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大戰之後,時隔七年又來了一場影響行業的問診 - 今日頭條

3Q大戰之後,時隔七年又來了一場影響行業的問診

來源:搜狐科技 2018-01-12 20:57:00

七年前,一場3Q大戰改變了騰訊的命運,也改變了中國互聯網的格局。今天,一場算法問診的舉行,或將改變今日頭條的命運,也有可能改變移動互聯網的格局。

當年的3Q大戰,如今仍被很多谘詢公司作為經典案例,分析其中的商業規律。事件爆發時,雖然360因為好鬥在業界缺乏“朋友”,但爭端中受到指責更多的卻是騰訊一方。爭端開始不久,整個輿論的焦點開始指向騰訊的“不開放”,導致“巨頭之下、寸草不生”的現象。

其實針對這種不開放和什麽火就搶著做,用戶和業界對騰訊的不滿一直是在積蓄中,而3Q大戰則是爆發的引信。一時間對騰訊的聲討如洪水般傾瀉而來,包括那篇出自《計算機世界》的《X日的騰訊》,就是用一種最為極端的“報道”方式,表達了對騰訊的不滿。

在3Q大戰之後不久,360成功登錄納斯達克,輿論稱360是3Q大戰的贏家,不僅因為一場用戶爭奪戰大大提升了自身知名度,還讓美國的資本市場認識了它。其實,長期來看騰訊才是這場戰爭的最終“受益人”。

一場席卷互聯網行業的拚爭和輿論浪潮,讓馬化騰開始反思,並要求整個團隊開始反思,連續召開了多場“診斷騰訊”的活動,請行業內的大佬和媒體界的資深人士針對騰訊來提出問題。自我反思和外界診斷,讓馬化騰徹底意識到騰訊思維的局限性,逐步開始采取開放的策略。

多年以後,我們看到騰訊在開放之餘不僅自身得到了迅猛發展,還通過資本運作扶持一大批優秀的互聯網企業,形成了生態矩陣,在行業內把“朋友”做成了勢能。之前烏鎮互聯網大會的“東興飯局”,就是最好的例證之一。

在BAT之後,如今風頭正勁的今日頭條,似乎也遇到了類似當年騰訊麵臨的瓶頸:能否破繭,在於今日頭條自己的選擇。

任借機器算法,今日頭條成為內容產業的一股新勢力,並在成立後三年多的時間內,在無數巨頭的“注視”下,肆意滋長。上線以來,今日頭條全線產品日活超過了2億,僅頭條號內容日均閱讀量/播放量超過了48億,今日頭條獨立APP用戶平均使用時長超76分鍾。

火箭般的成長速度讓今日頭條快速成名,並位列三小巨頭(TMD)之列,與滴滴、美團共同成為移動互聯網的新巨頭。與功成名就相伴而來的,就是競爭對手的增加。你做強、做大,自然會“吃”到別人的邊界。

雖然張一鳴一直在不斷強調:今日頭條是一家技術公司、不是媒體公司,但今日對條的瘋長最先讓媒體和社交屬性的企業感受到了威脅,百度、騰訊、新浪、搜狐、一點資訊等幾乎所有的平台都將槍口對準了今日頭條。

在2017年,這種態勢一度形成圍剿光明頂的態勢,又一篇具有代表意義的文章——《殺死今日頭條》因此誕生。

其實如果換個角度來看,今日頭條最讓一眾巨頭恐慌的恐怕不是用戶數,而是使用時長。一個人一天使用手機的總時長有限,羅振宇將其稱為“國民時間總值”,而今日頭條以76分鍾的平均時長霸榜,無疑會踩到更多巨頭的敏感神經,包括阿裏係。就在競爭邊界的擴張中,今日頭條給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帶來一種“亡國滅鍾”般的焦慮。

機器算法是今日頭條的光環之一,由於AI需要數據的學習和積累,算法需要不斷迭代,今日頭條也在邊學邊算中跑得越來越快。雖然2016年、2017年整個行業的特點就是全麵信息流化,但今日頭條的奔跑速度卻是最快的那一個,將其它對手甩在了身後。

作為信息流平台的先行者,今日頭條一直有幾個標簽:沒有編輯,隻有工程師;機器算法沒有價格觀;我們不做內容,我們隻做人工智能推薦引擎。今日頭條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內容分發平台,麵對數億的用戶,如果1%的推薦內容出現問題,就會產生巨大的社會影響。

當你成為第一的時候,你身上要背負的社會責任就要放大數倍,更需要小心翼翼、謹言慎行。

不得不說,今日頭條當下的處境,與七年多前的騰訊非常像,成長喜悅中如影隨形的也有成長的煩惱。對外,諸多行業巨頭虎視眈眈,形成圍剿之勢;對內,必須要讓機器算法更聰明,真正扛起AI的大旗,同時也扛起應有的社會責任。機器算法已經是全行業趨勢,但如何讓算法更合理,今日頭條身上無疑擔有更大的責任。

問診背後的反思與開放

算法,對於用戶來講就如同一個“黑盒子”,永遠也弄不明白為什麽自己看到的頁麵跟別人不一樣。而這種“黑盒子”的感覺,也讓人產生很多誤解:算法就是有利於企業運營的一套機製。

算法,真的是這樣嗎?

