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打架不冰球 一文讀懂冰球場單挑的江湖規矩

來源:騰訊體育 2018-02-12 19:41:00

[摘要]在2月11日進行的冬奧會女子冰球比賽芬蘭對美國的比賽中,雙方球員發生了推搡行為。許多球迷認定此行為為冰球場上的打架。本文將為您具體介紹冰球場單挑以及世界範圍內因打架聞名的球員。

騰訊體育2月12日訊 2月11日,在平昌冬奧會女子冰球小組賽中,芬蘭隊對戰美國隊時,出現了推搡一樣的小衝突。對此,有些觀眾可能疑惑這是否犯規?是否就是人們常說的“打架”呢?

確實,有人曾說“無打架,不冰球”。打架在冰球運動中司空見慣,甚至已經成為了一種冰球文化。據《科學24小時》報道,在北美冰球職業聯賽(NHL)上,基本上每3場就會有打架上演。由此可見,冰球打架事件是多麽頻繁。下麵,我們將介紹一下冰球文化,科普一下冰球場上的合理衝撞、犯規和打架的區別,同時細數下那些暴脾氣,愛打架的球星。

合理衝撞和犯規的區別

比賽中,運動員可以用肩、胸、臀衝撞對方控球隊員,但不得滑行三步以上或跳起來進行衝撞,也不得從背後或距離界牆3米以內向界牆方向猛烈衝撞,否則就是非法衝撞。凡是非法衝撞者,裁判員將視情節對他進行2分鍾小罰或者5分鍾大罰及附加10分鍾違例,嚴重者將被判罰為嚴重違例或者取消比賽資格。

而用手推人、抱人,用腿絆人,用肘頂人,用杆鉤人、絆人,橫杆推阻,將杆舉過肩部以上,持壞杆參加比賽,向場外投擲球杆,用杆打人,用杆頭刺人或杵人等現象都屬於犯規,裁判員將視情節給與小罰、大罰、違例或嚴重違例的處罰。

為什麽冰球容易出現打架場麵?

原因很簡單。首先,冰球速度快,經常出現身體接觸,增加了出現摩擦和打架的可能性。其次,從官方到球員到球迷,都默認了打架是冰球比賽的一部分。一旦場麵過於平靜,觀眾反而不會買賬。實際上,無論是知名度很高的NHL,還是不為人知的俄羅斯聯賽、加拿大聯賽,都有著“光榮”的打架傳統。

當然,其它運動中“打架”是非法的,會被罰出場,而冰球的“打架”是“合法”的。隨著鬥毆事件的增加,各項運動的管理者們都想出了很多主意,比如冰球,就采取了默許球員發生1對1赤手單挑的驚人規則。

作為觀眾來說也都非常喜歡刺激的場麵,打架似乎更能激發他們的情緒,有球迷更是專門看打架的,他們會對那些不敢打架的球員報以噓聲。為了增加比賽的觀賞性,冰球執法裁判也有意識地默認了打架的發生。在NHL有一次裁判終止了即將開戰的一次鬥毆,結果遭到全場觀眾狂噓。

冰球打架的江湖規矩

打架已經成為冰球比賽中約定俗成的一部分。就像中世紀騎士對決,雙方球員一對一PK,直到某一方被打倒在地。

和一般人概念中的“打架”不同,冰球比賽中的“打架”頗有些“紳士風度”。重要的一點是:被允許鬥毆的球員絕不能拿著球杆,用腳上鋒利的冰刀相互攻擊,按照冰球聯賽的規則,雙方必須脫下護具,隻被允許用拳頭解決問題。

冰球打架還有一定的程序,一般程序是:首先,雙方進行肢體和眼神上的交流,達成“可以打架”的共識,同時裁判後退,為雙方騰出空間;接下來,打架雙方丟掉不必要的裝備,比如丟掉金屬球杆、脫掉帽子和手套,然後擺開架勢;最後,雙方正式交戰,用拳頭解決戰鬥,雙方均是用拳頭擊打對方的臉、鼻、口等部位。

當某一方沒有還手之力或被打倒在地時,意味著打架結束。此時裁判會再次上前,將雙方拉開。接下來等待雙方的,就是停賽5分鍾左右的處罰,或者罰款。而兩位動手的球員也是一笑而過,日後見麵照樣說說笑笑。

嚴禁群毆事件

冰球場上,決不允許出現多對一的群毆事件,不管多少人參與打架,都必須是一個對一個,保持公平。俄羅斯冰球聯賽曾發生了多達30人參與的群毆,交戰雙方一麵派出15人,誰也沒占誰的便宜。當然,事後裁判還是要站出來意思意思,處罰一下,不過這個時候觀眾已經過足了眼癮,也能安安穩穩的坐下來繼續觀賞比賽了。

冰場上打架還有一條潛規則:雖然在場上所有人都可能打架,但打架的雙方在身價或價值上都是基本對等的。因為打架的兩方都被罰5分鍾,所以這就是為什麽每個隊的攪局者想盡一切辦法騷擾對手的明星球員,以求激怒對方,最好的結果是對方明星球員腦袋發熱跟你打一架,一塊罰下。明星球員其實偶爾也打架,但大多從不掉價,基本上明星球員vs明星球員。這麽做自己不掉價,同時也不傷害球隊。

裁判會勸架嗎?NO!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冰球場上經常打得不可開交,但裁判永遠是袖手旁觀。有的球迷不禁會問:為什麽裁判不勸架?更意外的是一旦雙方球員要拚個你死我活的時候,裁判暫時會變身拳擊裁判,站在一旁看著“拳賽”進程,直到一方被打倒在地,裁判才會上前把雙方拉開,這場合法鬥毆宣告結束,兩位拳擊手各自戴好護具重新投入比賽。

