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車新勢力CES上的72小時:急行軍還是“大冒險”?

來源:汽車頭條 2018-01-12 07:27:29

“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s in Vegas.”

每年的1月份,位於美國西部的“賭城”拉斯維加斯都會因為CES引發大洋彼岸的中國消費者的關注。

這個從沙漠綠洲上誕生的城市,被巨大的財富打造成了世界文明的賭城和會展之都,比鄰而建的各式賭場、夜幕降臨下的色彩斑斕的霓虹燈,熙熙攘攘、渴望改變命運的人群,都讓這個美國年輕的城市似乎充滿了交織著期望與失望、巨大的不確定性和美好的前景交錯在一起的氣氛。

而近些年,主打科技產品的CES上,汽車正在成為“主力軍”。有外媒就驚歎,“過去智能手機和其他小型裝置常常占據支配地位。但近年來,它們的風頭被一些更大型的移動設備蓋過,這些設備就是汽車。”

而這其中,新的趨勢就是造車新勢力的集體“登場”。從去年的賈躍亭和FF、再到今年的拜騰、小鵬汽車等,造車新兵呈現出“千軍萬馬”奔赴賭城之勢。

理由或許很簡單,因為這裏將擠滿來自全球各地的新奇科技設備,和來自全球各地的投資人,數不勝數的創業公司、掌控著數以億計美元資本的投資經理們,讓這裏成為了智能終端設備“夢想之地”,也是造車新麵孔的“希望之地”。

那麽,在2018年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造車新勢力亮相賭城的72小時中究竟發生了哪些耐人尋味的故事?CES是否是這些汽車圈“野蠻人”的“福地”?撲朔迷離的命運走向如同老虎機上的圖案一樣令人眼花繚亂,在覺醒的傳統車企圍剿之中,究竟誰能夠脫穎而出?這些問題不僅困惑著旁觀者,也在追問著這些“新麵孔”。

來還是不來

2018年CES是一次“事故連連”的展會,開幕當天就遭遇到了近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暴雨,使得很多試駕體驗環節被迫擱淺,另外部分場館出現了停電的尷尬,迫使主辦方不得不臨時疏散了部分的參觀者,關閉了場館以保證安全。而包括奧迪、寶馬等傳統車企這次缺席展會,也讓今年的CES失去了一些有意思的看點。

但對於期許嶄露頭角的造車新兵們而言,CES是除了北京車展、上海車展等國際級車展之外,難得的展示機遇。

“選擇來CES參展是一個正確的策略。這次展會有1000多家中國企業,我們同樣是植根中國,布局全球的電動造車企業,得到的關注不僅僅在美國,還包括歐洲、亞洲其他國家。”在憑借著拜騰首款概念車BYTON Concept亮相“刷屏”CES之後,BYTON拜騰總裁兼聯合創始人戴雷博士(Dr. Daniel Kirchert)在接受汽車頭條APP獨家采訪時談及參展的原因。

而憑借著令人眼前一亮的50英寸智能大屏、以及人臉識別技術、原班寶馬電動車團隊人馬的諸多標簽,讓拜騰無可爭議的成為了這次CES上最受關注的造車新勢力。戴雷透露,BYTON Concept的產品力讓很多歐美和亞洲其他地區的投資人“折服”,很多參觀完的展台迫不及待地跟拜騰團隊聯係溝通。

帶領G3車型亮相的何小鵬也在CES上不失時機地為自己品牌“加油鼓勁”,身為創始人的他在發布會就將自己的品牌同豐田、本田這樣的國際性巨頭“劃在了一起”。

“小鵬汽車本身的願景是做全球智慧出行運營商,而豐田也發布稱會轉變成移動生活的出行服務供應商,這是一個很大的轉型,也是“我們”共同的方向。”

對於之前以“南派造車”為標簽的小鵬汽車而言,從阿裏離職再度創業的何小鵬,顯然期望通過這次參展CES,展現其“格局”感的一麵,讓之前低調的小鵬汽車得到更大的關注。

但也有的人對CES似乎並不“感冒”,去年刻意避開CES發布首款概念車的蔚來就是其中之一。2017年初,作為蔚來汽車的創始人、也是著名投資大佬的李斌就偏偏選擇在美國SXSW西南偏南大會上發布首款概念車EVE。“藝術和人文氣息更濃的西南偏南大會比較符合蔚來的品牌調性,這裏有音樂、有電影、有啤酒,更貼近生活。”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給出了這樣的理由。

集結矽穀人馬

汽車頭條APP注意到,這次造車新勢力集體“亮相”賭城的另外一大看點就是矽穀海外團隊的集結。

在小鵬汽車的時間不長的CES亮相中,除了何小鵬用中文短暫致辭之外,大部分時間交給了去年從特斯拉挖來的機器學習專家穀俊麗,而穀俊麗也用全程英文的演講拉近了小鵬汽車同當地美國媒體的一些距離。

