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親臨了“傳說中”的芬蘭課堂, 這些細節最打動我

來源:搜狐教育 2018-01-12 07:29:00

在中國人都在學習美國的時候,殊不知美國人也在熱烈反思自己的教育,並找到了一個學習的榜樣——芬蘭。被譽為全球教育水平最高的芬蘭,到底有多牛,為什麽這麽牛?

1月8日,“麵向未來的課堂——中芬課堂教學改革實踐比較”活動將在上海市長寧區天山第一小學落下帷幕。今天,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傳說中”的芬蘭課堂到底什麽樣。小編通過一天的觀察,梳理出三個問題、四個發現。

作者:吳華;本文來源:公眾號“第一教育”(ID:diyijiaoyu)。“藍橡樹”獲授權轉載。

........................................

1月8日,“麵向未來的課堂——中芬課堂教學改革實踐比較”活動將在上海市長寧區天山第一小學落下帷幕。今天,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傳說中”的芬蘭課堂到底什麽樣。小編通過這一天的觀察,梳理出三個問題、四個發現。

問題一:沒有上下課界限,時間如何分配?

在芬蘭,小學的孩子們每天上學時間通常是4個小時。

8號,來自芬蘭的兩位老師:馬蒂娜(Tiina Malste)和蘇明娜(Minna Suikkari)為天一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們上了4個小時的課,基本上完整地展示了芬蘭小學生的一日課堂生活。

芬蘭版的“課程表”

這4個小時的安排和國內小學的課時安排很不一樣。沒有明顯的上課、下課界限,基本上通過各種不同的活動分割為幾個相對獨立的板塊,這些板塊可以部分地和我們的語文、數學、音樂、體育等課程相對應。

但是每個板塊所用的時間都不一樣,有的板塊用了一個多小時,有的板塊則隻有十分鍾。小編特別留意了一下,語文、音樂、運動等單元各半小時左右,數學單元和最後的手工單元則各用時大概一個小時。

孩子們在做手工

這並不意味著在芬蘭老師心目中,手工比語文或者音樂、運動更重要。事實上,每一部分分配多少時間並不是固定的,是老師根據當時的情況隨時調整的。

就在上課之前十幾分鍾,小編和兩位芬蘭老師進行了簡短溝通。她們表示現在還沒法確定每個板塊會花費多少時間,“主要根據孩子們的情況來決定。”

數學單元用時比較久是因為每個孩子都要參與四個不同的數學活動,包括擲骰子、拚拚圖、計算等。手工單元老師則在看到大多數孩子都差不多完成時,才提出時間節點:“還有最後5分鍾。”

小編看法

一天的課程有閱讀,有簡單計算,有塗色,有手工,有唱歌跳舞,還有拚圖遊戲等,總體感覺就像我們的幼兒園課程,隻是難度更深一些。

當我們在討論“幼兒園課程小學化”的時候,芬蘭的課程則向我們展示了另一種可能性:小學課程的實施幼兒園化。

問題二:跨學科學習,如何用一個主題把所有學科串起來?

整個一天的教學活動都是圍繞“芬蘭的動物”這個主題展開。

為什麽確定這個主題?芬蘭老師馬蒂娜介紹說,他們主要考慮要讓孩子們感興趣。對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來說,動物是他們非常感興趣的話題。

那麽,如何把語文(英語)、數學、音樂、運動、手工等各種內容與這個主題相結合?芬蘭老師設計得很巧妙。

芬蘭老師在講繪本故事

比如英語這個板塊,是先從一個有關芬蘭動物的繪本故事引入。故事講完了,老師拿出各種動物卡片,一張張展示給孩子們,教孩子們認識每種動物的名稱(練習單詞發音)。

然後,芬蘭老師給每個孩子一本小冊子。先來看看這個隻有十幾頁厚、不到A4紙一半大小的小冊子(藍色背景為A4紙大小)。

這個小冊子,可以理解為芬蘭版的“一課一練”,不過是在課堂上用的,是老師們自己設計的。

裏麵前幾頁的內容是這樣的:

孩子們可以在每個動物的圖片旁邊注明它的名稱(練習單詞拚寫),在下麵的劃線部分寫下這些動物的外形特點、生活習性等(練習句子的抄寫)。

接下來是和這些動物有關的一首簡單的歌,這就進入了音樂板塊。

老師不是直接教孩子們唱歌,而是拿出一個漂亮的“神奇口袋”,讓孩子們根據聲音猜裏麵是什麽樂器,然後把各種樂器分給孩子們,帶領孩子們用樂器、拍手、拍胸、拍腿、跺腳等多種方式組成“樂隊”,然後帶領孩子們一起唱歌。

