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稱拐主人兒子養26年 警方:初查階段 僅自述不能立案

來源:中國經濟網 2018-01-12 21:34:00

  何小平展示兒子的照片

  12日下午,華西都市報-封麵新聞記者再次來到南充市公安局順慶公安分局,見到了何小平案件辦案民警廖梓杉、蔣濤。

  去年8月18日接到何小平“自首”後,警方先後提取何小平、劉金心以及何小平前夫DNA信息進行比對,劉金心和何小平夫婦確實都沒有血緣關係。警方將劉金心血液樣本錄入“全國打拐DNA數據庫”。

  詳細詢問何小平後,廖梓杉、蔣濤先後多次前往重慶,根據何小平提供的碎片信息,還原案件地點,在重慶大陽溝、七星崗、南紀門等多地派出所了解信息,還原“拐走路線”,但均未果。目前,案件還處於受理初查階段。

  事件見諸報端後,引起全國網友關注。對網友集中疑問,順慶公安分局通過華西都市報—封麵新聞進行回複。

  何小平自首這麽久,為何一直未作處理?警方尚未查證當年是否是報案記錄,也沒有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目前僅有何小平的自我供述,不能作為立案依據。對於追述時效問題,順慶公安分局表示,法律本身對此類情況有詳細的法律法規,此案完成調查,證據鏈串聯起來後,也會根據具體調查結果依法處理。

  此前報道

  保姆稱拐走主人兒子養26年後為兒尋親 當年報警記錄成追責關鍵

  1月11日,一條“保姆拐走主人兒子養26年:找到他親生父母就去坐牢”的新聞,引起全國網友廣泛關注。12日,華西都市報-封麵新聞記者多方采訪得知,當事保姆何小平目前在南充市上班,對網上輿論尚不知曉。與此同時,“寶貝回家”尋子網和央視“等著我”欄目都通過記者,表達了幫助何小平尋找劉金心親生父母的意願。律師認為:可以追刑,但難度很大。“追訴期限已過,當年是否有報警記錄是關鍵。”

  當事保姆:還不知道此事已引起全國關注

  1992年,時年隻有22歲的南充人何小平到重慶打工,她用一張撿來的身份證,應聘到重慶一戶人家做保姆,照顧雇主家一歲多的兒子。兩三天後,何小平將這個男孩兒拐走,並當作自己的孩子,撫養至今。26年後,何小平終於向媒體吐露出了這樁陳年舊事。

  據了解,在到重慶之前,何小平曾先後生過兩個兒子,但都不幸夭折。由於聽信了迷信的說法,“撿個孩子才能養得活,鎮得住命”,何小平才萌生了拐走雇主家孩子的念頭。

  吐露一切後,何小平向南充市警方自首;南充警方提取了何小平夫婦和劉金心的DNA。

  1月12日上午,封麵新聞記者來到南充市公安局順慶分局。在2樓刑警大隊辦公室,辦案警官正在整理案情進展。對於此前新聞報道,該名警官表示,此前並無媒體來到刑警大隊采訪此事。而事情究竟怎麽回事,後續如何處理,還在調查研究中。

  隨後,記者根據報道中提及“她從四川省南充市李渡鎮五大山村(原)來到重慶”,聯係到南充市嘉陵區李渡鎮黨委書記,對方介紹,李渡鎮並沒有這個老地名,“也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中午12時許,記者電話聯係上何小平,正在吃午飯的何小平,還不知道自己幫兒子尋親的事情已經引起全國關注。“事情是在重慶發生的,也不想在南充的日常生活被打擾,所以通過重慶媒體尋找,也隻接受重慶媒體采訪。”何透露,她在南充市嘉陵區上班,“下午還要上班,就不多說了。”

  “寶貝回家”願幫她上央視“等著我”尋親

  1月12日上午,華西都市報-封麵新聞記者了解到,劉金心已經在“寶貝回家”尋子網登記,並采取了血樣。“寶貝回家”創始人張寶豔告訴記者,保姆拐走主人孩子,並當作親生孩子撫養的案例,她此前也曾經遇到過。

  相比一般的拐賣兒童案件,“家裏保姆拐走孩子,通過媒體傳播後,找到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張寶豔說,如果何小平同意,“寶貝回家”會推薦她到央視“等著我”舞台上尋找劉金心的親生父母。隨後,“等著我”欄目一位導演也與記者取得聯係,表達了同樣的意願。

  “26年前就能請保姆,他的家境應該可以,被拐走後,劉金心的生命軌跡都發生了變化。”張寶豔說,但是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也是沒辦法的事。”“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他的親生父母,然後看這個孩子怎麽去麵對。”

  至於何小平是否會因為此事受到法律追究,張寶豔說:“法律責任這塊,她不用擔心,我們都可以給她提供法律援助。”

  圖據慢新聞

律師說法

  追訴期限已過 當年是否有報警記錄是關鍵

  北京大成(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梁小龍認為,在這一案件中,追訴主體一個是國家,另一個是被害人。“國家已經喪失了追訴時效,因為拐騙兒童追訴期限是5年。”梁小龍說,被害人的追訴時效是否已過,也要具體來看。

  “劉金心的原生家庭和他自己,都是被害人。如果他的親生父母當年已經報警,就不受追訴時效限製,隻要能查到當年的報案記錄,追訴時效就沒有過期,何小平仍然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處罰。”因此,能否查到當年是否有報警記錄,是關鍵點之一。

  另一方麵,劉金心作為受害人,也可以提起民事訴訟。但根據現在的《民法總則》,拐騙兒童罪針對的是14歲以下的兒童,劉金心如今已經27歲,追訴時效已經超過。

  不過,劉金心還可以提起刑事自訴。但所有刑事案件都必須有證據相互印證,“要證明一點,何小平當年是在沒有取得原生家庭同意的情況下將劉金心帶走的,這很難證明。如果原生家庭不出來作證,拐騙兒童罪就很難成立。”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