另外一家造車新麵孔——奇點汽車雖然這次CES沒有搭建單獨的展台,但是其在CES之前剛剛從矽穀挖來了AI領域資深科學家,前百度美國研發中心資深架構師黃浴博士。

大力拓展矽穀布局的還有拜騰汽車。就在上個月,拜騰剛剛在美國矽穀成立了研發中心。汽車頭條APP了解到,挖角矽穀的頂級科技大牛、落子智能互聯和自動駕駛研發職能以及開拓北美消費市場,是BYTON拜騰此番啟用北美研發總部的三大戰略考量。

而包括全球供應鏈高級副總裁魏思濤先生(Tom Wessner)和智能汽車用戶體驗副總裁叢浩仁先生(Jeff Chung)在內的多位出身矽穀的高管也正式加盟拜騰汽車全球團隊。曾在特斯拉效力多年的魏思濤先生,是在汽車行業擁有30多年從業經驗的供應鏈專家。而叢浩仁先生曾在蘋果公司領導係統工程團隊設計了多款Mac係列產品。

而在CES上,奇點汽車還特意為黃浴博士召開了一場小型溝通會以示重視。在溝通會現場,黃博士也分享了這些科技大咖轉身造車新勢力的原因,他表示,作為自動駕駛工程師,最期望看到的是能夠將自動駕駛技術商業落地,之前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看到了特斯拉的商業落地,所以會選擇加入一家中國電動車公司。

“黃博士的加盟使得奇點汽車智能化布局更加國際化,借重矽穀的人才和技術優勢,奇點汽車可以強化汽車“智能”的領先地位,並在iS6量產後可以確保自動駕駛係統可以可靠交付使用。”對於黃浴的加盟,奇點汽車創始人沈海寅顯得非常重視。

造車新勢力大張旗鼓地在矽穀開啟“挖人大戰”,看重的就是矽穀作為全球智能化科技重鎮的核心地位,而打造未來智能化出行終端確實需要一批智能科技領域的中堅力量加盟。

但是如何能夠平衡和融合好這幫矽穀的極客們,他們是否能夠適應這些中國創業公司的高壓節奏?也成為了非常關鍵性的企業文化課題。

“中國公司任何時間都在工作,24小時任何時間中國同事都給我發郵件,他們不休息嗎?”在CES上,一位跳槽至造車新勢力的矽穀工程師向汽車頭條APP小編抱怨,但對於隻爭朝夕的創業公司而言,在量產的時間進度拚盡全力,已經成為了“標配”動作。

如何充分發揮這些矽穀極客的潛在積極性,讓其同國內的造車團隊充分互動,打造更加包容、國際化和開放的企業內部文化,已經日益成為打造移動智能出行“終端”為目標的新麵孔的新課題。

找呀,找呀,找朋友

造車新勢力在CES上除了發聲之外,更為重要的工作是尋找軟件供應商的夥伴。造車背後有著一條複雜的漫長產業鏈支撐,數以萬計零件打造的汽車擁有硬件領域最複雜的供應鏈,供應鏈管理是新能源汽車公司製勝的關鍵所在,造車要拚產量,拚品質,但是其中歸根結底拚得是供應鏈打造。

例如,威馬汽車之所以在造車圈擁有比較強的優勢,就在於其創始人沈暉等人多年在供應鏈體係的任職經曆,使其積累了比較豐富的人脈和資源;以寶馬電動車團隊為班底的拜騰,在量產在即前夜,力邀曾經在長安工作超過30年,擔任過長安汽車集團副總裁、長安福特副總裁、長安PSA執行副總裁應展望加盟,就是看重的其在爭產製造、供應鏈體係打造方麵的資深經驗。

而除了零部件供應鏈的朋友之外,對於提出打造移動智能終端的這些Tesla的學徒們和競爭者而言,軟件供應商顯得更加重要。汽車頭條APP注意到,智能化出行領域的軟件巨頭紛紛“出手”,在自動駕駛技術領域等領域“秀肌肉”,也吸引了參展的造車新勢力的“追捧”。

今年百度在CES再度登場,宣布了其自動駕駛平台升級版 Apollo 2.0的諸多細節,百度 COO 陸奇親自為這個“汽車圈的安卓係統”站台,他表示,目前Apollo2.0版本總共有16.5萬行代碼,能夠實現簡單城市道路自動駕駛,這意味著Apollo平台包括雲端服務、軟件平台、參考硬件平台以及參考車輛平台在內的四大模塊已全部具備。

在百度公布的首批公布90多家合作夥伴中,威馬汽車正式加入,將成為未來首批應用Apollo前沿技術的新能源汽車品牌。百度與威馬“拉幫結派”不出外界意料。

去年底,威馬汽車宣布,完成了由百度資本領投、百度集團等跟投的10億美元級融資。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透露,威馬汽車和百度已啟動很多項目的對接工作,主要是圍繞著智能汽車、自動駕駛方麵,從level3、level4、level5都在布局,一直和百度一起在討論問題。

而陸奇也曾經力挺威馬,“百度將積極賦能像威馬汽車這樣優秀的中國造車新勢力,以期為中國汽車產業注入新動能,構建智能出行生態。”