今日頭條於1月11日舉辦了“讓算法公開透明”的分享交流會。這頗有點當年騰訊的“診斷騰訊”的感覺:把自己無死角地暴露在公眾麵前,讓大家看,讓大家提意見,一起診斷。

今日頭條這次交流會,一方麵公開了自己的算法,以期能夠消除社會各界對算法的一些誤解,另一方麵也是公開征詢意見和建議,通過外部的力量來推動內部的變革。

今日頭條副總編輯徐一龍在談到麵向行業公開、透明自己算法原理的初衷時表示,算法也是一種“法”,都是通過一定的規則和方法,達成預期的一種效果。算法和法律法規一樣,如果施行的好,都很高效,也都要求透明。

其實誤解往往來自於不了解,比如外界一直詬病的低俗內容的問題,很多人都認為是沒有人工編輯所致。但是資深算法架構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計算機博士曹歡歡指出,頭條現在已經擁有健全的內容安全機製,不僅有技術識別,也有人工審核團隊。技術方麵已經相對比較完善,包括風險內容識別技術,構建了千萬張圖片樣本集的鑒黃模型,超過百萬樣本庫的低俗模型和謾罵模型等。

作為業界首家公開算法的企業,這種做法還真是吸引了不少眼球,尤其是技術愛好者。曹歡歡詳細介紹了算法模型設計維度與策略,包括如何在線訓練大規模推薦模型,典型召回策略的設計方法,多目標如何融合等核心問題。此外,他還重點講解了今日頭條的內容安全機製及相關舉措,公開了風險內容識別技術以及泛低質內容識別技術。

“算法分發並非是把所有決策都交給機器,我們會不斷糾偏,設計、監督並管理算法模型。”曹歡歡希望這次分享能讓更多的人理解算法,並共同參與到算法模型的製定中來,“改善算法,將更好的為用戶服務,讓算法為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

懂懂筆記認為,算法分發已經是包括搜索引擎、瀏覽器、資訊客戶端甚至音樂收聽軟件在內的互聯網產品標配,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如今算法出現了問題,主要有兩方麵原因:第一是不公開不透明所致,第二是技術不成熟所致。

今日頭條是業內首家公開算法的企業,或許此舉將帶動整個行業走向更多的公開透明,讓AI的“黑盒子”不再黑下去,通過公開透明也讓更多的用戶重拾信任。而且,通過這種“問診”的形式,廣泛聽取同行以及用戶的意見。

一家科技企業,你的工程師再多,PM再多,也需要外腦的幫助,“問診”可以讓今日頭條換一個角度來思考問題,更清晰地認識到自身發展過程中的局限性,讓算法加速完善。

這一場“問診”,讓業界看到今日頭條公開算法背後的誠意:反思與開放。懂懂筆記認為,保持這樣的心態,將有助於今日頭條走得更長遠。

【結束語】

AI是大勢所趨,曆史的潮流不可能逆轉。算法是沒有“罪”的,隻是今日頭條在跑得過快的過程中,算法的進步則稍顯落後,在這一點上今日頭條是有“錯”的。其實不僅今日頭條,就像網友調侃各家的機器算法一樣,AI現在普遍還太年輕,不能賦予過重的責任。今天就讓算法解決一切,就如同讓一個5歲的孩子扛起一個家庭,是扛不住的。

AI發展的同時也帶來巨大的挑戰,既然今日頭條已經跑在了前麵,就要有擔當,要試錯,要突破,也有責任與行業一起思考與研究——新技術可能帶來的風險。

2017年的今日頭條,有些像2011年的騰訊。業界看到騰訊在“被診斷”之後打破了自己的封閉思維,與整個行業形成良好的互動,不僅自己得到飛速發展,還建立了良性的生態係統。當年馬化騰曾在一封內部信中寫道:“如果沒有對手的發難,我們可能不會有這麽多的痛苦,不會有這麽多的反思,未來某一天,當我們走上一個新的高度的時候,我們要感謝今天 的對手給予我們的磨礪。”

多年前的這封內部信,如今也送給今日頭條。希望這一次關於算法的“問診”不流於形式,而是真正深入、徹底推進,以真正開放的心態去麵對質疑,用公眾的力量一起推動算法不斷進步,讓算法為行業貢獻更多積極的能量。推動算法進步,也是在推動產業進步,這同時是一個推動自我進步的進程。或許這種反思與開放,能為今日頭條打開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

微信關注公眾號“懂懂筆記”每天第一時間為您奉上最新最熱的科技圈資訊~

多年財經媒體經曆,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信息豐富,觀點獨到。

發布各大自媒體平台,覆蓋百萬讀者。

《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