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聽 | 不要否認區塊鏈十年來的進展,它已經改變了很多事情

來源:搜狐科技 2018-01-12 17:02:00

編者按:前不久,Medium上一篇關於“區塊鏈十年了,還沒有人想出來該怎麽利用它”的文章引發了廣泛的關注與討論。文章中對現在人們所提出的每個所謂的用例,比如從支付到法律文件,從第三方托管到投票係統都進行了否定。一度有人認為區塊鏈就是一個“偽風口”。近日,Medium上一篇對此回應的文章同樣引起了大家的關注,作者為Ouriel Ohayon。由36氪編譯。

很多朋友都給我分享了這篇關於“區塊鏈無用性”的文章。從數據來看,這篇文章受到了廣泛的讚揚和認同(Medium上的鼓掌為34K)。但是,恕我直言,這篇文章缺乏對真實情況具有遠見和批判性的理解。

作者凱·斯廷奇康姆(Kai Stinchcombe)似乎是一個口齒伶俐、非常聰明的人,但在我看來,這篇文章的論點和觀察卻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從下麵這個引人關注的標題開始:

所有人都在說,區塊鏈技術將改變一切。然而,經過多年的不懈努力和數十億美元的投資,除了貨幣投機和非法交易外,還沒有人真正想出區塊鏈的用途。

是嗎?

他的整個觀點是,10年了,區塊鏈還沒有真正的“殺手級”應用。我也不敢苟同(需要說明的是,區塊鏈還遠未被主流接受,我也不是一個盲目的區塊鏈倡導者),在我看來,區塊鏈已經取得了一些重大的突破。

道路上第一輛汽車的樣子

關於標題:十年……

任何偉大的文章都需要一個吸引人眼球的標題。對吧?有很多人(包括非常聰明和成功的人)渴望得到反區塊鏈的觀點來滿足他們的世界觀。但是,這裏還是有一些問題的。首先,盡管區塊鏈的概念已經有10年曆史了,但比特幣,第一個大型區塊鏈係統是9年前建立的。同時,假設多年以後隻有一個單一的神秘的“區塊鏈”,是對數以百計區塊鏈的開發者的努力視而不見(也不尊重),這些開發者創建(或分叉)了數十個區塊鏈,這意味著不同的分布式分類帳協議服務於不同的目的:用於電子現金的比特幣,用於私人交易的Zcash,用於去中心化應用的以太坊等等。從標題開始,讀者應該得到準確的信息。沒有一個單一而又神秘的區塊鏈。這隻是一個神話。

所以,在作者的允許下,標題應該是:“區塊鏈九年了,還沒有人想出來該怎麽利用它”。

現在我開始感覺好多了,我們可以繼續前進。

錯誤的假設

顯而易見的是,區塊鏈正試圖重塑金融體係,使其變得更安全、更好、更高效。但更重要的是,他們正在為我們這個破碎的經濟體係帶來新的信任體係(“共識協議”)。假設用十年的時間就能改變一個價值數萬億美元的行業,是不可能被認真對待的。

是的,我知道,過去的二十年來,我們已經習慣於更快的範式變革了:從桌麵向移動的垂直遷移,世界的社交網絡化……我們希望一切都變得更快。

但區塊鏈並不是一種需要幾年時間才能被采用的新技術範式。區塊鏈是我們對社會、信任和網絡的一種根本改變。它是通過技術實現的,但並不僅僅與技術有關。

工業革命,並不是一場範式的變革

工業革命對我們的社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取得任何突破性進展之前,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取得了成功。問題不在於技術本身,而在於人類對變革的抗拒。

例如,對電力開始進行認真的研究的是1600年的威廉吉爾伯特(William Gilbert)。過後的200年,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愛迪生(Edison)和特斯拉(Tesla)也一直對電力進行認真研究。我相信在那時,已經有人指責他們毫無用處地在那裏浪費時間,要求他們能把研究立即用在改善日常生活中。

