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勸三個膀大腰圓的男人不能吸煙,被一口煙吐在臉上,然後……

來源:鳳凰新聞 2018-02-12 18:51:04

每日人物幸運 趙爽 何鑽瑩報道

近日,在北京朝陽區一家涮羊肉店,王女士因勸阻旁桌不要抽煙無效,便拿出手機拍攝曝光其行為,視頻中,該桌男子伸手拍打王女士的手機。此舉引發網友熱議。

早在2015年6月1日起,北京控煙條例就規定公共場所、工作場所室內環境、室外排隊等場合禁止吸煙,違者將被罰最高200元。我們采訪了當事人王女士和其他幾位有過勸煙經曆的人,講述了他們的勸煙故事。

以下是四位勸煙者的口述。

王女士,在北京朝陽區一家涮羊肉店勸阻旁桌不要抽煙,並拍攝視頻曝光,引發網友熱議

那天,我跟我朋友在店裏吃飯,聞到很大一股煙味,就跟服務員說,隔壁桌在抽煙,你們製止一下。我看他們挺敷衍的,那個(吸煙的)人的態度也挺不好的,服務員說一下就走了,那個人的煙就拿著,根本沒有要掐滅的意思。而且服務員說完了之後,他們的態度非常惡劣,就是那種“你打擾到我們的興致了”的態度。

中途還有一個女服務員來了,說給你們搬到裏間去,然後那個人說:不用,沒關係。他們從始自終都沒覺得吸煙會打擾到別人。

直到我去拍這個視頻之前,他們都是惡言惡語。不管是服務員也好,我們也罷,跟他說這不能抽煙,都是說“就沒你事兒”、“你甭管”類似這種話。我說“既然這樣,你們好說不聽的話,那咱們就歹說。”我就把手機掏出來拍了。

我真的都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麽想的。當時我們拍視頻的時候,他伸手過來打我。旁邊鄰桌的一大哥,把他摁了一下。當時隔壁桌就有小孩,其他的那些食客們,看到了就幫我聲援。他們看到自己犯眾怒了之後,把煙掐了,我們這邊也沒有再拍攝,就都走了。

視頻截圖。

我以前也在公共場合製止過別人抽煙,但是遇到這麽奇葩、這麽激烈的情況是第一次。以前我通常都是跟店員反映,有的店員跟人家說這裏是無煙區,或者是說不好意思我們這店禁煙,一般也挺配合的。但是像這種理直氣壯的,我真是頭一次見。我覺得這種事情,就看不抽煙的人是不是願意為呼吸幹淨空氣的權力進行爭取。你要是認為無所謂,那是你自己放棄了;你覺得這個很重要,關係到你身體健康的話,那你可能是選擇跟人家去爭一下。你要麽就是吸二手煙,要不然就是出頭說。

有的人他放棄了呼吸幹淨空氣的權力,會覺得我的行為太較真、太矯情了。我在微博下麵看到一些人說:你打擾到了他們抽煙這樣很掃興,你應該躲開。我甚至覺得這是不是他們本人,這樣的人實在太少見了。我覺得違反相關規定還這麽理直氣壯的我還真沒見過。

以後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還是會去做,會更小心一些。好多職場上麵的這種問題會更嚴重——比如領導抽煙,你該怎麽辦?

其實我們的要求隻是想呼吸新鮮的空氣而已。呼吸空氣,這是活著的前提啊。那些說自己的有權抽煙的人,他們有權自己抽煙,但無權向空氣中排出毒物。

曹燕豔(化名),女,22歲,大四學生

小時候爸爸在家抽煙,我聞到煙味,鼻子和喉嚨會不舒服,我就知道抽煙對健康有害。我叫他不要抽,他就會去陽台上抽,後來他基本不會在家裏抽煙了。

因為在家勸煙很順利,而且我覺得抽煙是不對的,之後看到別人在公共場合抽煙我都會去勸。

上高中的時候,校園裏抽煙的老師挺多的。我記得有一次全級同學去醫院體檢,大家在醫院門口排了很長的隊,有個我不認識的男老師在旁邊抽煙,煙味很大,大家都捂鼻子捂嘴,我實在看不過去,就走過去跟那個老師說:“老師你能不能不抽煙。”當時他和幾個老師正在說話,他尷尬了一下,也沒責備我,而是笑嗬嗬地走到別的地方繼續抽煙。

