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辦公巨頭WeWork在華加速擴張 - 今日頭條

共享辦公巨頭WeWork在華加速擴張

來源:東方財富網 2018-02-13 22:47:00

進入中國市場一年半後,共享辦公巨頭WeWork宣布將進入深圳,以及廈門、成都、蘇州、杭州等8個城市。

  進入中國市場一年半後,共享辦公巨頭WeWork宣布將進入深圳,以及廈門、成都、蘇州、杭州等8個城市。

  2016年7月,WeWork正式進入中國市場,首站是上海。截至目前,WeWork在大中華區隻進入了上海、北京、香港三座城市,開店數量是11家。

  盡管在中國的覆蓋率依然偏低,但無損大眾對這個品牌的認知度。時至今日,大眾提及在資本市場獲得青睞的優客工場等本土品牌,仍無法忽略WeWork帶來的啟發和影響。

  異地擴張的過程中,WeWork這個行業先鋒能否展現比本土公司更多優勢?另一麵是,WeWork在大中華區的擴張步伐能否高於集團平均速度?

  WeWork在全球範圍內以每年翻番的速度成長。有一串數據可以佐證:截至2017年3月,WeWork擁有超過120個辦公空間,全球會員數超過9萬名;如今,前後不過一年,WeWork的官方數據顯示,已在全球20個國家,66座城市,擁有212個辦公空間,會員超過20萬。

  “如果中國(擴張)不比全球速度快幾倍,就是我的工作沒做好。”WeWork大中華區總經理艾鐵成表示,目前正在緊鑼密鼓地跟深圳本地的合作夥伴籌備中。

  從上海、北京再到籌備中的深圳,計劃中的蘇杭、成都等城市,是一線到準一線(強二線)城市的下沉過程,然而又是擴張過程中不得不攻克的堡壘。

  經濟、人口、城市的創新程度、文化底蘊等因素,將成WeWork進入一座新城市之前的考察和調研重點。

  WeWork花了大量時間在前期調研階段。艾鐵成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了解中國這個市場,了解中國會員,包括創業公司、大中型企業,以及本地的合作夥伴。”

  艾鐵成於2017年9月加入WeWork,在此之前,他任職於迪士尼。這兩個工作有共同點,便是全球性的品牌如何在中國落地。

  在艾鐵成看來,迪士尼帶來的工作經驗是,“了解你的客人想要什麽,真正地了解他們的情感需求和功能需求。”這個經驗投射到WeWork便是,隻要用戶有需求,他願意為之做很多嚐試。

  “本地化不是流於表麵的,真正的本地化就是中國人想要什麽你就要有什麽,這就是本地化。當時迪士尼進中國,我們做很多消費者研究,中國人要的是原汁原味的迪士尼,他們要的公主就是外國的公主,而不是中國人。”

  但這不等於WeWork拒絕本地化。除了中國公司的團隊成員大多數是中國人外,WeWork還尋求與本地開發商進行合作。

  合作方式可分為三類,其中一類是營收分成。例如2016年11月,WeWork和遠洋達成了地產戰略合作,這種模式是WeWork提供品牌、設計、數據信息、全球會員網絡資源以及運營支持,而遠洋提供地產物業、本地化運營以及資金支持,營業收入五五分成。

  還有一類是“Powered by We”,在這種模式中,WeWork的角色是從提供空間轉變成提供服務,輸出品牌。

  “很多大的企業有自己的樓和園區,因為體驗過WeWork的空間和社區,覺得很好,就會邀請WeWork進駐到它們的園區裏麵。WeWork有一整套的技術幫它們做調研、設計、建設、運營,最終將它嵌入到我們全球社區裏麵來,而WeWork不付租金。”艾鐵成表示。

  第三種是最基本、傳統的方式,即通過租賃場地,把它改造成為WeWork的社區,再去招募會員。

  艾鐵成認為,這三種方式沒有哪一個更優更劣,對公司而言這是一個組合,而這種組合的方式可以滿足規模的快速成長。

  為了開拓中國市場,WeWork在中國成立了獨立的公司,投資也是獨立的投資。2017年7月,軟銀集團及私募基金弘毅向WeWork投資5億美元,並設立中國WeWork公司。這5億美元將專款專用,用於WeWork在中國市場的擴張。

  軟銀和弘毅在盈利和資金回報周期上有什麽要求?

  “(軟銀和弘毅)與我們的理念非常一致,這種回報就是未來幾年整體的增長。我們的首要目標就是擴張。”艾鐵成說道。

  盡管這是一門借助空間載體運營的生意,但WeWork並不滿足於做“二房東”式的房地產租賃公司,也拒絕被稱為房地產公司。

(原標題:共享辦公巨頭WeWork在華加速擴張)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