但是,想要在幾十年內,在任何國家都部署電力,然後為生活和工業的提供電力供應,來建設龐大的新經濟體,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汽車第一次被發明出來的時候,並沒有馬上取代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馬匹、火車或重塑城市。人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找到辦法,以大眾可以接受的價格來規模化地建造它們,而世界正在部署大量挖掘石油的技術,加油站,建設道路和新城市。當第一代矽被發明時,計算機也走上了同樣的道路。第一批計算機對世界毫無用處。誰能想到,幾十年後,我們的口袋裏就會有一台電腦。

我們正麵臨在更大範圍內出現的同種類型的機遇,甚至在有生之年我們也很少有機會見證到真正的變革:我們正麵對一場技術革命,它將使我們能夠建立新的社會形式,金融體係,價值交換服務,甚至政治體係(“治理”)。

在區塊鏈最初的10年裏,在加密朋克運動(cypher punk movements)和像尼克·紮薩波(Nick Zsabo)和維塔利克·巴特林(Nick Zsabo)這樣的天才們——他們經曆了多年的研發、嚐試、錯誤、實驗——的推動下,才有了最初的采用。我們正處於一個多步驟過程的第一階段。目前,隻有幾千萬人積極地接觸這些技術,平均每天有10萬至30萬新用戶加入,可能隻有大約1萬名開發者在開發區塊鏈技術。這與完成工作所需要的東西相比太微不足道了。

就像文章作者這樣問區塊鏈,為什麽還沒有出現重大的變化?還沒有一種在支付行業,計算機資源能被分配和使用的方式?等等,都表明了我們缺乏足夠的視角來理解我們在這場革命中所處的位置。

第一階段:基礎設施層

不要被過多的ICO和去中心化應用所愚弄,這是在媒體放大的幫助下,試圖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到各種垂直和服務上。噪音會讓你覺得我們已經在那裏了。我們仍處於基礎設施階段和協議誕生的初期階段。

我們正處於http、ftp和smtp的時代,而不是雅虎、穀歌,甚至是Youtube的Paypal和Dropbox的時代。這並不意味著它沒有被嚐試或者不應該被嚐試。但在目前階段,協議仍在被發明,並被用於提高效率。

還沒有迎來大規模應用的黃金時代。令人驚訝的是,作者沒有提到開發者社區正在部署的重要舉措,以提高可伸縮性、速度和減少耗電量。例如,沒有提到閃電網絡(已經在萊特幣中應用,在比特幣中進行了測試),或者是股權協議(Proof of Stake)的證明(與工作證明相比,這是一個巨大的效率提升)。

是的,比特幣的速度很慢,價格昂貴,而且會消耗大量電能。但讓我們記住,在互聯網的早期,我們的計算機,用著非環境友好的撥號調製解調器(浪費了數以億計的AOL光盤),必須等待3分鍾才能獲得24kbps的連接。

以太坊應該能夠在一年內提供VISA級別的TPS(每秒的交易),這要歸功於Casper。對於一個隻有4年曆史的協議來說,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專注於當前的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案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要理解十年過去了,我們僅僅處於區塊鏈技術發展的第一階段——基礎設施階段。

市場(包括投資者和創業者)肯定會比預期的更加興奮。而且可能會超出預期的樣子太多了。但是,如果要改變那些價值數百萬億美元的破碎產業和經濟,那就需要數十萬億美元的投機(不幸的是,還有一些非法交易),那麽結果也是值得的。

那麽,第二階段是什麽時候呢?什麽時候區塊鏈的應用和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序會變得更加突出呢?在我看來是,從現在起5到10年。我們屆時將回頭看看第一階段,問自己“他們怎麽能以這種方式使用區塊鏈?”

迄今為止取得的顯著成就

但讓我們更進一步。看一看,十年來,區塊鏈真的發揮了什麽作用嗎?我確實看到了一些。

比特幣:第一款勢不可擋的應用程序

在比特幣出現之前,還沒有人能夠創造出一種無法被黑客入侵的金融協議。

銀行以及支付係統遭到黑客多次攻擊。在過去的十年裏,從來沒有出現過比特幣從被成功剝離的案例。沒有安全漏洞。沒有51%的攻擊。即使有這麽多不完善之處,這也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這是沒用的嗎?現在問問委內瑞拉和津巴布韋的人吧。比特幣在當地已經成為一個事實上的支付係統,因為他們沒有選擇。當然,在西方世界的大多數經濟體中,我們看不到比特幣任何直接的用途。但是,由於比特幣的發展,數百萬人的生活重新獲得了生機。

擁有一個堅不可摧的、無人管理的、由計算機組成的網絡,運行著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數字資產,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還有一種說法是這會帶來非法交易:這是對的。它們發生了。當火車剛出來時,有強盜和劫匪。但火車不應該為此受到批評。互聯網剛開始的時候,有很多犯罪分子利用網絡來做各種壞事(直到今天)。互聯網應該受到批評嗎?

