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美團開戰前,程維與王興的友情歲月

來源:鳳凰科技 2018-03-13 16:01:02

原標題:滴滴美團開戰前,程維與王興的友情歲月

互聯網行業從來都不缺戰爭,但是當美團做起打車、滴滴搞起外賣,兩家獨角獸企業闖進彼此的核心領地時,這場跨界之爭就顯得戲劇性了——新一輪的“出行+餐飲”大戰正式打響,並且發生在程維和王興這對老友之間。

同為互聯網少壯派的代表人物,程維和王興算是舊相識。1983年出生的程維,大學畢業後賣過保險、在足療店打過工,一路奮鬥成為阿裏B2B部門最年輕的區域經理。2011年,他因業務合作認識了美團CEO王興。1979年出生的王興,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此時已經曆過校內、飯否等項目,成了互聯網圈的風雲人物。

或許是因為年齡相仿,“土狼”屬性的程維竟然和“海歸”王興成了朋友。2012年,程維還在支付寶工作,但內心早已抑製不住創業的衝動。程維後來提到,在思考與抉擇的過程中,王興經常與他交流,並一直鼓勵他出來做點事情。看著王興的公司在半年內換了三次辦公室,員工數量也擴張到千人,程維手癢、心更癢。

經過幾個月的思考,程維邁出了創業的第一步,靠個人直覺做出了一款打車軟件。2012年的冬天,程維向王興展示第一版滴滴,誰料到王興看了一眼就潑來冷水,他直言產品注冊流程設計的太垃圾,並給出修改意見。程維畢竟是創業圈的新手,他根據“導師”王興的建議做出調整,還自嘲產品起步時要被罵一罵才能跑起來。

就在2012年北京的第一個雪夜,滴滴在社交網絡刷屏,首次單日突破1000個人叫車。此後,它的飛速發展堪稱奇跡:和搖搖、快的、大黃蜂廝殺;引來騰訊、阿裏兩家巨頭介入戰爭;和快的一笑泯恩仇,成功進行戰略合並;收購優步中國,成為全球化的一站式綜合移動出行平台。隨後,程維被《財富》雜誌評選為2016年“年度商業人物”, 被《福布斯亞洲》評選為“年度商業領袖”,風頭比王興猛很多。

當然,拋開與程維的比較,千團大戰後的王興也意氣風發,他創立的美團已經彎道超車,開始嶄露巨頭的姿態。2016年,程維和王興還能以朋友的身份交流,在烏鎮閉門會議上喝著茶談笑風生。言談舉止間,兩個準大佬相互尊重,業務也井水不犯河水,可能唯一的芥蒂就是2015年滴滴出行戰略入股餓了麽,然而無傷大雅。

劇情反轉的有點快,風平浪靜很快結束。

第一隻靴子落地於2017年2月14日,美團點評在南京試水“網約車”業務,直侵滴滴的領地。外界評價,美團點評的業務基於LBS,做打車合情合理,它像龐大身軀中的“毛細血管”,嫁接用戶和平台上“吃喝玩樂”的各項業務。巧合的是,這一天兩人在一起吃飯,王興對此事隻字未提,程維飯後看新聞才知道。接受《財經》采訪時,程維的“爾要戰,便戰”意味深長。

另一隻靴子懸在半空,當美團把手伸進滴滴碗裏時,滴滴的回擊是把手也伸進對方碗裏。2018年3月6日,據《財經》獨家消息,內部潛水了五個月的滴滴外賣揭開麵紗,將進入全國九大城市,商戶招募已同步啟動。兩家估值分別為560億美元和300億美元的企業,相遇在出行市場和外賣市場,一場巷戰似乎無可避免。

究其原因,美團點評高級副總裁王慧文在此前就已經講的很清楚,他在2017年億歐創新者年會上提到,互聯網可以分成兩類:A類是供給和履約在線上,B類是供給和履約在線下。B類又分為:以SKU為中心的供給B1和以Location為中心的服務B2。

美團的對手集中在B2,這裏包括滴滴在內,當兩家公司業務場景交叉時難免會有摩擦,再加上這兩家公司“九死一生”磨礪出來的鐵軍,滴滴和美團難免一戰。

隻是,滴滴與美團的摩擦迸起火花時,程維與王興的友情歲月還能維係多久呢?也許現在每月能見一兩次的他們,並不知道。

來源|億歐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