術的專利問題,是他們十分關注的痛點。

  編碼技術竟是重要痛點,讓我有些沒想到。現在互聯網廠商、電子設備製造商等企業,多使用第二代視頻編碼標準H.264。H.264獨霸天下後的進一步演進,是H.265(又稱HEVC)。

  然而,已發展五年的標準H.265,呈現專利許可亂局問題,專利費用非常高,大大影響產業發展。而下一代視頻編碼標準(H.266),若以H.265為基礎演進,技術發展路線會更加混亂,產業危害大,消費者也將因此承受更多的代價。

  製定H.264標準組織MPEG的國際組織創始人 Leonardo博士,在今年1月末撰文強調,如果產業界不做一些努力,下一代視頻標準H.266仍會延續當前一代標準H.265的專利許可亂局和危機。

  該博文引起了業界軒然大波,多個科技企業深有感觸,呼籲下一代視頻標準,要使用新的技術路線與技術平台(與H.265無關),以改變現有混亂格局。因為,產業是否支持非H.265延續路線,將決定未來多年視頻產業能否高速發展。

  產業隱患:H.265專利費收取混亂

  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視頻清晰度越來越高,從VCD發展到DVD、高清,從超清發展到4K、8K。而隨著5G技術的普及,視頻將更多以AR、VR的形式出現。視頻的體積越來越大,給視頻的存儲和傳輸帶寬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這就需要視頻編碼這項關鍵技術不斷進步,使視頻的壓縮性能不斷提高。

  初期的視頻編碼技術是由ITU-T和MPEG兩個組織分別研發和製定,其中影響比較大的是MPEG研發的MPEG-2被稱為第一代視頻壓縮標準。在2000年左右時,兩個組織成立聯合工作小組JVT,共同製定了H.264標準。

  從此,兩大標準組織共同研發和製定標準,並在2010年成立聯合工作組JCT-VC,製定了H.265標準。H.265於2013年發布,成為最新的一代視頻標準,其視頻壓縮性能比H.264要提高一倍。

  一切看上去很正常,但危險正隱藏在平靜湖麵之下。MPEG的MPEG LA在成立之初就存在一個重大隱患,即ITU-T和ISO/IEC用於製定標準的技術專利,並沒有完全掌握在MPEG LA手中。

  然而視頻編碼技術的任何一個標準都是由大量的技術專利來支撐,一般會有800到1000族技術專利。這些專利集中在不同的大量企業手中,在廠商使用該專利時會遇到困境:如何收費成為擺在專利持有者和專利使用者之間一道難以調和的矛盾。

  在H.264標準時代,這個隱患還不明顯,主要是因為當時對標準貢獻大的企業,大多數加入專利池,由MPEG LA統一收費。使用H.264標準的廠商,按照MPEG LA製定的收費標準繳費,可以放心使用。

  然而到了H.265標準時,一方麵MPEG LA提高了H.265的收費標準。另一方麵,有不少的專利持有者並沒有加入MPEG LA專利池,提出單獨收取專利費 訴求。

  其中一些企業甚至成立了另一個收費組織HEVC Advance,要求H.265使用者也再次繳費,並且費用高於MPEG LA。這群企業的行為被認為是另起爐灶,大肆斂財。

  如此一來,對於蘋果、亞馬遜、Facebook、Netflix等產業鏈諸多廠商而言,使用H.265將不得不向MPEG LA和HEVC Advance兩個組織繳納許可費用。要知道,在這兩個組織之外,一些企業也掌握著H.265的專利,他們可能也會效仿前兩個組織成立新的組織,對使用廠商收取費用,或者單獨收取費用。

  這就導致了使用H.265的廠商,每家每一年可能要付出達到上億美元許可費用,單台設備需要繳納1美元以上。這無形中對使用該技術的廠商和消費者,產生了更高的使用成本。目前看,H.265陷入叫好不叫座的窘境。(下圖展示了H.265的專利許可亂局。)

