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發布《品牌權利人保護報告》 構建全場景保護體係

來源:TechWeb 2018-03-13 16:00:54

【TechWeb報道】“代購”、“專櫃”、“原單”通通無法遁形。3月13日,在微信品牌權利人保護大會上,微信首次發布《微信品牌權利人保護報告》。自2016年3月正式推出以來,微信品牌維權平台共接入186家國內外企業,400多個國內外知名商標與微信一起攜手打假。

截至2017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到7.72億,手機網民規模達7.53億,手機網民占比達97.5%。隨著互聯網和數字經濟的飛速發展,各類商業形態在互聯網社交平台中不斷萌發,與此相關的知識產權保護麵臨新形勢和新難題,為平台帶來新的挑戰。騰訊公司總法律顧問艾文博表示,微信在高速發展中不斷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手段和保護水平,在微信全場景中建立品牌維權平台和全電子化的侵權投訴係統等各項知識產權保護功能,並貫穿於產品的全流程中。

報告顯示,在投訴信息的高頻關鍵詞上,“代購”、“專櫃”、 “原單”、 “高仿”最為頻繁,“專櫃”“原單”“高仿”分列二三四位。“定製”、“A貨”、“工廠”、“複刻”、“1:1”也排在前列。從投訴內容涉及的商品品類上,鞋類、箱包、鍾表以及成衣被投訴最多。從侵權行為所在地域上,廣東、福建、黑龍江是高發地。值得點讚的是,約有21%的用戶提交投訴線索是源於公益熱心,隨手點擊微信右上角的投訴按鈕,就能輕鬆地全民參與“打假”。

騰訊公司法務平台部總經理謝蘭芳表示,微信創建“微信品牌維權平台”、“公眾平台整體運營保護”以及“全電子化侵權投訴平台”“三位一體”的全方位、創新型的社交平台品牌保護方案。

微信品牌維權平台打破侵權鑒別瓶頸,侵權投訴覆蓋全場景

相較於網絡交易平台,社交平台的品牌保護麵臨更為隱秘、複雜的商業形態。微信作為社交服務平台,相對缺乏品牌權利人鑒別仿冒品信息的專業資質和能力。騰訊公司法務平台部總經理謝蘭芳表示,朋友圈內侵權行為處理有“三難”,主要是權利人發現侵權內容難;普通用戶不是合適的知識產權權利人,投訴難;微信沒有專業的鑒別能力,鑒別難。

針對部分不法用戶利用朋友圈這類私密場景發布、傳播仿冒品信息,導致品牌權利人難以發現潛在的侵權行為,微信推出微信品牌維權平台,解決社交平台服務性質帶來的侵權鑒別瓶頸。

自2016年3月正式推出以來,微信品牌維權平台共接入186家國內外企業,覆蓋了18個國家和地區,國內外知名商標超過400個。以國別來看,美國、中國、瑞士、日本、法國的企業接入較多。以大洲分布來看,歐洲企業接入最多,占46%,亞洲企業其次,占30%。 這一數據說明經濟發展水平較好、法律保護強度較高的國家和地區對於知識產權保護更加重視。

截至2017年12月,品牌權利人向品牌維權平台提交了75840件品牌侵權處理通知。其中的72353件通過了審核,審核完成率超過95%。申訴用戶通過的成功率僅為不足0.1%,平台審核準確率高達99.9%。

在公眾平台認證賬號運營保護方麵,微信建立了名稱主動防禦機製、綜合運營規範機製和微信小程序品牌保護等措施。通過商標關鍵詞庫,係統主動攔截各類開發者、運營者提交的不當命名需求,平均每日命中帳號數約為3100個。謝蘭芳表示,商標關鍵詞庫在前端主動承擔了超過97%的攔截,權利人僅承擔不足3%的投訴工作,主動有效為品牌權利人築起了公眾平台名稱保護的護城河。