課間休息時,老師帶領孩子們玩一個運動遊戲。每個孩子會拿到一個動物的卡片,然後老師說出這種動物的名稱時,這幾個孩子就必須快速交換場地。

數學也圍繞這些動物展開,有擲骰子,有七巧板拚圖,有計算。

下午的手工板塊則是每個孩子選一個自己最喜歡的芬蘭動物,用彩色紙片裝飾它。

每個部分都很自然地融入這個主題,感覺一點都不刻意和生硬。

小編看法

在觀課過程中,不少老師都非常關注一個問題:課程目標是什麽。有些板塊的課程目標相對容易理解,比如閱讀,比如單詞拚寫,但是也有些板塊的課程目標不那麽容易理解。比如音樂板塊,孩子們並沒有學會唱一首完整的歌,也沒有學會一樣樂器。

但是在課後和芬蘭老師的溝通中,他們表示,在芬蘭的課程大綱中,孩子們在學習過程中感到快樂,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課程目標。讓他們感到自信,喜歡學校,甚至是比”學到了什麽“更加重要的目標。

問題三:個性化學習,40個人的班額能實現嗎?

芬蘭的課堂上,非常注重個性化學習。其實這麽說可能還不太確切,更確切的說法應該是,芬蘭的課堂上很重視每個學生個體。

有這樣幾個細節。

一是特別注重每個孩子的名字。剛開始老師和學生互相自我介紹的環節,老師都會帶領大家高呼每個孩子的名字兩遍。從課程一開始,每個孩子都存在感爆棚。接下來老師和每個孩子溝通時,都會根據姓名貼大聲叫出這個孩子的名字。

芬蘭老師和孩子們互相自我介紹

二是根據孩子的不同程度提供不同難度的任務。比如抄寫,老師會根據孩子的不同程度給到不同難度的句子,供孩子抄寫。

數學也是這樣。當然,因為芬蘭老師準備的是麵向二年級的課程內容,又因為中國孩子的數學真的太好了,所以,她們最後提供給孩子最難的題目(兩位數減法),也被孩子們輕鬆破解。

三是自始至終交給孩子選擇權。課程圍繞10種動物展開,在很多環節孩子都可以選擇一種自己最喜歡的動物來進行。做手工的環節最明顯,每個孩子都可以選自己喜歡的動物,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進行裝飾。結果做好的成品有幾個非常驚豔!

四是尊重每個孩子的節奏。比如最後的手工板塊,小編看到一個女孩子因為做得非常細致,所以速度比較慢。同組的孩子已經做完了,她還沒做好一半。老師不僅不催促她,還特別告訴她:“Take your time。(不用急,慢慢來。)”

孩子們在做手工

當然,也不能讓已經做好的孩子閑著。老師給同組的其他孩子芬蘭版“一課一練”,讓他們可以塗色,可以做算術(又是自己選擇)。

即使到最後,所有孩子都完成了,老師也沒有催促這個孩子,繼續跟她說:“不用急急忙忙做好,你可以回家繼續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當天兩位芬蘭老師帶的是一個中國的自然班,接近40人。兩個老師要對40個小朋友做到這樣的個性化關注,可能嗎?

他們有個很值得借鑒的做法:有分有合。

一部分孩子在學習音樂

在閱讀繪本和數學板塊,兩個老師帶領所有孩子一起進行。在音樂、運動、手工等板塊,孩子們被分為兩組,分別在一位老師帶領下,在不同的空間進行(天一小學的老師也提供了必要的幫助)。

在數學板塊出現了短暫的小小“混亂”,因為孩子們被分成六七個小組,輪流完成四個任務,加上聽課的老師非常多,穿插其中,兩位老師就有點招呼不過來了。但總體來看,這樣的班額在兩位老師的帶領下還是比較順利的完成了教學。

小編看法

小編課後和兩位芬蘭老師進行了交流。針對數學板塊出現的小小“混亂”,兩位老師也沒有回避。

他們認為關鍵因素倒不是班額太大,孩子太多,而是空間不太夠。因為空間足夠,在芬蘭,他們進行這個環節時,沒有任務的孩子是可以在周圍隨便跑的。

“因材施教”是古今中外所有教育人都在一直追求的。我們此前對於“個性化學習”的一個非常大的難點在於班額比較大。芬蘭老師這種“有分有合”的方法很有借鑒意義。當然,還需要空間也能夠支持才行。

