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傳銷騙子又換馬甲,年輕人可別犯傻!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2-12 10:13:51

主播君的話:

  求職不順時,也許一個電話,就能讓你掉入傳銷人員設置的陷阱。渴望暴富時,也許一番演講,就能讓你輕信傳銷人員編織的謊言。近年來被傳銷坑害的年輕人不時出現,如今跨國傳銷又進入了我們的視野。對於這些傳銷新品種,年輕人,你們可要擦亮眼!

  在幾天前的一則語音信息裏,馬來西亞商人賴彩雲告訴她的追隨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郵政局為我發行了賴彩雲個人肖像郵票”。

  這位女士在馬來西亞享有“拿督斯裏”的封銜,這一封銜通常授予那些為國家作出貢獻的知名人士。賴彩雲創辦的“滿星雲”,聲稱旗下電商平台在全球擁有2100萬名會員,其中約一半是中國公民。她通過社交軟件和視頻網站向中國的追隨者發送小視頻,內容包括普及全球局勢,介紹公司近況, 有時還主動提醒“中國親人小心網絡詐騙”。

  質疑:

  滿星雲中國會員的反叛者,他們被賴彩雲形容為“胡攪蠻纏”者稱,賴是網絡騙局的成功編織者之一,她的許多說法都靠不住。比如中國郵政局並未為她發行過肖像郵票,她所聲稱的這項業務,在郵局叫做“個性化郵票”,數年前已推出,幾十元就可辦理,隻是在郵票主票之外印一張帶有個人肖像的附票。

  2016年,滿星雲發布過旗下“航空公司推介禮”等消息,馬來西亞時任交通部長駁斥稱,該公司未取得航空服務許可證。

  去年,馬來西亞央行將滿星雲列入了“金融與消費者警示名單”,提示其未獲馬來西亞央行的授權或批準,這一公告截至發稿時可以查到。但今年2月5日,滿星雲公司對就此事提出詢問的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稱,自己並未被列入異常經營名錄。

  “滿星雲”的聲音:

  一些中國公民到馬來西亞投訴滿星雲,他們在吉隆坡的大廈下拉起聲討的橫幅,奔波於當地警署和使館之間申訴,還到滿星雲總部樓下示威。

  對此,滿星雲方麵表示,這些人的目的別有用心,屬於報假案:“我們可以斬釘截鐵地確定從大陸來的那幾個人不是滿星雲的用戶!這幾個幽靈般的人迄今從來未曾嚐試過和我們聯絡,卻一上來就拉起布條示威。”

  馬來西亞國會議員林立迎是眾多赴馬“維權”的中國人為數不多的指望。近4年來,他為多批中國人提供了免費援助。從這些人身上,他注意到,目前存在著一種根植於馬來西亞、在中國發展下線,進行傳銷或非法集資的“生意”。

  中國一位反傳銷民間社團負責人對記者說,一些東南亞國家是跨國傳銷犯罪的“沃土”。這些國家與中國文化相通;注冊公司製度簡單,更容易申請到光鮮的“外殼”;一些國家對待傳銷等行為的法律遠比中國寬鬆。這締造了大量跨越海洋的悲劇。

  林立迎接待的中國人中,有人原是德高望重的村幹部,匯集鄉親的數百萬元存款,打算帶他們致富,如今卻血本無歸,不敢回鄉,老婆孩子留在村裏被眾人辱罵毆打。有人在馬來西亞媒體的閃光燈下嚎啕大哭。

  近幾年,被中國人舉報的馬來西亞公司裏,規模最大的一家,從中國的農民、工人,到英國、意大利的華僑,再到日本、韓國的退休老人,通通是其發展對象。一個將觸手伸向全世界的網絡,能在兩三年內蔓延開來。

  麵向馬來西亞當地人的傳銷往往粗糙簡陋,漂洋過海來到中國的“項目”則被精心包裝,內容包括製訂眼花繚亂的投資計劃,安排星級酒店內的會議、明星出席的晚宴,製造很大的排場。一些組織甚至請到本國前政府高官為自己背書。

  劉發瓊的故事:

  2017年,四川人劉發瓊兩次奔赴馬來西亞與林立迎見麵,舉報滿星雲公司。

  劉發瓊第一次聽說這家公司時,心裏充滿警惕。她記得滿星雲號稱是“下一個阿裏巴巴”,主營業務是電商,發展模式卻是大量發展會員,每單交870元的報名費,還給會員返還“原始股”和“電子幣”。這讓她聯想到了傳銷。

  但警惕並未持續很久。令她印象深刻的是,一些滿星雲的會員坐著飛機往返馬來西亞,出入豪華酒店,參觀公司的大樓和資產。晚宴上,耳熟能詳的港台歌星表演勁歌熱舞,公司還時不時發布與其他大公司合作的重磅消息。

  她還在組織裏聽說,公司在馬來西亞的港口與中國簽約,享受免稅政策,是“一帶一路”的前哨站;吸納會員是“股權眾籌”“全民持股”,屬於“中央”提倡的。

  她見識過朋友直播的滿星雲在吉隆坡舉行的年會,那裏燈火璀璨,人頭攢動。場外懸掛著“一帶一路”巨幅標語,在場者高呼“中國夢就是人民的夢”。很多會員告訴她,百度、騰訊、阿裏巴巴公司都是“境外勢力”控股的,滿星雲才是“屬於中國老百姓的致富平台”。她最終投入了幾萬元。

  直到2017年,滿星雲一再推遲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承諾,“基本所有承諾都沒兌現”,才讓劉發瓊漸感不安。

  李薇的故事:

