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紀錄片來了】南京大屠殺80周年祭後一個月,我們為何還要推出這部影片?

來源:新浪新聞 2018-01-12 17:25:00

獨家微紀錄片《1213》正片見文末>>>

2018年1月10日淩晨1時39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陳鳳英老人離世。這也是繼南京大屠殺80周年紀念日之後,第二位離開人世的幸存者。目前,登記在冊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同樣在1月10日,在“2017年全球華僑華人新聞人物”的年度評選上,加拿大安大略省議員黃素梅獲得這一殊榮。在黃素梅的推動下,安大略省議會通過了“設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的動議,成為西方國家中第一個通過有關動議的地方行政區。

似乎是某種暗合,話劇《我是張純如》於一月初在英國倫敦芬博羅劇場舉行歐洲首演,引發熱議,延續著已故女學者張純如在西方傳播南京大屠殺真相的遺願。

南京大屠殺80周年紀念日結束之後的一個月,關於那場浩劫的紀念、反思、堅守與離去,卻並未結束。

關於微紀錄片《1213》

2017年12月13日,你在做什麽?

那一天,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紀念日。

如今,距離那天,已經過了30天,720個小時,43200分鍾。

這些數字,見證了我們拍攝這部微紀錄片的初始與完成。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十字架碑上,寫著“1937.12.13—1938.1”,我們製作影片的周期是“2017.12.13—2018.1”。在搜尋資料時,在實地探訪時,在後期剪輯時,一如一次次經曆當年那場浩劫。80年前我們大多數人不曾經曆的,以80年後的本片,予以追憶。

獨家微紀錄片《1213》正片見文末>>>

80周年的祭奠結束了,但我們對於同胞的紀念卻從未停止。這不是一部具時效性的新聞、報道與消息,但請珍視這部“遲到”的影片和看似“笨拙”的表達,在愈加追逐新近熱點的今天,有些曆史、事件與人,值得我們停下急促的腳步。

時至今日,影片中的他們為何還要不斷追問80年前發生的事?

“80年前有我的親人。”——克裏斯·馬吉,約翰·馬吉之孫

2017年12月13日,冬天的南京,晴轉陰。我們鏡頭前的拍攝對象,高挑清瘦,說話輕聲細語,他叫克裏斯·馬吉。作為一名職業攝影師,他充分理解記者工作偶爾的瑣碎。拍攝間隙,他和我們聊起了此行的安排。

克裏斯為追尋祖輩的足跡而來。他的爺爺,約翰·馬吉,與南京城有著難以割斷的情誼。80年前的1937年12月13日,日軍踏破了南京城,數十位外國義士不顧本國大使館對時局的警告,決定在南京堅守,建起國際安全區,庇護了25萬無法逃出城的難民。美國牧師約翰·馬吉是當時的國際友人之一,他為南京大屠殺留下了唯一的動態影像。

80年後,克裏斯·馬吉受邀第一次來到中國南京。他用相機搜索著那個與老馬吉鏡頭裏完全不同的金陵城。

“80年前有我的質疑。”——田中宏,日本教授

同一天下午,田中宏教授在日本東京全水道會館接待了兩位專程造訪的客人,一位是南京大屠殺已故幸存者李秀英的女兒陸玲,另一位是南京大屠殺史研究學者孟國祥,二人為參加“南京大屠殺80周年東京證言集會”而來。田中宏教授告訴我們,多年前一位新加坡留學生的質問讓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曆史觀。談及當年約翰·馬吉為南京大屠殺留下的影片,老教授十分感慨。

“80年前有我飾演角色的原型。”——李石,男低音歌唱演員

同樣因為南京大屠殺忙碌的,還有為演出而來的李石。歌劇《拉貝日記》定於2017年南京大屠殺公祭日當晚在南京江蘇大劇院首演,李石飾演約翰·馬吉。為了更好地還原和塑造人物,排練期間李石參觀了約翰·馬吉舊居,探訪了當年國際安全區的所在地。12月13日晚,江蘇大劇院大幕拉開,舞台上的詠歎久久不散。

1段珍貴的影像,2座城市,同1天,3個人,遂定名《1213》。2017年12月13日,克裏斯·馬吉、李石和田中宏因各自的身份及身份賦予他們的責任,以不同的方式對南京大屠殺八十周年進行了紀念。他們的故事有著不同的開始,卻因一段共同的追憶交織在了一起,凝集著曆史之問、民族之問、個人之問。他們對曆史的探尋告訴我們,苦難會成為過往,歲月會靜靜流逝,不變的是每一代人應該擔當的曆史責任。

獨家微紀錄片《1213》正片:

南京大屠殺80周年祭,逝者已矣,生者常思。

(央視新聞客戶端 丁然 餘騰龍 王福超 郝薇)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