除了這三個問題,小編還有幾個發現。

發現一:芬蘭的課桌和我們的功能不一樣

芬蘭老師的課堂上,孩子們坐座椅的機會並不太多。更多的時候,他們站成一個圈,或者席地而坐。隻有當需要書寫、塗色、畫畫等這些書麵工作的時候,老師才會要求他們坐到課桌前。

用南京師範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院院長張華教授的話說:我們的課桌是用來聽講的,他們的課桌是用來工作的。

很多時候孩子們都是坐在地上

這也解釋了為什麽他們的課堂中需要很大一塊地方是沒有課桌的。

因此,孩子們在課堂上的姿勢也更加放鬆。盤腿坐的,側坐的,跪著的,甚至在最後自我評價環節各種趴著的都有。

發現二:芬蘭的課堂沒有紀律,隻有規則

上課開始前,芬蘭老師就明確了兩個規則:

一是她有個重要的鈴鐺,每當鈴聲一響,所有孩子都要停止說話,停下手中的事情,等待老師的指令。

二是發言之前要先舉手。

此外,課堂上沒有其他的紀律要求了。所以整個過程中,孩子們可以走動,可以交流,可以去上廁所。

孩子們在遊戲環節

在前麵的音樂板塊視頻中,有兩個男生沒有用老師示範的方法使用小木棒,而是各自拿了一根互相敲擊,但馬蒂娜不僅沒有批評他們搗亂,還表揚他們有創意。

總的來說,這使得課堂看起來沒有那麽井井有條,也沒有那麽安靜,但實施過程中也沒有造成什麽混亂。

發現三:芬蘭的老師一直“示範”,很少“教”

芬蘭的老師上課是個體力活。她們一直在動。

講繪本的時候,一會兒假裝滑雪,一會假裝逃跑;示範投擲篩子的時候,解釋運動規則的時候,講解自我評價方法的時候……很多很多時候,老師的動作幅度都非常大,表情非常誇張,常常引得孩子們哈哈大笑。

他們講得要少得多。他們基本上沒有“教”什麽東西——除了給孩子們讀了一本繪本。他們隻是示範,然後讓孩子們多說,多做。

芬蘭老師在展示圖片

學單詞,老師拿出卡片請孩子們先說這個動物叫什麽,不對了才糾正;算術也沒有教孩子們該如何做,隻是提示了遊戲規則。

他們會鼓勵孩子們“猜”。給孩子們看些卡片,然後猜猜這節課的主題是什麽;給孩子們聽聽聲音,然後猜猜裏麵是什麽樂器;示範拚圖,然後讓孩子們猜猜拚得對不對……

他們還會盡量讓孩子做。音樂板塊結束,馬蒂娜請一個小朋友幫忙把所有樂器收回來。一位誌願者老師主動幫忙,馬蒂娜馬上製止道:“不!艾迪可以做的!”

發現四:芬蘭的課堂遠非完美

當然,芬蘭的課堂遠非盡善盡美。

比如說,雖然分為不同的小組,但在整個過程中,小編沒有發現太多真正需要團隊合作才能完成的任務。幾乎所有任務都是麵向個人的,每個小組的成員都隻是圍在一起完成各自的任務而已。

如果說合作,可能隻有拚圖的環節是小組共同完成的。但事實上這個任務本身的難度,並非需要喚起團隊的力量才能完成。

孩子們在拚拚圖

但無論如何,芬蘭課堂所傳遞出來的“以兒童為中心”的理念仍然值得思考。比如最後的環節是“評價”,芬蘭老師的做法是讓孩子們自我評價。隻有自我評價,沒有互相評價,也沒有老師評價。(事實上老師評價貫穿始終,但都是正麵評價。)

如果覺得自己做得好,就為“開心的狐狸”塗顏色,如果自己感覺一般就塗“不開心也不難過的狐狸”,如果覺得今天很不開心,就塗“難過的狐狸”。

絕大多數孩子都選擇了開心的狐狸,隻有一個孩子選擇了“不開心也不難過的狐狸”,但兩位芬蘭老師都沒有對此進行追問。

事後小編就此詢問芬蘭老師,馬蒂娜表示:“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答案,如果我問他原因,我就必須也要問其他孩子原因。事實上,如果這是我熟悉的學生,我可能會在課後找機會和他單獨交流,但一定不會在課堂上當著所有人問他原因。”

短短四個小時的課程結束了,孩子們和兩位芬蘭老師彼此依依不舍。孩子們都覺得這樣的課堂很有趣,學得很開心。而現場觀摩的來自全國各地的校長、老師們也紛紛表示這種課堂交流展示非常有價值。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