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內馬爾庫鳥成為主流 梅西傑隊式長情要絕跡?

來源:新浪體育 2018-01-13 01:22:00

梅西和傑拉德式的忠誠會越來越少

  在2017-18賽季,歐洲轉會市場格局發生了巨大改變,巴黎聖日耳曼、曼城等歐洲新貴成為歐洲最大的買家之一。而巴黎聖日耳曼花費2.22億歐元身價強挖內馬爾,又砸下1.8億歐元搶到姆巴佩,以及此後巴薩1.5億歐元引進登貝萊、冬窗1.6億歐撬到庫蒂尼奧,這一係列的操作,也讓轉會市場進入了“億元時代”。在人們紛紛驚歎於轉會市場的瘋狂時,另一個現象也悄然產生——似乎轉會市場格局的改變,也讓球員們顯得更熱衷於投身於轉會市場,一時間,新生代的球員們好像更難選擇將自己的職業生涯巔峰期貢獻給一支球隊了。

庫蒂尼奧執意轉會去巴薩看起來符合目前的足壇風潮

  在過去的幾代球員裏,總會有一些長情於一支球隊的忠誠球員被球迷們所津津樂道,內馬爾、庫蒂尼奧這些轉會市場上的香餑餑,也都搭檔過梅西、傑拉德這樣成長於一支球隊、又為這支球隊奉獻整個職業生涯的忠誠球員代表。那麽,為什麽新生代球員們越來越難以繼續走前輩傳奇們的忠誠之路呢?

曼城、大巴黎等新貴們改變了足壇轉會市場

  首先,從宏觀角度來看,全球轉會市場的大變革促成了更多轉會交易的出現,也提升了球員的轉會頻度。在足壇轉會的曆史中,轉會費大幅提升的情況曾多次出現,但像如今這樣直接砸下天價違約金引援的情況,可以稱得上是現象級的。在這背後,大量資本進入足球市場成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資本的帶動下,足球世界進入金元時代。這種轉變在轉會市場上的反映,就是有越來越多的豪門具備了直接拿出轉會目標所在球隊無法拒絕的高額轉會費來強行砸錢挖人的能力,極端情況下,直接砸出違約金挖人也成為一種選擇。這樣一來,一些在過去很難產生的交易也逐漸出現,甚至變成常態。從客觀上來說,一些非頂級豪門的球星就有了轉會去頂級豪門的條件和土壤。

大巴黎等新貴給一幹球星上升渠道和發揮平台

  從中觀的歐洲足壇形勢來說,巴黎聖日耳曼、曼城等新貴經過數年的經營進入了歐洲強隊之列,又在本賽季的轉會市場上集中發力,完成躋身頂尖豪門圈子的關鍵轉會操作。大巴黎在2017年夏天之前的幾個賽季中引進了蒂亞戈-席爾瓦、卡瓦尼、迪瑪利亞、維拉蒂、拉比奧特、庫爾紮瓦、阿雷奧拉等一大批球員,組成了一個實力不俗的球隊框架,但僅憑這個均衡有餘、但缺少頂尖球員的陣容,大巴黎仍然和歐洲最強大的球隊之間存在一定實力差距,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能花費2.22億引進內馬爾的轉會操作雖然看起來不可思議,但實際上卻是他們完成從強隊到頂尖球隊轉變的戰略關鍵。反過來說,這些新貴的崛起,也給了許多大牌的實力派球員更好的上升渠道和發揮平台,內馬爾也是這種球員的代表之一。而這樣的轉會,也會帶動更多的轉會操作產生,例如巴薩為了彌補內馬爾離隊的實力損失,先後引進了登貝萊、庫蒂尼奧等高價球員,也促進了非頂尖豪門球員的離隊。

梅西從小羅手中接過球隊核心的位置顯得十分難能可貴

  從微觀的球員個體來說,一名球員保持忠誠的成本比過去更高,也讓選擇這條道路的球員變得越來越少。對一名球員來說,在如今優質球員相對緊缺的情況下,在更大平台能夠獲得更高的收入,更大的獲得榮譽的機會,更容易名利雙收,這就促使非頂尖豪門的球員麵對大俱樂部的召喚很難堅定地選擇留下;而出身頂尖豪門青訓的年輕球員們,又很難直接獲得自己滿意的出場時間和球隊地位,像梅西這樣出道就在最大平台,開始冒尖時也沒有被隊內大佬們壓製,順利接班後又幾乎獲得了能得到的所有俱樂部榮譽,是非常難得的,而這樣苛刻的條件如今也很難達成。在頂尖豪門得不到想要的機會,而“新貴”們又願意給這些新人更大的機會,年輕球員們選擇離開也稱得上是順理成章的。

  當然,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客觀條件對球員們產生著誘惑,但最終決定一名球員是否會選擇忠誠於一支球隊的最關鍵因素,還是球員主觀上對球隊的熱愛程度。但是在足球世界愈發現實、理智的今天,這種忠誠和情懷越來越稀缺,甚至瀕臨絕跡。這種改變是一種進步,但又何嚐不是一份缺憾呢?

  (長歌)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