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苦盼,“三無”小島年貨終運到,休假官兵終於可歸家!

來源:衝鋒號 2018-02-13 17:10:35

2月5日,東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駐南澎島官兵像迎接節日一樣,迎來了物資補給船。這一天,他們盼了近一個月。

南澎島是一座無淡水、無市電、無居民的“三無”小島,位於廣東省南澳縣。島上連隊物資補給、官兵上下島的唯一方式就是船運。

自今年1月5日補給過後,因天氣原因,再無船上島。小島每年9月至來年4月,受東北季風影響最大,補給時間間隔少則兩周,多則一個月以上,連隊最長一次是54天沒有上過給養。

一、苦盼數日終見船

2月5日,上午8時30分,旅登陸艇二中隊一艘交通艇滿載物資,準時啟航。當天,天色昏暗,剛出碼頭時,海麵風平浪靜,外海實則暗流湧動。

▲ 隊長吳新春(左)在船艇駕駛室,密切注視當麵海況。

▲ 船艇一路破浪、曲折航行,原本70分鍾的航程,用了近100分鍾左右才抵達南澎島。

▲ 吳隊長站在駕駛室外,根據風浪變化下達指令,修正航速,調整航向。

▲ 南澎島所在連指導員歐曉帥見到補給船,仍眉頭緊鎖,風浪過大,船能否靠上碼頭、補給能否上島,他心中仍有疑慮。

當時,正值漲潮期,湧浪4米,陣風8級。交通艇在風浪的作用下,船身左右搖晃得厲害。“以前也有過這樣的情況,船離碼頭最近時隻有10幾米,就是靠不上去,然後返航的。”二中隊中隊長吳新春不得不采取強行靠岸的方式,將船艇靠上碼頭。“他們等太久了,我們無論如何也要把給養送上去。”

▲ 一個月都沒有船,準備上島的官兵有些迫不及待。回南澎島對於他們來說,意味著回家。

▲ 下島看病的譚俊輝,一個月後再見到自己的連隊、自己的戰友,欣喜之情躍然臉上。

因風浪太大,不具備架設踏板條件,船上1噸大米、300公斤麵粉、5桶柴油等159種戰備糧秣、主副食和瓜果蔬菜連同“星網工程”數字衛星接收機和數百件包裹,隻能采取拋擲傳遞的方式送上碼頭。

船艇晃動的時候,人在上麵行走很容易摔倒。而碼頭遭受海水經年累月的衝刷,長出了青苔,人踩上去也極容易滑跤。幸好,島上官兵已經有了經驗。

▲ 後麵人拽著前麵人的外腰帶,確保安全。

▲ 連隊電視機壞了,需要送到南澳縣維修。

休假的4名官兵中,有2名士官。炊事班長羅國固,在島上待了15年,至今單身,他這次下島的目的隻有一個,相親。而作為家中長子的下士胡炳然,母親患病急需動手術,正等著他回去拿主意。順利的話,他第二天晚上9點就可以見到在廣西柳州老家的父母。

如果風浪小,船艇原計劃在碼頭停靠一段時間,最久可停4個小時。但當50分鍾後,所有物資從船上轉移到了碼頭,休假的4名官兵也跳上了船,船艇便迅速返航。

▲ 物資運送完畢,歐指導員(右一)皺著的眉頭也舒展開來。他要到旅裏參加集訓,等船來時,十天的集訓已過去5天。

南澎島上手機信號很弱。準備回家領證的連隊機要參謀葛保成,在返航途中,手機一有信號,就趕緊打電話給未婚妻尹慧,讓她幫忙訂票。

“我昨天就告訴她今天會有船,她也不是太興奮,都習慣了。好多次說能下島了,突然間又取消。”葛參謀說,“我準備坐今晚10點的飛機,淩晨到武漢。她要來接我,我不讓她來。晚上一個人怕不安全,她不聽,非要來,真是的。”

二、司務長田濤的期盼

▲ 連隊一個月沒上給養,司務長田濤(圖中左一)比誰都著急。

2月4日,9時21分,田濤接到第二天有船上島的通知。9時26分,這個土家族小夥便帶上人和車,直奔軍糧供應站取大米和麵粉。這個月裏,田濤接到好幾次開船的通知,雖然都被取消,但他每次都認真準備。這可能是年前最後一次補給,田濤需要為連隊訂滿30天的菜量。

▲ 聯係蔬菜供應商、供水商、小賣部,開油料請領單…田濤拿著物資清單一項項核對勾畫,一天打了近百個電話,手機微信提示音1分鍾內響起數十次,語音、文字信息根本接不過來。

▲ 說好五桶柴油,一滴都不能少。圖為,田濤正在查看柴油是否加滿。

田濤充滿電的手機,不到半天時間就耗個精光。這一天,他跑了5家商店、2次油庫,單為裝載物資就跑了3次碼頭,一直忙到深夜。

▲ 田濤與蔬菜供應商一項項確認訂購的菜品是否配送齊。

5日一早,田濤便趕到碼頭,清點清查物資。柴米油鹽醬醋茶,少一味,對於“三無”小島上的官兵來說都是大事。船快開了,嘴裏塞著麵包、來不及吞咽的田濤,將物資碼放整齊後才進的船艙。物資補給安全送上島,是田濤最大的期盼。