  3年前,黑龍江人李薇在哈爾濱接觸了“威贏世紀”,被對方金碧輝煌的辦公室和五星級酒店裏開會的手筆折服。

  公司的創始人、另一位馬來西亞“拿督斯裏”吳帝慶一度在電視上與市領導一起露麵,令他信心十足。高額的投資回報聽起來極具吸引力:投資125萬元,兩年後回報480萬元,其間每月給予10萬元紅利。

  但收到3個月紅利後,李薇稱自己未能從威贏世紀再得到一分錢。對方給他的解釋是,公司進行戰略調整,歡迎繼續投資,收獲更高回報。他看到這家公司的經營方向從柬埔寨的彩票站,變成韓國的鱘龍魚、德國的“省油專利”、印尼的碼頭和中國的“養老計劃”。直到2017年4月,他對這家公司徹底失去信心。

  也是在那之後,他才知道,威贏世紀與滿星雲一樣,也是進入馬來西亞央行“金融與消費者警示名單”的企業。

  跨國追債:

  兩位不同方向的“投資者”——劉發瓊和李薇,經曆了同樣的痛苦:劉發瓊和丈夫頻繁吵架,與父母鬧翻。李薇無力償還按揭貸款,房產被銀行收走。在他身邊,有農民用五戶聯保貸款5萬元試圖致富,也有企業主將幾百萬元流動資金一股腦兒投入後破產。

  兩人最終想到的辦法,都是跨國“追債”。

  在林立迎眼中,初到馬來西亞的中國人大多茫然,很多人蝸居在50林吉特(約80元人民幣)一晚的廉價酒店。他表示自己能為中國人做的事情極為有限:召開媒體發布會,和他們一起扯著橫幅站在烈日下,當事人痛哭陳情,閃光燈一陣亂拍,換來一定的媒體報道;帶領他們去當事公司對峙,雙方會破口大罵,一度需要他呼喚警察維持秩序;和中國人一起去警署報案,警方會客氣接待,但幾乎從沒有下文。

  “在馬來西亞的每一天都是煎熬。”李薇搖頭說,他身邊匯聚了35位威贏世紀項目的參與者,每人湊了500元,委托4名代表赴馬“維權”。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為他們介紹了當地的法律援助公司,後者幫忙撰寫了馬來語的報案書,投遞到當地警局,卻石沉大海。

  劉發瓊說,中國使館工作人員告訴他們,應該回國解決這些問題。他們到滿星雲公司總部,卻發現大樓被反鎖。樓內的工作人員隔著門大喊,讓他們“有本事就去報警”。很快,賴彩雲的視頻出現在中國境內的視頻網站上,稱劉發瓊這批人“胡攪蠻纏”。

  滿星雲公司答複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稱,這群人在麵對公司職員的詢問時拒絕回答問題,完全不願意溝通;要求他們出示用戶證件或告知用戶號碼時他們均閃爍其詞,根本答不上話;問他們名字或聯係電話也閉口不言。

  滿星雲還表示已報警,指控對方報假案。

  然而在另一名聲稱被滿星雲欺騙的中國公民林茂華口中,情況完全是另一個版本。他參與的一次“維權”中,70多位申訴者被攔在滿星雲總部門外,無人前來溝通。但奇怪的是,申訴者的用戶賬號很快就全部遭到凍結。

  根據李薇向記者出示的立案告知書,去年7月,哈爾濱市公安局南崗分局已經對“威贏世紀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一案立案調查。但李薇表示,半年來多次詢問,警方隻說,這是一起全國性大案,由深圳警方牽頭處理,並未透露任何實質性進展。

  山東人林茂華一度前往北京,向馬來西亞駐中國大使館遞交申訴材料。外交官令他將材料留在門口,他至今未收到任何反饋。

  另一些自稱是滿星雲會員的人在去年8月,以“被詐騙”等案由,在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韶關市公安局湞江分局、湖南攸縣公安局等處獲得了立案。但截至目前,沒有人得到案件明確的處理結果。

  馬來西亞駐中國大使館就此事回複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稱,確實收到了這些申訴報告。“因為這些罪行是在馬來西亞犯下的”,報告已遞交吉隆坡當局以采取必要手段。該使館強調,馬來西亞的現行法律條例保護外國人在內的個人,且馬中兩國執法機構已在商業犯罪等問題上開展了密切合作。

  維權僵局:

  湖南攸縣公安局一位姓許的警察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表示,自己的確經手了涉及“滿星雲”的詐騙案。但他稱自己僅受理、統計本地涉案者的情況,統一向上匯報,並不清楚該案目前由何處負責。

  “這個案子涉及全國很多人,人數可能每天都在增加。類似案件本就麻煩,涉及跨國越境更是複雜,不是一個縣能牽頭。”這位警察說。

  林立迎議員感到,這些人踩進了兩國之間的灰色地帶。如果組織者是馬來西亞公民,居住在本國,卻指揮手下在中國行事,這將使兩國都不方便管理。

  他直言,馬來西亞目前隻對本土作案、坑害本國人的金錢遊戲監管力度較大。其中一家名叫“JJPTR”的馬來西亞公司,被不少境外民眾舉報,但最終在本國遭到查處的案由,僅是坑騙一位馬來西亞人6000林吉特。

  劉發瓊稱自己已經心灰意冷,不再寄希望於討回錢財,隻希望盡快擺脫過去。赴馬維權的中國人幾乎最終都持這種態度。

  劉發瓊和林茂華都曾相信,滿星雲子公司MSNI的“原始股”一度是他們的希望。很多會員並不了解,這支被他們視為財富源泉的原始股,其實掛在美國的OTCQB交易板上。有別於納斯達克主板,這是一個不需要注冊做市商,也不需要任何財務要求和定性標準即可登陸的場外交易市場。

  來源:

  中國青年報

  記者:程盟超

  編輯:陳鳳莉 李雅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