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鱷記 !香港回歸21年 快被忘卻的香港金融保衛戰

來源:遠見財訊 2018-04-13 11:36:51

20年前的仲夏,“東方之珠”格外閃亮。紫荊花旗幟和五星紅旗相伴飄揚在香港會展中心新翼五樓大會堂。香港回歸到祖國懷抱,這是中國第一次收回被外國人占領的殖民地,洗刷了中華民族的百年恥辱。

然而,就在中國舉國歡慶的曆史時刻的的第二天,從泰國刮了一股邪風——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了。

剛剛成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麵臨巨大的考驗。

“大鱷”索羅斯碾碎泰銖

索羅斯,在全球資本界是個傳奇。上世紀80年代,他執掌的量子基金就成為美國以至全球最大的對衝基金之一。1992年,他成功的襲擊英鎊,迫使英格蘭銀行在虧損10億美元後,認輸。一個人打敗了一家中央銀行,索羅斯成為世界上有中央銀行以來的第一人。在世界上獲得“資本大鱷”的別稱。

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世界製造加工業中心轉移到亞洲,亞洲經濟實現騰飛。出現了韓國、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四小龍”和泰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四小虎”。亞洲成為全球資本投資的熱土。

為了提升國家競爭力,“四小虎”之一的泰國在90年代初,基本取消了對資本流入的管製,實現了貨幣的自由兌換,采取盯住美元的固定匯率製度。這直接導致短期資本的流入和外債的迅速增加,到1996年底,泰國外債達到930億美元,相對於GDP的50%。外資流入,推動泰國股市和樓市不斷走高,明顯出現泡沫化。這讓索羅斯看到了,大鱷開始張開血盆大口。

他召集其他西方的對衝基金,大量拋售泰國金融類股票,並從泰國銀行借出巨額泰銖,然後全部賣掉。索羅斯的舉動引發出瘋狂的跟風盤,泰銖對美元匯率很快下降到26.7:1。較長時間裏,泰銖對美元基本固定在25:1,現在泰銖開始貶值,雖然幅度很小,但仍引起泰國政府的重視,特別是獲知是索羅斯幹的,自然是如臨大敵。泰國政府決定正麵反擊,並找來外援——新加坡,兩國組成“聯軍”。第一步,他們動用120億美元吸納泰銖,第二步,泰國政府嚴令禁止本地銀行借出泰銖,第三步提高泰銖的隔夜利率,從1%一下子提到10%。讓索羅斯們拋售泰銖的成本提高10倍。上個月在離岸人民幣市場做空人民幣的空頭被打爆,中資行用的就是這招。泰國政府三箭齊發,立馬見效,泰銖匯率升到25.2:1,基本恢複到25:1的原來水平。泰新聯軍取勝,索羅斯為首的遊資則虧損了3億美元。

大鱷就是大鱷,索羅斯從泰國政府如此“三箭齊發”的重視匯率,看到這正是泰國金融的軟肋所在,國際遊資相信索羅斯的判斷。於是,在大鱷率領下,對泰銖發起第二輪攻擊。這一次火力更強大,據估算接近1000億美元。問題是泰國政府當時的外匯儲備僅剩下200多億美元,抗擊火力明顯不足,同時,泰銖初戰也波及了東南亞各國,為自保,泰國已找不到外援。泰國政府隻有投降一條路。

1997年7月2日,泰國宣布,放棄實施了13年之久的泰銖盯住美元的固定匯率政策,采取浮動匯率製。當天,泰銖匯率即下跌17%,股市崩盤,跌到8年來最低點。在隨後的半年時間裏,泰銖貶到55:1,實實在在遭腰暫。隨後,索羅斯橫掃東南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度尼西亞股匯都出現雙殺,“亞洲四小虎”全部被擒。東南亞金融危機全麵爆發。泰銖首次遭遇阻擊這一天,僅在香港回歸祖國的第二天。

香港金融保衛戰

蝴蝶效應越來越強,整個亞洲國家貨幣都出現大幅貶值。到1997年10月,台灣首先敗下陣來。宣布台灣當局放棄對新台幣的支持,不再幹預匯率,立刻,新台幣貶值9%。當時的台灣外匯儲備是亞洲四小虎外儲的總和。新台幣倒下,下破許多亞洲國家貨幣的膽,亞洲金融危機全麵爆發。

