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首個失敗項目出爐:覆蓋36城零交易

來源:鳳凰財經 2018-01-12 14:26:21

“因缺錢,本人今天正式推出代喝業務。白酒42度以下40一杯,一口悶80,高度白酒價格麵議。啤酒5塊一杯,30塊錢一瓶,一口吹50一瓶……”

——網上流傳的段子變成現實。去年12月28日,代駕軟件e代駕上線“代喝”服務,號稱覆蓋全國36個城市,用戶可以找人代喝,也可注冊成為“代喝牛人”。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該服務一度引發網友熱議:

@可能是個假的微博:喝酒給吃菜嗎?

@阿真同學-:花錢買酒再花錢找人喝酒?

@呆鵝咯咯:還不是勸酒文化鬧的。

@珮爸:我花100塊錢找了個“代喝”,散了的時候,問代喝的,你怎麽走啊?他說喝酒了,不能開車了。我說沒事,你給我100塊錢,我“代駕”。

甚至引起韓國媒體的好奇……

資料圖

但在1月9日,“e代喝”服務全麵下線,在一片爭議中,結束了它不到兩周的生命。這也是2018年首個公開宣布結束的項目。

隨手即可注冊但無人交易

這項代喝服務於去年年底上線,與e代駕APP相互連接運行並照搬了後者的實時定位來實現服務,使用方式也與其類似。

資料圖

定位完成後,用戶可按照“按酒量”、“按距離”、“按標簽”等標簽,針對性尋找代喝者。每個代喝者信息除了頭像、昵稱外,分別是對啤酒、白酒和紅酒的酒量標注。“酒量健兒,冠軍級酒場選手”、“酒場潛力股,分分鍾創造酒量奇跡”……一個個貼有自己屬性標簽的“代喝牛人”就在定位附近,有需求就可以通過“給TA留言”與其取得聯係。

該平台還有一個“我也能喝”選項,填寫昵稱、地址、性別和酒量等信息後,就可以完成資料注冊,搖身一變成“代喝牛人”。

資料圖

南方都市報記者曾致電“e代駕”客服熱線進行谘詢:

1,哪些城市能提供代喝服務?

答:無法選擇城市,隻能定位附近人員。

2,代喝牛人的酒量是否屬實?

答:酒量的確無需經過平台審核、客服也不能看到各自用戶的信息。交易雙方需私下核實,用戶要自己核實確認後,承擔風險。

3,目前有多少代喝牛人入駐平台?

答:暫時沒有具體的數據。

4,是否有價目表?

答:沒有價目表,代喝價格需雙方私下協定。

值得一提的是,有用戶想找人代喝,卻發現總是無人接單。據成都商報:

1月8日中午,酒量不錯的周倩倩(化名)注冊成為“代喝牛人”——白酒一斤紅酒三瓶啤酒10瓶。

一個小時過去,周倩倩也沒有收到任何留言。她還發現,附近有十餘位代喝牛人,其中3位頭像重合;點進“找人代喝”,即便全部留言,都始終無人回應。

更讓人驚訝的是,記者嚐試與相隔2米的鄰座同事在APP內互動,但對話框始終沒有信息。

11日,據AI財經社,“e代駕”相關負責人張東鵬稱,“e代駕”的後台數據顯示,並沒有出現一起成功交易。

平台曾稱發生意外“後果自負”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近年來,因喝酒而出事故的新聞時有發生,不少一同吃飯的朋友也因此有連帶責任。人民法院報就曾發文稱,以下四種情況酒友需要擔責:

①明知醉酒人不能喝酒——無論“酒友”是否明知,都應承擔責任,不過“明知”時責任較大。

②強迫性勸酒——主觀上存在過錯即應承擔責任,但強迫性勸酒不是暴力行為,賠償亦隻是相應的。

③酒後駕車、洗澡、劇烈運動未加以勸阻——法律並無明確規定,一般認為在明知對方酒後駕車而不加以勸阻的情況下,一旦出事,酒友有可能會承擔一定的責任。

④未將醉酒者安全送達——視情況而定,若醉酒到無法自控,酒友負有一定的監護義務,將其送往家中或醫院,若出現意外,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來源:人民法院報

那麽,這個代喝服務出了事情誰負責?據天府早報:

該平台客服人員解釋稱,e代駕隻是為“代喝牛人”和需要代喝的人提供平台,對於相互之間的費用和後續問題都是雙方協商,“如果因喝酒發生意外,一切後果由用戶自己解決,和平台無任何關係。”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周東平律師則表示,這並不意味著e代駕完全可以規避任何責任。《民法總則》有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不得違反法律,不得違背公序良俗。因此,e代駕有責任對通過平台進行的活動進行監管,一旦發現違背公序良俗的情況,應當采取相關措施,否則也需要視情況承擔相應的責任。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上線代喝服務以來,e代駕接連遭到多家媒體的批評:

人民網發表評論《“e代喝”為何叫人生疑》,從道德的合規性、情感的合理性和風險的合法性上質疑“代喝”業務;

《檢察日報》則評論稱,無論出於什麽需求,代喝業務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不良的勸酒風氣,它的推出還伴隨著諸多揮之不去的法律風險。

輿論重重施壓,這會不會是“e代喝”在9日匆匆下線的理由?

9日下午,成都商報記者聯係上e代駕相關負責人張東鵬,他的解釋如下:

“其實這就是個商業活動,希望大家關注到後一笑而過,沒有人真正去喝。”

張東鵬坦承,年底大家酒局較多,公司希望通過活動策劃讓大家意識到“酒後別開車”的理念,結果發現活動關注度確實比較高,違背了當初的初衷,才立刻下架,“也是為了增加e代駕的點擊。”——既為噱頭,當然就沒有真正的技術平台,因此有了無人接單的情況。

但據南方都市報此前報道,e代駕在上線該功能時曾表示,“e代喝”事實上是以LBS定位為基礎,以多種交友策略為形式打造的一個社交入口。對於e代駕來說,能夠通過“e代喝”在串聯起海量用戶社交訴求的同時,殺向社交領域。

每經編輯李淨翰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成都商報、南方都市報、AI財經社、天府早報、人民法院報、每經網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