另外造車新勢力在CES找到的一個“好朋友”是英偉達。

在2018CES的首場發布會上,常年穿著黑色皮夾克的英偉達 CEO 黃仁勳宣布,全球首款自主機器處理器——英偉達 DRIVE Xavier正式發布。

據了解,首批Xavier自主機器處理器現已開始啟動,它致力於借助AI從各個方麵提升駕駛體驗,據了解,Xavier處理器於一年前首發,其首批樣品本季度開始交付客戶,Xavier將為NVIDIA DRIVE軟件棧提供支持,現已擴展至NVIDIA三大AI平台,涵蓋下一代汽車駕駛體驗的各個方麵。英偉達在發布 Xavier 後還宣布將與采埃孚、百度進行量產型 AI 自動駕駛車載計算平台的研發。

而奇點汽車也已經第一時間成為英偉達的新客戶,在上個月,奇點汽車CEO沈海寅宣布,公司將與英偉達(NVIDIA)在人工智能、智能駕駛等領域展開戰略合作,並基於英偉達人工智能車輛計算平台DRIVE PX2 研發自動駕駛係統,目標實現L3.5級別自動駕駛。

在CES上,沈海寅對汽車頭條APP表示,之所以選擇英偉達,在於“英偉達的芯片,能否以一個合適的價格應用到二三十萬價格區間的汽車產品上。初次之外,英偉達已經差不多將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團隊挖過來,在軟件的算法方麵也實際把特斯拉的架構拿了過來,實力比較強。”

賈躍亭回國了嗎

在造車新勢力亮相CES的72小時中,怎麽能少了賈布斯的身影?隻不過,目前長期“專心美國造車”的賈老板並沒有現身現場,而是屢屢出現在媒體的CES專題報道之中。

在不少的汽車媒體乃至科技媒體的報道中,雖然信用幾近“破產”、深陷四麵楚歌的賈躍亭和他的造車項目法拉第未來FF並沒有正式參展,但這並不影響作為汽車圈的網紅級人物的出鏡次數。

無論是CES展會前被曝出的10億美金融資成功的“傳聞”,亦或是FF91 測試工程車首次有挑選接受極少數媒體在展館外實際試駕,都依舊讓賈躍亭和FF的未來命運猜測出現了大小媒體的報道之中。“活捉賈躍亭FF91”“探營賈躍亭北美造車總部”“美國實測賈躍亭‘皇帝的新車’”等標題層出不窮。

據現場試駕的媒體報道稱,FF的相關人員接受媒體采訪時談及,“最頭疼的資金問題正在緩解,75%的供應商已經恢複供貨,這其中大部分的欠款都還清了。隨著資金狀況的緩解,FF今年會分階段發布和揭曉FF91的更多細節。今年一季度會公開內飾,再過兩三個月發布車聯網功能,在量產前會完成最終的發布。”

令據FF官方宣稱,FF 91搭載容量為130kWh的電池組,在滿足EPA標準的前提下,續航裏程可達到608公裏。新車瞬時最大輸出功率達783kW(1050PS),0-96km/h加速時間僅需2.39秒。但究竟最新融資的來源、融資的方式以及FF啟動生產的諸多細節,仍然處於迷霧之中。

在三天的參觀CES期間,汽車頭條APP記者在場館周邊和拉斯維加斯的主幹道上並沒有“活捉”到FF91測試車的身影,但卻“活捉”到了另外一位網紅——羅永浩。有趣的是,身為青年導師的羅永浩是為數不多的力挺賈躍亭的科技大咖之一。

有趣的是,在去年樂視深陷供應鏈欠款危機時,老羅曾站出來力挺賈躍亭,他在一次直播中談到,“比如史玉柱在建設巨人大廈的時候,沒有倒閉,但是後來因為媒體報道而巨人大廈倒閉,欠你錢的人不見了,你欠錢的人則出現了。創業本質上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企業起起落落的時候很正常,如果信息不確證,那不應該落井下石。”

而沉寂一段時間之後,賈躍亭在CES之前,又重新有了活躍的跡象。麵對著風聲“吃緊”的回國履責聲音,他宣布了其妻子和兄長將出任國內債務的“代理人”,在CES展會期間,雖然並未露麵,但賈躍亭也是不忘蹭了把CES的“流量”。

1月10日,其轉發了一條FF91官方微博消息稱,“感恩實現夢想道路上支持的力量”。但上一條賈躍亭的微博是為了“滅火”北京證監局責令賈躍亭回國履責的通告。“下周回國”賈躍亭將會把FF和樂視汽車駛向何方?下一屆的CES上還能聽到他們新消息嗎?

喧囂的CES終歸僅僅是年初的一場秀,造車的征途漫漫剛剛啟程。

產業的發展方向無比清晰,電動化、智能化將成為未來競爭決定成敗的關鍵,雙積分製度正在讓中國汽車產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衝刺”電動時代,而這些看似是這些初出茅廬的造車新勢力麵臨的巨大機會。

但知易行難,前期融資是否順暢充足、供應鏈體係是否完備、運轉良好,品牌運營是否同步運轉,諸多細節考驗著這些新麵孔的“成色”,究竟能夠在新能源風口中“折現”多少?他們是否會從鯰魚進化為“鯊魚”?太多的問號需要去解答,CES上的首秀,隻是邁出了萬裏長征的一小步而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