擁有加密(技術)是第一個主要用例

用比特幣支付是很痛苦的。即使你生活在日本,有成千上萬的銷售點接受比特幣支付,但使用錢包仍然非常痛苦的(難用),但是想要零風險,加密的VISA卡也不是一種穩定的支付手段。區塊鏈技術(加密技術)還沒有發展到“貨幣”階段。我們必須認識到這一點。

但在人類曆史上,這是第一次,建造價值或擁有價值儲存的能力幾乎掌握在任何配備了移動電話的人手中。隻需要2個“水龍頭”,你就可以擁有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交易價值的東西。擁有比特幣是比特幣的第一個使用案例。

數字資產(身份證、收藏品、……)的個人所有權和未經審查的控製是一個主要的用例。十年過去了,數以百萬計的消費者正在學習用一種叫做比特幣的東西來做這件事。

金融科技終於變得性感起來

第一次出現在App Store榜首的金融科技應用

金融科技應用從來都不是性感的,甚至連Paypal和Venmo都不是。在App store的曆史上,從來沒有一家金融科技服務公司登上過App store的榜首。幾十年來,我的母親從未問過我關於技術的問題,直到比特幣和區塊鏈開始引起她的注意。

區塊鏈讓人們對貨幣的基本麵產生了興趣(不僅僅是對錢的貪婪)。他們開始談論相關的問題,意識到經濟是什麽,以及經濟是多麽的破碎。區塊鏈成功地讓那些從未交易過股票的人交易數字資產。實際上,加密貨幣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種零售交易類型。這是前所未有的。有人稱之為投機。我稱之為教育過程。

在風投曆史中,從未有過那麽多的創業者願意冒險在金融科技領域建立一家新公司。如果最初這十年區塊鏈能夠有所幫助的話,我覺得這就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我們花了十年時間才把這麽多的資源和資本聚集在一起,讓事情真正向前發展。這是一項非凡的成就。如果沒有一種非凡的創造力來打破人類對變革的抗拒,革命就不會發生。而這一切都沒有提到它們的所有不完善之處,即ICO,一個新的機製來集合資本和引導網絡,我認為這是迄今為止區塊鏈的第二好用例。加密經濟學和分權協議,就像我們知道的那樣,十年後才能獲得改變世界所需的能量。這個過程可能會出現泡沫,但有泡沫是好事兒。

我們仍然缺乏一個穩定的監管體係,這使得我們有可能消除交易中的中間人的時候,仍然處在一個能夠信任的環境。但在引起監管機構的注意力之前,事故(比如黑客攻擊)必須要先發生,這樣人們才會發現其中存在的問題,並進行改進,從而讓新協議的治理係統獲得足夠的支持,才能贏得信任。

接下來:讓第二階段發生。

有些東西壞了,但沒關係

文章的作者非常老練,他的文章指出了真正的問題,而且寫得很有想法。他知道今天的世界是如何運轉的(比我想說的要好多了),但看到他沒有采取額外的步驟,並縮小範圍,意識到這些事情需要時間,實在令人失望。

不要對區塊鏈要求太苛刻了,因為它就像電、汽車或者電腦剛剛開始被人研究時候那樣,當時人們很難看到它們的用途。

我們需要更好的基礎設施,更多的能源友好的采礦協議和硬件,更高效的發電方式,更好的托管解決方案。同時,我們的社會消化和接受這個變化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但在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它終究會來到我們身邊的。所以,請耐心一些。

原文鏈接:https://hackernoon.com/ten-years-in-blockchains-and-the-world-has-already-changed-so-much-already-5b578bc5cb7b

對應文章:

觀點:區塊鏈十年了,還沒有人想出來該怎麽利用它

編譯組出品。編輯:郝鵬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