後來我覺得老師吸煙的問題挺嚴重的,還給校長寫過校園禁煙建議信。我從校訓講起,又寫了學校老師抽煙的情況,最後還寫了建議,比如設立吸煙室之類的。校長回複了我,說我說得很好。但我也不知道學校後來有沒有相關措施去解決校園控煙的問題,我高中畢業後就沒想過這件事情了。

在高三之前,我勸煙一直都很順利,直到有一次我在電梯裏勸煙失敗了,之後我再也沒勸過煙了。

當時我不習慣住校,爸媽就在學校旁邊的老小區給我租了個房子。我住在11樓,每天都要坐電梯上下樓。

那天晚修放學,我回到家差不多十點了。電梯裏有3個30歲左右的陌生男人,他們都光著大膀子。其中一個男的在抽煙,長得還挺可怕的,染了黃色的頭發,膀大腰圓,穿了個白色汗衫,臂上還有紋身。我聞到煙味覺得難受,忍了兩三秒,覺得他在電梯裏抽煙是不對的。我就抬頭盯著抽煙的那個人,一字一句地對他說:“電梯裏不能吸煙。”

我說完,他沒有回我的話,而是慢吞吞地吸了一口煙,吐在我臉上,仿佛在說:“我偏抽,你能把我怎麽樣?”旁邊一個男的用非常難以言說的表情看著我,還發出怪異的笑聲,好像在說我是傻孩子一樣,我生氣又害怕,什麽都不敢說。

從那以後我再也不勸煙了。後來我在醫院等一些公共場合也看到過別人抽煙,想勸,但是回想起那次經曆,我有點悲觀,不想勸了。我覺得勸是沒用的,他該抽的還是會抽,電梯裏抽煙的人本就是不文明、沒有素質的,跟他講道理是沒用的。

李恩澤,中國公共場所無煙訴訟第一案當事人,43歲,公益律師

我有鼻炎,比較嚴重,空氣清新的時候都會不太舒服,要是遇上霧霾、煙霾就更不舒服了。我公司的衛生間有人吸煙,我都是盡量不去的。

去年6月份,我和我侄女和一個朋友從北京出發去天津旅遊。我們為了不暈車和沿途看風景,就選了K1301次普通列車的軟臥。我們的鋪位距離車廂交接處大概有兩個鋪位。當時我們三人坐在下鋪玩手機,有煙味傳來,我感覺有點嗆,我侄女就說應該是有人在過道抽煙。

我是公益律師,長期關注控煙問題,非常清楚北京和天津的禁煙條例,2011年衛生部公布修訂後的《公共場所衛生管理條例實施細則》,新增“室內公共場所禁止吸煙”,飯店、餐廳、網吧等7大類28小類室內公共場所將全麵禁煙,其中包括公共交通工具。我們三人就討論公共場合控煙的問題,旁邊的乘客說可以抽煙的,因為那裏掛著抽煙盒,還寫著吸煙區。

我侄女和朋友特地走出去看,果然,車廂交接區域的《鐵路旅客乘車安全須知》第五條明寫著“禁止在列車各部位吸煙。”他們還拍了照片給我看。我就覺得列車上既有禁令,又設立吸煙區,很矛盾。

資料圖。

剛好有個40歲左右的男列車員路過,我朋友就問他,“列車上不是禁止吸煙?”列車員說“我們的車允許吸煙,你看那接頭處不是有吸煙區嗎?在那可以吸。”他當時語氣很自然,好像他們都沒覺得在車上抽煙是個問題,我就搞不清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期間去車廂交接處抽煙的人沒間斷過,少的時候一個,多的時候有兩三個,甚至有的列車員也去抽煙,我們不想影響他們的工作和自己的旅途心情,就沒有再問了。下車之後,我們三個人又討論禁煙的問題,我想不是列車員的問題,是鐵路局的問題,列車員可能沒有意識到這趟車經過北京、天津,就得遵守北京和天津的禁煙規定,也不是每個列車員都很了解列車上的規定。

