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大學回應“限製中國等國留學生”:沒有削減計劃

來源:澎湃新聞 2018-01-12 17:07:00

“你能想象,未來在一個大教室裏80%的學生來自德國或者中國嗎?”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校長日前在該校校慶演講中表示,該校國際化推進過快,留學生數量激增帶來一係列問題,需要平衡荷蘭學生與留學生的比例。

有媒體指出,如果阿姆斯特丹大學限製外國留學生,德國和中國留學生將成為受影響最大的群體,這引發了外界的關注。

阿姆斯特丹大學新聞處負責人約翰·裏德(Johan Rheeder)11日就此事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做出回應稱,阿姆斯特丹大學目前沒有削減國際學生和中國學生的計劃,並表示阿姆斯特丹大學將繼續致力於推進在高等教育中的國際化。

“我們的校長很清楚,國際化以及包括各國學生的國際化課堂,對於科學、創新以及阿姆斯特丹地區都大有裨益。”約翰·裏德說。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 資料圖

中國留學生不到2%

“過去10年,阿姆斯特丹大學的國際學生增長了4倍,”去年才上任的校長人凱倫·麥克斯(Karen Maex)8日在該校386年校慶演講中指出。“如今,全校學生中15%是外國學生,而這個數字在一年級學生中甚至達到25%。”

據統計,過去10年,荷蘭的外國留學生數量幾乎翻了一倍。《荷蘭時報》去年3月援引國際教育機構 Nuffic的一份報告稱,目前在荷蘭的外國留學生數量達11.2萬,其中數量最多的是德國留學生,約2.2萬人。其次為中國留學生,約4300人。

而根據阿姆斯特丹大學新聞處提供的數據,目前,該大學學生總數為32000人,其中包括大約6000名外國學生,而中國留學生僅有400人,占全部學生數量的不到2%。

凱倫·麥克斯校長在演講中並沒有具體指出不同國家留學生的比例,但是她說,目前70%的國際生來自於歐盟國家。

“商學院和經濟學院中國留學生偏多,應該能有10%。工商管理這種熱門專業,200人裏麵能有30多個中國人,”去年從該校畢業的中國留學生謝炘涔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精算與數學金融,或者傳播、醫學、心理,這些專業人都很少,一年隻有一兩個中國人。”

約翰·裏德在回應中明確表示,“並沒有削減招收國際學生和中國學生的計劃”。而此前校長凱倫·麥克斯在演講中表示,要在國際學生和荷蘭學生之間謀求平衡。

英語課程過多引擔憂

凱倫·麥克斯在演講中說,國際學生的數量的激增給該校帶來了相當大的挑戰和緊迫的問題。問題之一是,越來越多的課程使用英語授課。根據阿姆斯特丹大學網站提供的數據,該校有200多個國際學位項目為全英語授課,其中多數是研究生階段課程。

“研究生課程大部分都是英文授課,即使是荷蘭語授課的課程很多教材也是英文,很多荷蘭學生在上,”謝炘涔證實到,“有的研究生課程隻有英文授課,像經濟學院隻有一個研究生學位是一半荷蘭語一半英文授課的。”

而凱倫·麥克斯在她用英語發表的演講中表示,阿姆斯特丹大學需要在英語課程和荷蘭語課程之間取得平衡。學校必須為荷蘭語和英語課程學習目標設定要求,並在荷蘭語和英語平衡的組合項目中根據情況調整課程。

凱倫·麥克斯提出,首先,阿姆斯特丹大學想要“帶點英語的荷蘭語課程”,這樣能夠使來阿姆斯特丹大學參加短期交流項目的國際學生接受這些課程。其次,阿姆斯特丹大學希望即使是“具有特定目標的英語課程也要顧及荷蘭學生的荷蘭語技能”。

在凱倫·麥克斯發表這次演講前,多名教授也已經公開表達對用英語教授荷蘭文學課程的擔憂。還有人也對教師和學生在教學過程中英語水平不高表示擔憂。

對於麥克斯關於荷蘭語與英語授課矛盾問題的言論,約翰·裏德解釋稱,“為了確保我們在荷蘭學生和外國學生之間,以及荷蘭語和英語授課的項目之間維持健康的平衡,我們需要更多的自主權才能適當地引導這一過程。”裏德還表示,這不僅僅是阿姆斯特丹大學的問題,而是所有荷蘭大學共同麵對的問題。“這就意味著,我們必須承認並對國際化發展設定限製,確保我們能夠提供優質教育和附加價值。”

除了英語和荷蘭語授課的衝突,凱倫·麥克斯校長也提到,國際學生的激增給該校的住宿帶來了巨大壓力,減少了荷蘭學生申請到學校宿舍的機會。

謝炘涔說,整個阿姆斯特丹地區的房源都很緊張,學校隻好讓第一年來荷蘭的國際學生先入住。而荷蘭學生一般自己找房,或者住在家裏每天坐火車來上學。但是即使是這樣,也無法保障每個國際學生都有宿舍住。

阿姆斯特丹大學成立於1632年,坐落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是曆史悠久的著名世界百強學府,也是歐洲最大的綜合性大學之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