其實,裁判之所以不勸架,是由於勸架過於危險——之前在加拿大一場冰球比賽中,一名司線員被一位隊員腳上的冰刀割破頸部,血流不止,直接陷入昏迷。另外,為了增加比賽的觀賞性,裁判也有意識地默認了打架的發生。當然,等打架結束後,裁判還是要出麵維持秩序的,還要兼顧“打掃戰場”,以免影響此後的比賽。

NHL Enforcer(執行者/行刑人)是標配

冰球球員分工明確,什麽樣的球員碰到一定情況該幹什麽事,隊員們心裏都很清楚。除了一般的進攻防守外,NHL中有一種球員角色是專門用來打架的,可稱他們為“全職fighter”,就是我們所說的執行者/行刑人。這些球員進攻防守能力都一般,5分鍾左右的上場時間,拿著最低的工資,但卻幹著“保鏢”的工作。

每個NHL冰球隊都有自己的執行者,他們的工作就是打架。他們上場的任務說明很簡單:你敢碰我們隊的優秀球員,我們的得分手,我就打你的臉。當對手在比賽中動作過大的時候,或是有隊友遭到挑戰,這類球員就一馬當先出來打架。有時候出於戰術需要,這類球員也會挑釁對方的核心球員,通過“兌子”減弱對方的戰鬥力。打完架之後,就乖乖地等裁判處罰。

雙方的執行者一般都是身高體壯不怕打的球員,幾乎每場比賽都會對對手拳腳相加,而他們往往也是球隊的明星,有著很多的崇拜者。

合格的執行者能對攻擊馬上作出強硬反應,能和他的隊友堅決站在一邊。這類球員必須要能打,需要他展示強硬的時候,就必須硬得起來,這才是真正的冰球執行者。有部電影叫《冰球壞小子》講的就是執行者。有興趣的球迷們,可以找來過過癮。

NHL八大暴脾氣球星

No.1 Chris Pronger

Chris Pronger有著成功的職業生涯,在比賽的各個方麵表現都很穩定。然而,他常常用肘擊對手,並在2008年季後賽時用冰鞋踩了Ryan Kesler的腳。2009年,他甚至還因為打架被禁賽9次。因此,Chris Pronger總是出現在NHL最佳執行者的排名裏。

No.2 Jarkoo Ruutu

Jarkoo Ruutu是個地地道道的暴脾氣。他在觀眾心裏也是個地地道道的執行者。當然,真正將他形象刻入人心的是他能以任何方式挑釁對手與他來一場單挑。更出名的是,他竟然在軍刀隊執行者Andrew Peters身上留下了牙印。

No.3 Dan Carcillo

Dan Carcillo在他的職業生涯早期就已經成為一個因為暴脾氣聞名的人。他是那種會在扭打中第一個衝出來保護隊友的人,但也是會做出諸如將油人隊防守隊員Tom Gilber重重撞在板牆上或是在東部決賽毆打裁判這樣行為的人。

No.4 Raffi Torres

Raffi Torres就像Carcillo一樣,是每個球隊都需要的,受到很多球隊和球迷青睞。然而,他也是一個出名無情、暴力、不考慮對手安全的球員。在他的記錄裏,最出名的是他因對芝加哥黑鷹隊的前鋒Marian Hossa的一記重拳爆頭而被停賽25場。

No.5 Bryan Marchment

在Marchment的職業生涯裏無論何時與他對抗都是令人痛苦的。他幾乎像是把球場裏的騷動當成樂趣,經常用膝蓋暗傷對方球員。他甚至在捕鯨者和流浪者之間的比賽中因為開場的一記高杆犯規而試圖弄傷Mike Gartner的肺部來報仇。

No.6 Jesse Boulerice

Jesse Boulerice就是現實版的Goon(冰球壞小子裏的主角)。 他在NHL裏打球隻有一個原因:打架、威脅他人以及和一些沒他強壯、卻比他更有天賦的球員單挑。他最著名的事件是把溫哥華加人隊的中鋒Ryan Kesler打到重傷,因而被禁賽25場。

No.7 Ron Hextall

Ron Hextall絕對是聯盟有史以來最火爆的運動員。他經常在停球後仍控製不住自己的火氣,常常示意對手前鋒進行單挑,也不容人任何人妨礙他的“工作”。他被看作是守門員的執行先鋒,總是做好扔下手套幹仗的準備。最著名的是,他1989年對Chris Chelios的複仇攻擊。

No.8 Nathan Walker

澳大利亞冰球新星Nathan Walker剛進入北美冰球聯盟(NHL),還沒開始打常規賽,就和蒙特利爾加拿大人隊的老兵Andrew Shaw在季前賽先幹了一架,火爆脾氣可見一斑。

中國球星脾氣見長

張铖

在亞洲冰球聯賽上,中國小將張铖被撞後暴揍韓球員,引起熱議。這位19歲的中國小將,在去年的亞洲冰球聯賽與韓國高一隊的比賽中單挑的也是他。莫非他也是傳說中的“執行者”。

溫超VS英如鏑、宋安東

中國“情景喜劇之父”英達之子英如鏑和NHL中國第一人宋安東均效力北京隊,英如鏑在混戰中遭遇重拳襲擊,宋安東也遭到哈爾濱隊兩名隊員夾擊。就在宋安東扔掉球杆、手套,準備與哈爾濱隊員“單挑”時,哈爾濱隊溫超在一旁偷襲,一拳擊中宋安東頭部。

雖然NHL缺席本屆平昌冬奧會,但冰球的打架文化也未必會因此有所收斂。所以,明白了合理衝撞、犯規和打架的區別,在享受冬奧冰球盛宴時,大家可以一起來找找那些隱藏的“執行者”。

(Jane)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