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天梯》將播 這部紀錄片做到“登峰造極”

來源:人民網傳媒 2018-01-12 15:03:00

原標題:8844米這部紀錄片做到了“登峰造極”!

  高海拔攝影呈現的絕美風光

  高海拔攝影呈現的絕美風光

  羊城晚報記者 章琰

  為了真實再現人與自熱的極限之美,2015年上映的電影《喜馬拉雅天梯》的攝製團隊完成了普通人無法想象的高海拔攝影,無論從技術還是畫麵上都達到了“登峰造極”。

  如今,這部由蕭寒、梁君健兩位導演拍攝的紀錄電影,推出5集同名紀錄片,並將從1月13日起逢周六每晚9:10登陸廣東衛視黃金時段。昨日,兩位導演接受記者采訪,為大家還原了主人公們在冰峰之上一步步鑿冰而行的艱辛與快樂。

  1

  從銀幕到熒屏

  電影《喜馬拉雅天梯》曾創下國內非商業紀錄片電影的最高票房紀錄,且屢獲殊榮。影片采用紀實手法,對登山學校的學生進行了為期一年的跟蹤拍攝,獲取了大量一手資料,以冷靜客觀的影像真實呈現他們的內心世界。

  如今,這部電影被做成5集紀錄片登陸廣東衛視。“不僅是時長的問題,電視版整個敘事線索和敘事方式和電影版都會有很大的區別。90分鍾的結構和250分鍾的結構,在展開和著墨上一定是截然不同的。” 蕭寒表示。

  具體有哪些“展開和著墨”?梁君健透露:首先,電視版有畫外音敘述,“電影版我們希望人們在影院獨特的觀影條件下自己體會,但電視版的定位不一樣,我們會做出更多的敘述,也會介紹更多的人物,會有更多讓大家記住的名字,也會有更多主人公的家庭成員出現。同時,電視版也能展現不同的人對待登山的不同的態度,我想電視版會更加精彩一些。”

  事實上,做電影版時,大刀闊斧的剪輯和壓縮讓主創團隊格外痛苦。蕭寒說:“電影版的素材取舍是真正虐心的一件事。我們有500小時的素材,要在90分鍾裏呈現,需要大量裁剪,特別糾結,我們覺得還有很多特別珍貴的東西沒有呈現出來。”於是,主創團隊咬咬牙,繼續奮戰了一年多,做出了五集電視版紀錄片,“把沒有在電影裏呈現出來的、我們覺得特別有價值的素材以及人物的故事、細節呈現出來”。

  2

  從5000米到8844米

  從5000米高處的大本營,到8844米峰頂,《喜馬拉雅天梯》攝製團隊實現了多個紀錄片拍攝的第一次:第一次將攝影腳架帶上珠峰峰頂;第一次在珠峰海拔7000米以上高度進行特殊攝影;第一次將飛行器帶上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完成航拍攝影。為了完成普通人無法想象的高海拔攝影,團隊還花了三個月時間把兩名藏族向導培養成了攝影師。

  拍攝高山鏡頭的兩個月時間裏,工作人員平均減重15斤,其中,有人肺水腫,有人險些一睡不醒。設備的承受極限也讓攝影團隊憂心忡忡。梁君健回憶:“許多電子拍攝設備,包括電池、自動對焦的鏡頭等,都會受海拔影響。從7028米到頂峰,最後登頂的過程中,我們請高山攝影師拿了兩台攝像機,兩台都是小型機,我們期待這種機器受溫度和海拔的影響小一點,但其中一台在衝頂路上就壞了,無法進行拍攝,另外一台衝頂剛剛拍完素材之後也壞了。在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我們用小型飛行器進行航拍。由於氣壓較低,它需要的升力得不到保障,電池也受影響,在平地上大概能飛半個小時或者一個小時的電池在那兒隻能飛10分鍾。”

  就是在這種極端條件下,攝製組克服重重困難,以極高的技術難度和極強的毅力耐力,捕捉了大量極致環境中的自然和人文影像,讓最終拍出來的畫麵極具震撼力。

  3

  從小眾到商業

  早在拍攝電影版時,該片的“性價比”就一度受到不少質疑。這部最初計劃花300萬元完成的電影,最終花了1300萬元才拍完,對於紀錄片拍攝而言堪稱“天價”。在國內電影市場上,票房大片大多商業性、娛樂性極強,拚顏值,拚投資,文藝片在院線的排片量和票房都不盡如人意,紀錄片上院線更是前景堪憂。在這種情況下,《喜馬拉雅天梯》卻做到了票房破千萬,著實讓不少業內人士驚訝。

  這個結果讓蕭寒感到欣慰:“我覺得現在真的到了紀錄片創作和發展的好時期,我們所做的努力有了更多回報。紀錄電影能有這樣的票房,衛視能夠拿出周末黃金時段來播紀錄片,我覺得都是特別好的機緣。發展到今天,觀看紀錄片的人越來越多,觀看群體還包括小學生、中學生,這都是特別棒的。”在他看來,紀錄片的發展前景很大:“紀錄片最強大的力量緣於它的真實性。這個世界上,某一刻,某個人做了某件事、說了某句話,這種對觀眾精神的衝擊,力量是非常強大的,這就是‘真實電影’特別打動人的地方,這或許也是越來越多人看紀錄片、喜歡紀錄片的原因吧。”

  《喜馬拉雅天梯》不僅獲得了院線的成功,還得到了不少商家的讚助,在紀錄片中植入廣告,也一度讓觀眾大開眼界。雖然對這種植入觀眾們褒貶不一,但蕭寒表示“特別願意就這個問題說一說”:“當紀錄片還不受大眾關注的時候,當紀錄電影在院線艱難掙紮的時候,有一個品牌願意讚助,我覺得這事兒太棒了。我要為這些品牌喝彩,我覺得它們是有品位的品牌。”同時,他覺得片中植入的廣告,與情節並不違和:“它們就應該在這個環境當中產生。你們可以問問觀眾,會因為有品牌讚助而影響自己對一個片子的判斷,或者影響對一個真實故事的思考嗎?我覺得應該不會。在劇情片裏都不會,在紀錄片更不會。”他更呼籲更多的品牌商學會接納紀錄片,支持紀錄片。製圖:張江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