其實,在四小虎被擒的時候,香港金融市場表現得很穩定,恒生指數還是上漲的。

熟不知,這是索羅斯們在做多港股、做空恒指期貨。但這些是非常低調的,而在倫敦外匯市場上,卻高調做空港元。10月22日,一筆價值60億美元的港元被集中拋售,港元被打到7.75:1。這還了得!7.8:1是港元與美元聯動的基準匯率,是不允許打破的。眾所周知,香港實行的是固定匯率製的極端形態——聯係匯率製,也就是港元是美元的影子貨幣。香港沒有央行,發行港幣由授權的大銀行負責,發幣行必須預先上交等值的美元抵押,美元是港元的錨,也就是港元實行美元本位,所以固定匯率不可破。當時,港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當倫敦市場港元被打壓後,香港財政司長曾蔭權,金管局長任誌剛有點坐不住了,把應當對應的重點放在港元匯率上。

倫敦匯市大放空港元的第二天,即10月23日中午,香港宣布同業拆借利率急升280%,同時嚴控短期拆借額度。我讓你借不起,借不到港元,你手中無港元,看你怎麽做空?的確,這招太好使了,港元匯率穩住了,聯動匯率製安然無恙。在保衛港元匯率的戰鬥中,香港先後一共4次提高利率,當時人們給任誌剛叫“任一招”。後來這四次提高利率被稱作是港元保衛戰完勝索羅斯的四次勝利。

可是,股市卻進一步遭了大殃。無論在哪,280%的利率都會把股市打垮,恒指當天跌10.04%,28日再跌13.4%,2.1萬億市值蒸發。其實港股在經曆東南亞危機初始的上漲後,進入98年中開始下跌。

當年8月恒指跌破6600點,下跌了接近1萬點,比腰斬還往下。這時,曾蔭權和任誌剛才恍然大悟,原來索羅斯們真正攻擊的是股市。於是,恒指跌破6600點後,宣布緊急救市,動用外匯基金和土地基金入市掃貨拉升指數。這是拿香港的身家性命去和資本大鱷決戰,非同小可。下決心前夜,曾蔭權哭過三次,次日,他和任誌剛一起找到特首董建華,僅探討半個小時,董建華拍板:和他們鬥一場。

當時香港極其富裕,外匯儲備960億美元,居世界第三位。不僅如此,香港剛剛回國祖國,中國政府必須保證香港繁榮穩定。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公開表示:如果香港有需要,中國政府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這時中國有1400億美元外儲,居世界第二位。據傳聞,在美國辦公室喝咖啡的索羅斯聞聽朱總表態,端著的咖啡杯掉落到地上。香港當局底氣十足,高舉高打,8月24日當天,恒指從6610點暴漲至7820點,而國際炒家是在7500點賣空恒指的,索羅斯們虧了。隨後,救市資金乘勝追擊,9月恒指攀上8220點。

這場決戰,香港投入1180億港元,索羅斯損失8億美元,灰溜溜的跑了。香港逐鱷成功,金融保衛戰勝利。

好在香港實行的是極端的固定匯率製度,好在擁有世界第三的美元外匯儲備,好在剛剛回歸祖國有強大的依托,使得索羅斯不能象阻擊東南亞各國那麽容易。從聲譽和麵子上看,這場金融大戰是香港完勝,索羅斯賠了錢回美國了。但從實際收益看,索羅斯從恒指16000點放空單,最保守估計1萬張,一點50港元計價,應賺50億港元,同時,香港政府救市拉抬股市,正好實現國際遊資1000億港元市值權重股大逃亡。香港救市資金動用1180港元接的就是這批貨。索羅斯到底賠了多少錢,賺了多少去,至今也沒有準確的數據,都是估算。這場金融大戰,索羅斯聲東擊西,把香港當局的注意力引到匯市,在股市,在恒生股指期貨上搞突然襲擊,結果得手,恒指盈利估計750億港元,約合100億美元。看來,這場金融大戰,一個贏了麵子和聲譽,一個獲得罵名和金錢。輸贏各有判斷,就像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樣。

香港成功逐鱷20年,讓我們悟到:固定匯率製必須是極端化的,也就是聯係匯率製,就像香港一樣。而這需要及其富裕的外匯儲備;資本項目完全開放不宜過早,泰國就是由於開放過早,導致外債過多,在匯率上被剪了羊毛;資產泡沫是招致國際遊資阻擊的縫隙,無論是泰國和香港,當時股市都已出現泡沫;國家幹預,該出手時就出手,別被所謂自由市場經濟原則所左右。

現在世界已高度互聯網化,共享經濟已成為新世界的標簽。20年前的逐鱷記或金融大戰的土壤越來越薄,但共享世界也不會是絕對的信息均衡。曆史往往驚人的相似,誰都無法絕對保證曆史會不會重演。逐鱷20年就是過去的一個報備。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