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曉瀾:江西走出的百年名校創建人 - 今日頭條

歐陽曉瀾:江西走出的百年名校創建人

來源:中國江西網 2018-01-12 12:00:59

■鄧軍平、記者危春勇/文

歐陽曉瀾是誰?很多人不一定知道!

她終身未嫁,也沒有留下自己的著述,甚至僅存的合影照片早已泛黃。然而,中國的教育史不能缺失她,她當年創辦的學校也沒有忘記她。

剛剛過去的2017年,是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創建百年。學校負責校史撰寫和校慶籌備的老師與校友們費盡周折,輾轉南北,投入諸多時間和精力,尋找出了幾乎被歲月風塵掩沒的第一任主任(校長)歐陽曉瀾,讓這位上世紀初第一代教育家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裏。

百年老校輾轉尋找首任校長

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是一所享譽海內外的名校。百年來,實驗中學精英輩出,桃李滿天下。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裏是國內最有影響的女校,集中了北京最好的教育資源和最優秀的女生。

然而,對於當年一手締造出這所名校的首任校長,即便是實驗中學內部的人也知之甚少。校史資料簡要記載,北師大附屬實驗中學前身為北京女子師範學校附屬中學校,簡稱“女附中”,第一任主任(相當於校長)名叫歐陽曉瀾。

歐陽曉瀾,一個頗有詩意和文采的名字,一位帶有幾分傳奇色彩的女性。在此之前數十年裏,沒有發現她的照片,沒有看到她的履曆,隻有官方“呈準設立北京女子師範學校附屬中學校,聘歐陽曉瀾為主任”的隻言片語;隻有最初的校友寥寥幾篇關於她“留日歸國,一生未婚,投身教育,嚴謹治學”的回憶。

樹有根,水有源。歐陽曉瀾,作為女附中的奠基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忘卻的。2014年,以該校老三屆劉進和羅治為首的老校友,致力於校史整理和挖掘,成立了專門的編寫組,追尋歐陽曉瀾校長的足跡,探覓近百年跨越世紀的母校之根。

在1942年就來校任教曆史的高文鸞老師那裏,羅治和幾位校友意外地得到了這位年逾九旬卻思維清明的長者一字一句且擲地有聲的評價:追尋學校的曆史,首先要從歐陽先生說起。百年名校延續至今,歐陽曉瀾先生功不可沒!

老校長人生得以拚接完整

時光倒回到百年之前。從1917年3月教育部批準北京女子師範學校設立附屬中學校起,歐陽曉瀾先生便開始為辦校而奔波。當年的9月5日,她率領教師數人,為79名學生舉行了開學典禮,由此開啟了女附中的大門。從第一批學生開始,便按教育部的要求,開齊所有17門課程。這是她嚴格治校、克難圖進、敢為人先、精益求精的高起點。

歐陽曉瀾侄孫歐陽健生向記者介紹,姑婆歐陽曉瀾對教育有著自己的理解,對女性教育的理念也非常先進。在建校之初,她從當時在南昌銀行工作的叔叔那裏借錢從國外購置實驗器材、設備和圖書,並引入國外先進的教學理念,同時兼顧中國現狀,開發出一整套適合女子發展的課程與教育體係,可謂兼收並蓄,中西合璧。

劉進、羅治等校友在收集並研究校史後發現,執掌女附中期間,歐陽曉瀾嘔心瀝血,以校為家,以“勤慎”為校訓,推崇樸素,匯聚優質師資,治學嚴謹,強調讀書救國。她重視基礎設施建設,蓋建校舍,改善校園環境,學校建設不斷完善,班級設置也由初建校時的兩個初中班(四年製)79人,發展到初、高中12個班(三三製),300人左右。學校麵向全國招生,學生年齡在11歲至19歲之間,全部為女性。她重視培養婦女開闊的眼界及獨立自主能力,從課程設置、師資儲備、學校管理、學生發展各個方麵,都為學校確立了開闊的格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預約了百年後的今天。

不過,歐陽曉瀾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初離開學校之後的人生,在學校和校友們心中卻是一個謎。2016年,實驗中學籌備百年校慶期間,歐陽曉瀾的侄孫歐陽健生看到網上僅有的一些文字後設法找到學校,與校慶辦公室取得了聯係。