此外,資質關鍵詞庫攔截機製,每日平均命中次數達41500次,命中的帳號數達10,300個。通過運營過程中的資質材料強製提交機製,平均超過97%資質存疑的帳號最終因無法滿足平台的要求而行為被平台所禁止或者被排除出平台。

謝蘭芳表示,微信已經建立起了全麵、便捷的知識產權線上侵權投訴係統,覆蓋微信公眾帳號和微信個人帳號。侵權投訴係統均可以做到投訴資料電子化、投訴進程可視化、處理時間高效化、處理結果明示化。相較於微信品牌維權平台,侵權投訴係統的使用無需提前申請接入,覆蓋微信產品全場景。所有品牌權利人在發現侵權行為後均可以進行投訴。

此外,從2016年至今,電子化侵權投訴係統處理涉及商標及品牌侵權的投訴通知已累計超過28,900餘例,其中針對公眾平台文章投訴約為11,150餘例,針對微信個人帳號投訴約為17,750餘例。

對於新推出的小程序,微信以技術研判和主動巡查多措並舉在小程序功能下保護品牌權益。微信針對性地增設了發布審核機製,即每個小程序在發布前需要經過平台按照相關審核規範進行審核,攔截明顯不合法的小程序。針對審核無法發現的侵權問題,設置充分有效的“平台-開發者”轉交渠道,要求開發者對投訴予以回應和及時處理。

近期微信通過用戶投訴和主動巡查發現,已永久封禁了 1833 個 侵權高仿類小程序,並在注冊、認證和審核環節進行攔截限製。

廣東、福建、江蘇、浙江是涉假公眾號高發地

報告顯示,從投訴信息的高頻關鍵詞來看,“代購”“專櫃” “原單” “高仿”最為頻繁的出現,其中第一大熱門詞“代購”出現了23,088次。“專櫃”“原單”“高仿”分列二三四位。“定製”“A貨”“工廠”“複刻”“1:1”也排在前列。大多數售假者試圖用宣揚貨物來源的合法性來掩藏售賣仿冒品的實質,以“代購”“專櫃”“海關”等詞語蒙騙其他用戶。從投訴內容涉及的商品品類上,鞋類、箱包、鍾表以及成衣被投訴最多。

從侵權行為所在地域上,廣東、福建、黑龍江是高發地。經過對被處理帳號注冊地域的分析,被投訴人帳號集中在廣東、福建、黑龍江、江蘇、浙江、江蘇等省份。其中廣東占比26.04%高居首位,福建占比10.67%,黑龍江占比9.88%。依據媒體的公開統計和報道,廣東、福建、江蘇、浙江同樣也是線下假冒侵權行為的高發地。

這種線上與線下侵權行為的發生地域存在高度的吻合性,充分說明了互聯網線上品牌侵權行為本質上是線下侵權行為,互聯網所存在的商品侵權問題,是由現實社會導致的。也說明進一步深化打擊品牌侵權行為,需要線上線下“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倡導“平台-權利人-用戶”聯合打假

隨著社交用戶行為模式和社交平台商業形態的快速演變,社交平台的品牌保護形勢會更加複雜。謝蘭芳表示,品牌維權平台改變了傳統的“權利人投訴-網絡服務者”處理模式,用戶可以向平台和權利人同時提交售假線索,構建三方的橋梁,利用廣大用戶的力量來打擊微信內的售假行為,實現維權多贏共利的效果。

此外,據報告介紹,微信品牌維權平台近期完成了升級計劃,完成4大功能模塊38個功能項目的全麵升級,讓權利人的處理侵權線索更為便利,讓平台的處理更準確、更有效率。

“對品牌權利人的合法權益予以保護是我們自我要求和自我驅動的結果,也是騰訊知識產權保護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艾文博表示,互聯網環境中的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是一個係統性工作,需要騰訊、品牌方、用戶和社會形成合力,整體推動。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