三、軍嫂隨船運補給

▲ 2月4日晚,軍嫂王榮打開手機手電筒為裝載物資的官兵照明。

▲ 當天,有一名軍嫂也在這艘艇上,她是副連長劉衡的妻子王榮。營裏得知王榮要來探親,特意安排劉衡到南澳島負責工作,方便陪伴家屬。

▲ 負責連隊後勤的丈夫劉衡正專心清點物資,他都沒有發現海風吹得妻子王榮流下了鼻涕。

登陸艇到南澎島一般需要航行2.5個小時,而交通艇也需要1.5個小時左右。當劉衡把這些情況告訴王榮時,這個湖南妹子堅持要去看看丈夫生活了5年的小島和與他同舟共濟的戰友們。劉衡從當新兵開始就在南澎島,運送過數次給養,但對於船能否順利靠岸、補給能否上島,他心裏也沒底。

▲ 幾名官兵被風浪顛得反胃,吐得七犖八素

一路上,王榮雖然貼了暈車貼,但她還是吐了4次。船離南澎島越近,風浪越發嚇人,海浪將船舷拍打得“啪啪”作響。王榮想邁出船艙跟戰友們打個招呼、拜個早年,剛起身,她就被晃得左搖右擺。

▲ “沒想到,上一次補給這麽難。遇到天氣不好,還要這樣子拋噢。”期間,王榮看到一個包裹接得不及時,掉入海裏。船上的人讓碼頭上的趕緊去撈,可沒人去,因為還有大批的物資等著搬運。

▲ “我剛好站在船艙口這個地方,看到有一個戰士把東西往上麵遞,也暈得不行啦,碼頭上的人就說,‘你歇一下吧,你歇一下吧。’但他還是不停地遞、不停地遞。”王榮說。

▲ 裹著外套的王榮癱坐在沙發上,抿著嘴,竭力不讓自己吐出來。看到有人拍照,她有些不好意思。

大風吹得人瑟瑟發抖,海水打在王榮身上,讓她感到又冷又暈。掙紮了20來分鍾,王榮依舊感到頭暈眼晃、身體極不舒服,她便坐回沙發,想要恢複一下體力。等王榮再出來時,官兵已解開纜繩,艇離小島越來越遠。

▲ 回到港口時,太陽已經出來,一切風平浪靜。剛才的大風將王榮的頭發吹散。

▲ 王榮從丈夫手中接過空水桶遞上岸,幫著官兵卸載物資。

▲ 在等車返營時,王榮依偎在丈夫身旁,玩起了手機。

“我以後不會再催他,‘哎,要不下來探親啊、休假啊’。應該不會再催他趕緊下來了吧,暈船暈得太厲害了。”王榮望著丈夫說道。

四、島上風光無限好

“在島上任何一處高地坐下,你看到的都是湛藍色的海。”南澎島官兵說。

亞熱帶海洋景觀是壯麗的,南澎島的風光是迷人的,官兵戍守在海島,忍受孤獨的同時,享受著最美的風景。

▲ “吹啊吹啊,我的驕傲放縱。”島上一年6級以上大風天氣有200多天,這棵樹的造型是吹出來的。

▲ 拿起手機,隨手一拍,南澎島上的官兵瞬間化身為風景搬運工。

五、南澎官兵幸福事

最美的風景總是在最險處,在最艱苦的地方。南澎島上官兵除比武、休假、看病外,無特殊情況,一般不下島,一般也下不了島。

有人形容南澎島的官兵好辨認,三個字,黑黑的。黑黑的,就是從南澎島上下來的兵。黝黑的皮膚,是南澎島上的海風和強烈紫外線給每名官兵的饋贈,更是連隊官兵練兵備戰的有力證明。近三年來,連隊有3名官兵獲得全軍性表彰,連隊更是被表彰為先進連隊、先進基層黨組織。

連隊自去年轉隸至東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後,旅黨委班子成員便第一時間上島,為官兵辦了6件實事:

一是更換了光伏發電站120塊老舊的蓄電池;

二是購置了3台柴油發電機;

三是新建了一個冷藏庫;

四是更換了2輛三輪摩托車。要是沒有三輪摩托車,這麽多物資從碼頭搬運回連隊,需要花費全連官兵一天的時間;

五是島上已婚幹部下島不方便,每月集中5天時間調休,或累積一個季度,一次性休假15天。家屬每年可來隊2次,期間官兵可下島至營部所在地南澳縣工作,陪伴家屬;

六是旅隊成立文藝輕騎兵,將文藝節目送上小島。

這6件實事,給官兵解決了不少困難。

六、守島有我請放心

可能有人會有疑問,官兵守著這“三無”小島有什麽意義?

南澎島扼守著台灣海峽通往太平洋的國際航道,每天通過這片海域的遠洋貨輪少則幾十艘,多則上百艘。不知道下麵這個故事能否算作官兵的回答?

有一年5月,一次強台風正麵襲擊南澎島。風雨中,50餘名欲向境外偷渡人員突然登上小島,被巡邏的官兵逮住。連隊立即將偷渡人員控製住,並上報情況,避免了一起重大涉外事件。

一代代官兵戍守在這400×800米、麵積僅有0.34平方公裏的南澎島,默默奉獻出青春年華。為國守島,官兵無悔。春節將至,南澎島官兵向全軍官兵拜年,也祝全國人民新春快樂。

最新消息:

根據天氣情況,2月14日,臘月二十八,連隊將再次迎來補給船,除了一些年貨、桶裝水和蔬菜類給養,還有下島參加集訓的連隊指導員歐曉帥、副指導員董海星。

教導員陳威、已經休假的連長王俊將帶著父母一同上島向官兵拜個早年。

這條船原定於2月13日,臘月二十七就要上島,由於天氣原因被推遲。

特別感謝為此稿做出貢獻的(韓誌言、宋水生、宋湛若、聶槃、林澤青)

部分圖片提供者(劉乘源、田全彬、劉衡、田寶輝、田濤、譚俊輝、廖銘堅)

作者:賴橋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