通過歐陽曉瀾家人的確認,校方終於在學校檔案中認出了在1925年女附中首屆初中畢業生的合影照片上,站在最後一排右五的就是首任校長歐陽曉瀾。她的人生這才得以被拚接完整。

從江西走出為女附中奠定根基

麵目端莊,發式素潔;神情泰然,儀態嫻淑。從學校早年留下的學生畢業典禮照上截取下來的唯一影像看,歐陽曉瀾是典型的知識分子模樣,頗有那個時期的才女之“範”。

在自己的故裏,歐陽曉瀾其實是有據可查的。祖籍江西撫州南城,1887年出生在一個書香世家,少時雙親亡故,成年後在叔父的資助下,兩度留學日本。其侄孫歐陽健生在江西省檔案館查找到的有關資料這樣顯示:歐陽曉瀾於1916年,於日本東京高等女子師範學校畢業,先後曾出任江西省立第一女子師範學校校長、北京女子師範學校教員兼附屬女子中學主任、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專任教員兼女子中學主任、北京女子師範大學教授兼附屬中學主任、國立北平女子師範學院教授兼附屬女子中學主任共十餘年,始終未離教育崗位,1937年8月於江西省立南昌女子職業學校任教,前後達十一年。

在劉進等收集到的歐陽曉瀾1922年為《辟才》雜誌寫的發刊詞中,有這樣真知灼見、充滿活力的內容:“故論女子教育者,宜致意於質與量兩端,使其兼程並進:以言乎質,則程度當以大學為鵠,而不以一得自足;以言乎量,則男女平等之教育,當普及於全國中;此其成功,雖或若遠不可期;然合群策群力以赴之,其作始也簡,其將畢也必巨,可斷言也。”

“洗數千年之陋習,成光明璀璨之世界,吾儕與有其責,不容或餒者也。爰集合同誌,組織校友會,以砥礪德行,增進知識,鍛煉身體相策勉;冀養成社會中堅人物,為家庭樹其楷模,為國家鞏其基礎。”

言之鑿鑿,情之殷殷,誓之旦旦!當今天閱讀這些慷慨激昂、富有遠見,曆時95年仍散發出熱度和能量的文字,相信無論是誰,都會對歐陽曉瀾先生肅然起敬。

1917年,歐陽曉瀾就規定白衣黑裙為校服,讓學生心目中,把樸素大方視為美德。翻看那時的珍貴照片,穿著校服的女生,個個端莊大方,沒有任何脂粉氣。到了20世紀五六十年代,校服仍是白襯衣,深藍色背帶裙,和學姐們一脈相承。1920年,歐陽曉瀾又請人譜寫了校歌以激勵學生。校訓、校歌的精神也傳承給了學生們——做有理想、有抱負、自立於社會的有用之才,也是歐陽曉瀾先生和創校老師們留下的寶貴財富,構築為女附中的精神。

隱居南昌郊縣教授鄉間子弟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北平失守。歐陽曉瀾不願在日本人手下做事,遂返回江西故裏,在南昌一所女子中學任教。她和三五好友一起在南昌市新建縣蛟橋公社楓林大隊大港生產隊(今南昌市經開區楓林大港村)龍窩裏金家山,買下了幾個小山頭,在其中一個以北端的小山頭腳下蓋了一幢土木瓦結構的兩層小房子。無事時隱居山上生活。樓上的廳堂為歐陽先生擺放書籍、平常念佛的地方,房子外左右兩側的兩間分別是廚房和牛棚。

也就在這一年,她弟弟的小兒子歐陽天懷出生了。因家庭變故,孩子出生即失去母親,歐陽曉瀾姑代母職,把侄子抱養在自己膝下。因感念姑姑對幼弟的照顧,也方便歐陽曉瀾頤養天年,歐陽曉瀾的大侄女歐陽婉,在南昌市三眼井處購得一所院落贈予姑姑。於是歐陽曉瀾便把兒時江西南城的玩伴一家接至南昌同住,順便照顧姑侄兩人的生活起居。