  新的危機:H.266或重蹈H.265的專利亂局

  視頻技術在飛速發展,隨著5G時代的帶來,超高清、HDR和VR視頻應用,對視頻編碼技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從2016年開始ITU和ISO成立了聯合研究組JVET,開始研究下一代視頻編碼標準H.266標準,並計劃在2018年4月正式開始標準化工作,在2020年發布新一代的視頻標準。目前業界積累的技術已經使得H.266比H.265性能進一步提升了40%以上,是業界最為領先的視頻壓縮技術方案。

  盡管H.266在技術上有了重大突破, 但是我們也清楚的看到,H.266標準對整個視頻產業的潛在危害依然很大。從目前JVET公開的技術資料來看,H.266的技術路線之一仍然是在H.265的基礎上增加新的算法和工具,進一步提升壓縮性能。

  由於是在H.265的基礎上進行研發,H.265帶來的專利許可亂局在H.266使用時依然存在或者會更加變本加厲,從而導致目前發生在H.265上的局麵繼續惡化,產業應用將無法快速享受到技術發展帶來的新機會,而消費者也將因此承受更多的代價。

  比如目前的開源算法研究平台JEM等,大多是基於H.265平台基礎上構建的,盡管對基礎的H.265做了一定的調整,但還是繼承了H.265技術的主體。由於專利的問題已經嚴重製約了標準前進的腳步,這才有了MPEG國際組織創始人Leonardo博士的擔憂:新的H.266標準會出現和H.265一樣的專利亂局。

  破解之道:下一代標準要與H.265無關

  如果繼續以H.265標準為基礎研發新的標準,那麽專利亂局將不會改善,有可能給整個視頻產業帶來摧毀性的衝擊,特別是衝擊發展勢頭強勁的OTT產業和即將在5G中被寄予厚望的VR產業。

  但該問題也有解決辦法。在下一代視頻標準的製定過程中,ITU-T和ISO/IEC如果能避免過多依賴H.265標準,重新構建一個專業較為集中的新標準,也許會對現在的亂局有一定的遏製。

  業界有專家就表示,傳統國際標準組織需要自我救贖,逐漸變革,牽頭開發一個相對幹淨權屬的技術平台,是一個緩解危機的可能途徑,至少在下一代標準的開始,不過多繼承H.265可能是一個好的開始。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從JVET公布的消息來看,下一代的視頻編碼標準還是過多的依附於H.265,這樣的結果會讓整個視頻產業感到失望和不安。

  中國有句古話,“不破不立,破而後立”。業界在看不到希望的時候唯有打破舊規方能得以生。一些企業已經開始采取措施,穀歌、微軟、英特爾等巨頭成立了媒體聯盟,基於開源技術標準開發免費的編碼標準。這個全新的視頻編碼標準,將與JVET製定的下一代標準形成競爭。

  競爭對手的引入對也這個領域是一件幸事,將改變視頻編碼界的一家獨大的困境,讓視頻編碼標準更加健康的發展。如此視頻編碼標準才會不斷前行同,時也加速技術發展應用的步伐,給消費者帶來更多實惠。

  寫在最後:不破不立,眼光放長遠

  視頻專利可以促進創新,應該保護。但過高的視頻編碼技術專利費、不清晰的收費主體,卻會阻礙視頻產業發展。

  中國是全球領先的手機、機電盒、電視等視頻終端生產商,也有眾多視頻網站、直播網站、短視頻網站,必須要對視頻編碼專利健康發展高度重視。而且,中國大力發展的4K視頻,以及未來8K、AR,均需要健康的發展環境。

  不破不立。應該深刻的看到,一個嶄新的非H.265的技術標準是一條新的發展思路,它將擺脫專利亂局所帶來的行業困擾,有效降低視頻編碼標準使用費用,讓視頻業務在未來健康的發展。

  但是任何一條嶄新的道路並不是隻有平坦與陽光,它也充滿了困難與挑戰。眼光要放長遠,視頻產業界需要共同努力,積極行動而不是觀望,從現在專利亂局中建立一個與H.265完全不同的全新編碼標準。我們期盼,在5G時代,視頻產業能夠迎接更加輝煌的明天。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