我老家是在張家口,原來我坐過從張家口到北京的火車,火車進入北京後,車上就會放廣播提醒乘客,北京市實施控煙條例,車子進入北京後就不能再抽煙了。但是這輛車倒好,寫著不能抽煙,實際又允許抽煙。

回到北京以後,我和我侄女就去國家鐵路局投訴。國家鐵路局有回應,第一個電話說它會轉到中國鐵路總公司去,第二個說我也可以向衛生部門投訴。我們也都去投訴了,但是中國鐵路總公司直接就拒收了,衛計委卻說歸鐵路局管。就像踢皮球一樣,最後沒人管。公共場所禁止吸煙的規定出了30年了,好不容易北京市控製吸煙條例出了,我想說借著這股東風想想辦法。最後,我們決定以我侄女的名義起訴哈爾濱鐵路局。

吸煙有害健康是公認的,但是賠償要賠多少呢?國內還沒有判決是關於公共場合吸煙索賠精神損失費的,後來我們就想說索賠一塊錢吧。因為不是錢的問題,是要說清楚到底有沒有義務維護乘客的利益,給予乘客一個好的乘車環境的問題。

現在案子還沒最終宣判,本來說2月1日宣判的,但鄭州勸煙醫生的宣判結果出來後,引發了社會的高度關注,法院那邊又延遲了宣判時間。

自從看了鄭州勸煙醫生的新聞,我覺得以後勸煙更有底氣了,不過也要有策略:首先,態度語氣要平和,不要辱罵歧視對方;第二,不能動手,對方不聽勸的話可以向場所的管理人員反應,比如列車長、飯店老板;第三,如果對方使用暴力的話,可以報警。

楊帆,醫生,鄭州“電梯勸煙猝死案”當事人

2017年5月2日那天,我進電梯的時候,在看手機,聞到電梯裏煙味很重,我就看見老人在抽煙。我與老人素不相識,他那麽大歲數了,我隻能提醒他:“電梯封閉,空間太狹小,煙幾十分鍾甚至幾個小時都散不出去,這是公眾場合,在這抽煙不合適。”那兩天正好我妻子也要生二胎,我說:“老先生我們小區孕婦和小孩比較多,左右鄰居家上幼兒園的孩子好幾十個,煙味挺大的,下一個乘電梯的會吸收這個二手煙的。”

我感覺我沒啥過錯,我平時看見別人在電梯抽煙也會提醒一下,你抽就抽吧,我也沒有惡意是吧。然後老人不理解,當時沒有把煙熄滅,還在抽,他說:“現在沒有孕婦和小孩啊”,他認為我是管得太寬了。

電梯到一樓的時候老人情緒已經激動了,他不下電梯,追隨我到負一樓時,不讓我下。他一直和我理論,我沒辦法,就提議去物業調解。到物業的時候,他煙才抽完,老人情緒更激動,說我不尊重他。我說我沒有不尊重你的意思,隻是盡我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然後我給他講了一些道理。最後物業的人將我們勸開了。

視頻截圖。

十幾分鍾後,我從外麵回來,聽說有人心髒病犯了,可能出於一種醫生的本能吧,趕忙跑過去一看,是那個老人在地上躺著,我趕緊去給他做心肺複蘇,做了十幾秒鍾,120就到了,搶救了半個小時,但沒搶救過來。這個結果是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我對他這個事也是非常惋惜和同情的。我要早知道他有心髒病,就不會勸他。當天下午,他的家屬報案了,派出所來調查這個事,派出所認為我是沒有任何責任的,他家屬在派出所向我要幾十萬,我認為這不合理,我沒有能力賠也不應該賠。然後他家屬就召集了二十幾個人對我進行幾十分鍾的辱罵和毆打,要求我必須給他們道歉,被逼無奈,我跪下來給他們道歉。

家屬起訴我後要求我賠40多萬,他們失去親人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在我沒有過錯的情況下,他們要40多萬的依據是從哪來的。一審的時候法院判我向老人家屬補償1.5萬元。後來他們家屬又提起上訴,二審改判我不用賠償。我一直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改判了我也沒覺得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畢竟老人去世了。

公共場所一些不文明的行為,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有責任提醒的。以後看到這種情況我還是會提醒一下。這件事是一個意外,我想並不是每次勸個煙都會發生這種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