上世紀五十年代,退休後的歐陽曉瀾完全移居山上。她喜歡讀書人,那時候全村人都尊稱歐陽曉瀾為歐陽先生,隻要村裏的小孩子們讓歐陽先生教他們讀書認字,歐陽先生都會很開心很樂意教他們且分文不取,她最喜歡讀書的小孩了。

那時生活特別辛苦,一貧如洗,歐陽先生每天吃兩頓,半斤米磨成粉煮粥,沒有油,也沒錢用,吃樹葉、糠、野菜、野草。和歐陽先生一樣都是教書的胡老師,會給她一些生活用品,早期這些老師都是吃齋飯。學生也會給歐陽老師送些食物等。

憶及歐陽先生的為人,鄉人說其樸素,幹幹淨淨的衣衫,利利索索的發式,沒有多餘的裝飾,如她對生活也無過多的奢求。關於她的性格,受教於她的孩童都說嚴肅,有時甚至嚴厲,先生話不多,但要求卻必須做到,雖不收分文教孩子們認幾個字,但字要寫得工工整整,讀書要端端正正,做不到時,先生不怒自威,常讓他們敬畏。

在山上隱居的歐陽曉瀾一直過著十分樸素低調的生活,衣服破爛到總是縫了又縫。先生晚年信佛,每天念念經、看看書、練練毛筆字,還常自己做些農活,如砍柴、種菜、挑水等等。上世紀60年代,歐陽先生日漸衰老,七十多歲的人了,白發蒼蒼,又由於裹了“小腳”,背也駝了,幹活特別不方便。歐陽天懷的妻子胡秀英便會經常背著自己大兒子,去山上看望歐陽先生,幫她幹幹農活等。

留下遺言與書相伴此生無憾

遠離喧囂,隱居鄉村,按說本可以求得一份寧靜與安穩。然而,與世無爭的歐陽曉瀾仍被推到了風口浪尖。1966年下半年間,歐陽先生家被抄,她平時閱讀並收藏的一櫃子書籍都被燒了,還有一本很昂貴的康熙字典也被人搶走。

歐陽健生回憶說,那時姑婆已近八十歲,生活很難自理。父親母親便把年邁的歐陽先生接到山下剛做好的房子來住,並加以照顧。1967年至1968年間,在山下的房子裏還沒住多久,歐陽先生和父母一家就被趕到牛棚裏住。一住就是三年,吃的是野菜、樹皮、米糠,家裏七口人,吃不飽穿不暖,還得忍受冷眼相待。

1970年,縣裏組成了專案組派人來家裏調查歐陽曉瀾,未發現有任何曆史問題,歐陽先生因此得到平反,一家人這才結束了三年的牛棚生活。回到山下房子住後,歐陽先生仍每天堅持著讀書看報的習慣。不久之後便患重病,全身浮腫,意識尚且清楚,但隻能臥床,無法上廁所。那時就用蠶豆燒水,還有瓠子,熬成藥來喝。

1971年農曆八月廿一,也就是病後一個月,歐陽曉瀾先生在山下的房子裏逝世,享年85歲。她唯一的遺願就是能將她埋葬在當時在山上住時書被燒了的位置,就是山上房子的大廳,能與書長眠也就此生無憾了。歐陽先生骨灰安葬時,墓碑也是無名碑,當時是用一塊木板,後來家人經濟條件好了點,才將其換成了石碑。

歐陽曉瀾一生沒求榮華富貴,全身心致力於教育事業,她在教育上的先進思想,推動了我國當時的女子教育發展,這些都應該被載入史冊。正像高文鸞老師所說:歐陽曉瀾以校為家,為女附中創建殫精竭慮,僅用三四年的時間就打下了學校堅實的基礎,用十幾年的時間奠定了女附中的卓越。

一代宗師,高山仰止。從紅土地上走出去的百年名校的奠基人和創辦者,歐陽曉瀾無疑也是江西的光榮和驕傲。就在記者采寫此文時,得知歐陽先生當年在三眼井居住過的老房子已被保護起來。南昌市有關方麵準備將其作為南昌文化名人的故居加以修繕並適時開放,以讓更多的人走近歐陽曉瀾,熟悉並了解這位令江西和南昌人引以為榮的早期教育家。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